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宜蘭縣龜山島,因為採取總量管制,目前每天限制1800人登島的觀光人數總量管制下,龜山島的生態,受到完善保護,遊客每天必須當日來回,島上不提供住宿,因此龜山島入夜後無光害,坐擁璀璨星空。

遊必有方-國旅熱潮下的省思

今年夏天最不一樣的就是離島旅遊人潮爆量,往年民眾會趁這段時間出國,今年因為全球疫情尚未獲得有效控制,國人普遍留在國內,集中在暑假期間湧進離島,【類出國】使得蘭嶼、澎湖、金門都因為電力需求超載而停電;垃圾量也明顯增加,這些離島垃圾都是要運回本島處理,光是轉運每年就要耗費1.2億元,今年才過2/3,承載量能已經快要用光。各離島當中只有龜山島因為限制登島人數,每天限時限量,為台灣保留一片淨土。遊必有方系列報導,檢視旅遊正反面,省思如何守護環境。 新冠疫情影響,民眾把到離島旅遊當作出國,人潮爆量 船班是班班可滿,加開班次 ,還不一定能及時消化人潮,排隊上船就花一個半小時,耗費時間還真像出國。 遊客 吳小姐:「我們很常出國,因為疫情 所以就來。」 遊客 李小姐:「可能以前暑假也是這麼多人,只是說不能出國,可能相對人數倍增。」 大鵬灣風管處琉球站主任 蘇瑞芳:「假日大概,一天就是一萬出頭,平常假日大概7 8千左右。」 琉球鄉公所秘書 陳盈宏:「如果以兩個人,一部機車計算的話,一萬個人在島上,就有5千部的機車,再加上島上居民的機車,那製造出來的空氣汙染,是非常可觀的。」 不只空氣汙染,廢油量也很恐怖,琉球設籍人數1萬2千人,常住人口只有8000人,面積不到7平方公里,卻有一萬輛機車,廢油來不及清運,大油桶隨意堆置,這只是其中一個車行角落。 屏東縣環保局廢管科科長 余東壁:「很多租賃機車業者,很多機車需要去換機油,現在就變成由租車業者,自己來換機油,所以他也產生很多廢油。」 潮間帶管制員 倪先生:「琉球報復性旅遊,真的超多超多遊客,潮間帶管制參觀人潮,有解說員帶領才開放,但每天一萬人登島,遊客專程來一趟,誰都不願意撲空。」 潮間帶管制員 倪先生:「常常有人超過不配合,抱怨給我們聽,我們一直都忍耐忍耐」。 琉球鄉清潔隊課員 何忠信:「看到一團一團就是浮潛,加上我們沒有浮潛的遊客,大概有300人在下面,每天巡視我們的海灘,清理海灘垃圾。」 琉球鄉清潔隊長 黃朝舜:「這一次特別明顯,以前往年暑假的量,大概9到10公噸,今年提升到10到11公噸。」 類出國旅遊,造成環境負擔,離島除了馬祖之外,其他地區垃圾量都增加,,澎湖1.2倍,小琉球1.3倍,綠島1.4倍,最誇張的是蘭嶼,整整2倍之多,這些全都必須運回本島處理,不含焚燒,光是轉運,就要花1.2億元。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劉俊迪:「其實有給離島地區,這些鄉鎮公所目標,希望每年可以減量2%的垃圾。」 琉球鄉長 陳國在:「小琉球目前清潔隊28人,但要處理大概100萬,遊客人次的垃圾量,細分有點緩不濟急,加上大量垃圾一次進來,我們工作人員,處理速度來不及,現在我們改以統包方式,由廠商直接,把資源回收物品載到本島。」 蘭嶼問題更嚴重,碼頭一上岸,看到比人還高的數十袋垃圾,等待轉運要等多久,沒人說得準。 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科長 劉俊迪:「有時候遇到天候狀況不好,要好幾天,離島這邊的垃圾分類,跟減量的工作,比本島來得更重要。」 台東縣政府辦活動,鼓勵遊客帶走自己的垃圾。 蘭嶼遊客:「主要是他們有這個活動,去了3天,對,不然他們沒辦法丟垃圾。」 電力也很吃緊,今年入夏以來,蘭嶼,澎湖,金門都曾因用電負荷超載而跳電,各離島發電需求和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升高,蘭嶼增加20.72%,綠島15.04%和澎湖12.33%,台灣,能源有限,如果人的欲望不受限,那麼所謂報復旅遊,到底報復了誰。 李雅萍 採訪撰稿 劉博明 攝影剪輯

無塑低碳小琉球 拚經濟兼顧環保

這陣子,偽出國相當流行,但台灣離島的垃圾量也跟著爆增,因此,環保署希望從源頭減量,像小琉球,現在有九成的飲料店,都提供環保杯免費租借服務。 小琉球有句玩笑話,沒看到綠蠵龜該寫報告。 遊客 吳先生:「好興奮,看到四隻。」 當地綠蠵龜數量多,容易看到,絕佳賣點,將小漁村變成觀光重鎮。 琉球鄉鄉長 陳國在:「我們發展觀光的人數,大概有7成以上。」 危機,跟著商機而來,離島,同樣的隱憂。廢棄物傷害著海洋,也刺痛著熱愛家鄉的陳文玉。 琉球自然人文生態觀光協會理事長 陳文玉:「我是這樣拿起來,它已經放錯位置了,珊瑚白化這個問題到最後,可能會變成小琉球跟遊客雙輸的景象。可以把它拿來做素材,綁一綁做裝置藝術。」 瓶蓋貼成地標花瓶岩,綠蠵龜由數不清的漁網浮標組成,廢棄再生的一幅畫看似美麗,卻更像無聲的悲歌。 琉球自然人文生態觀光協會理事長 陳文玉:「海岸上打來打去,危害不亞於一般寶特瓶。」 玻璃瓶重又占空間,回收最不討喜,陳文玉撈回來,變成文創品。 琉球自然人文生態觀光協會理事長 陳文玉:「我們做環保的就不能再汙染了,一定要充分的利用它,不要再造成二度汙染。」 環保署廢管處副處長 劉瑞祥:「那邊天氣比較炎熱,對水的需求比較大,所以買包裝飲用水,以往行為會產生很多塑膠廢料。」 琉球自然人文生態觀光協會理事長 陳文玉:「(來小琉球的遊客,平均幾天之內會喝多少杯?) 2天1夜會喝3杯,一個杯子可以重複使用,一個人就減少3個塑膠杯。」 這款不鏽鋼保溫杯,在小琉球叫做琉行杯,3500個供免費租借,9成飲料店和民宿加入共享服務,借還可以不同地。 琉行杯使用者 尤先生:「還滿方便的,而且便利商店也可以借,手機掃描一下就可以借了,你手機號碼它都有記憶在那邊,你不用一直重新輸入。」 環保署廢管處副處長 劉瑞祥:「同一地區飲料店願意配合,當地民眾也願意使用後,要很方便歸還重新清洗。」 琉球自然人文生態觀光協會理事長 陳文玉:「100萬的遊客來,就有1成的使用量,就是減少30萬個飲料杯。」 大愛台記者 李雅萍:「小琉球有飲水地圖,全島有11台飲水機,不論你是帶著自己的杯子,或者在這裡租借的琉行杯,只要你使用飲水機的同時,它會不斷計算數字,藉此換算減少幾支寶特瓶。」 環保署水質保護處處長 吳盛忠:「它已經用了水量已經24萬公升,相當於40萬個寶特瓶,減碳差不多6萬公斤。」 騎車環島一圈20分鐘,平均2分鐘就能找到一台飲水機,剛潛水上岸,也能馬上補充水分。 潛水教練 黃先生:「OK,很好,我每天至少喝2罐3罐以上。」 琉球鄉鄉長 陳國在:「目前我們二行程的機車量還是很多,目前島上大概還有8百多台。」 遊客 宋先生:「電動車比較貴吧,這個比較便宜。」 機車一天租金2-3百,電動車一天4-5百,機車主要2人座,小型電動車幾乎只容1個人,沒有充電站,換電池也不方便。 租車業者 洪啟文:「油1桶加滿,騎3天沒問題,那個租3天,電池可能要換6次,而且要多備用1顆電池給他,你沒有備用的話,可能會騎到半路沒電,就人力成本很高。」 機車是離島主要交通工具,而電動車卻很少推廣。 屏東縣環保局廢管科長 余東壁:「不光是來這邊,產生的垃圾量也多, 島上環境的負荷確實很重。」 拚經濟,更要顧環保,否則當美麗環境逝去,這裡還能留下什麼。 採訪撰稿 李雅萍 鄭青青 攝影剪輯 劉博明 余國維

生態保育與觀光並行 永續國旅市場

國內COVID-19疫情趨緩,帶來國旅爆炸性的人潮,澎湖、小琉球、金門、馬祖等離島,因為遊客暴衝,不但衝擊當地居民生活,也造成動植物和海洋的生態破壞,因此「遊必有方」專題,即日起三天,帶您到台灣最後的離島淨土、龜山島。這個島嶼開放到今年八月一號,已經屆滿二十年,因為每天採取1800人的遊客總量管制,而且所有遊客都不能留宿島上,讓龜山島的生態衝擊,降到最低,在觀光和生態保育,達到雙贏局面。 防疫同時,還得清點人數。 因為龜山島每天的登島遊客,不得超過1800人。 龜山島遊客:「我是預約,兩個禮拜前先來(網路)報名,先來報名,所以才有(登島)位置嗎) 對。」 半個小時後,抵達龜山島。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一天有1800(人),其實他(遊客)進來(龜山島)的時間,頂多100分鐘(參觀時間),我們盡量以量(管制),還有用時段(遊客分流)去控制。」 當天來回,遊客短暫的駐足,留下的是回憶,而不是垃圾。 龜山島遊客:「(小琉球 金門 馬祖(比較) ),差很多,這邊比較沒有垃圾。」 記者 張澤人:「絕大多數的遊客登島,都是在龜尾湖這個區域參觀,龜山島開放至今20年,開放的區域生態,至今仍然保存相當地完好,沒有太多的汙染,不過龜山島大部分的區域,並沒有開放給遊客參觀。」 龜山島開放區域,僅限於龜尾湖這一帶,占全島的一小部分。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楊月姿:「(龜山島開放面積)不到10%,我們開放的區域,它是一個固定的區域,遊客上島來,他也是只能跟著導覽員,這樣走固定的區域。」 東北角管理處處長 陳美秀:「(遊客人數)總量管制是不變的,目前龜山島,我們叫做周休一日,星期三是周休,然後一年四季 休一季,讓龜山島休生養息。」 每年十二月到隔年二月,龜山島全島封閉,進行生態復育。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鄧昭祥:「(封島)這段時間,我們都不能上島,可是我們三月分(開放登島),一上島的時候,有很多像戴勝(鳥類),有很多的水鴨,各種的候鳥(隨處可見)。」 東北角管理處處長 陳美秀:「觀光跟生態如何平衡,台灣這個地方,我覺得龜山島,是很好的一個案例,它確實是一個生態島。」 2000年,龜山島開放遊客登島,每天從最初的250人,到現在的1800人,於是垃圾量、跟著增多。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我們清潔工都會把它(垃圾),集中以後 再做分類,再運回本島。」 龜山島、有海上生態公園的美譽,但在20年前開放之前,曾經是軍事管制區,外人根本無法靠近。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龜山島的軍事坑道,有800公尺長 事實上,龜山島歷經23年的,軍事管制區,直到2000年才對外開放,目前這裡可以,看到一台90高砲,供民眾參觀。」 昔日的軍事設施,如今是觀光景點。 畫面中的軍事崗哨、有3公尺高,加上海拔398公尺的山峰,因此命名為401高地,成為龜山島的最頂峰,吸引遊客遠來登山,但每天開放名額,只有100人。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龜山島)上面的一草一木,還有包括岸邊的一些石頭,(遊客)都不可以帶走,(違規處罰)5000元以上(罰款),如果造成像一些沒辦法,復原的一個破壞,其實最高可以罰到500萬元以下。」 嚴格執法,希望觀光和生態、不會失去平衡。不過,假日的龜山島海域,最近多了數十艘私人遊艇。 東北角管理處處長 陳美秀:「今年慢慢都有一些(私人)遊艇,它會靠近我們龜山島,最漂亮的牛奶湖(海),然後下去潛水。」 私人遊艇的遊客,沒有申請登島,因此政府規定:他們只能在海域玩水,不得靠岸,但仍有人偷偷上島,成為管制下的漏網之魚,甚至衍伸出安全問題。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私人遊艇)有的下去潛水,(海洋)上面也沒有放置標誌,也沒有船在旁邊照顧(警示),有時候(私人遊艇)潛水客,從海底下竄上來,賞鯨漁船他們都會,造成很大的一個困擾。」 東北角管理處處長 陳美秀:「只要是你(私人遊艇遊客)潛水,你沒有依照水域遊憩管理辦法,就依照管理去處分。」 讓「報復性」旅遊、變成「抱負性」旅程。 美景下的壓力釋放,需要有理想、有抱負地被妥善規畫,讓台灣的處處景色,都成為我們和下一代、永續存在的感動。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歐陽光輝

大開眼界 龜山島特有種生態

龜山島素來有海上生態公園的美譽,也是網路票選的全球十大酷島之一,為什麼這個面積不到台灣本島萬分之一的小島,有這麼大的魅力? 事實上,龜山島在開放觀光前,曾經蒙上一層神祕面紗。1974年,島上居民全數遷村到本島,三年後,龜山島被規畫為軍事管制區,外人更難一窺究竟,直到2000年,政府解除管制,開放民眾登島參觀,龜山島被賦予「生態島」的特殊意義。因為島上的動植物生態豐富,加上多元化的火山岩地形,以及周邊的海洋生態,更是鯨豚的重要棲息地。而這個島雖然開放觀光二十年,但每天落實遊客人數管制,加上開放參觀的島上區域,不到全島的十分之一,因此生態保存良好,也是全台離島、以及本島低海拔地區,碩果僅存的原始林。今天的「遊必有方」專題,一塊來了解。 記者 張澤人:「在記者背後,就是龜山島,每天一早八點,第一艘賞鯨船出發,一天四個班次的賞鯨船,就是避免過多的,人為干擾鯨豚的生態。」 遊客:「很舒服,尤其今天天氣特別好,希望能夠看到很多的鯨豚。」 調查發現,龜山島附近3公里的海域,是17種以上的鯨豚樂園。 此起彼落的驚呼聲,海中嬌客、真海豚,終於現身了。 記者 張澤人:「現在記者背後這個海域,就可以看到,這些海豚正在游動。」 遊客:「看到海豚真的很開心,很興奮,數量又滿多的。」 賞鯨船長 陳同福:「飛旋海豚的話,牠會來船邊跟我們玩,牠就不會怕我們,這個海豚是非常可愛的。」 海上生態之旅、驚喜連連,接下來,船艇開往龜山島。 龜山島的地形、酷似烏龜、分為「龜首」、「龜甲」和「龜尾」三個部分,也是國內唯一露出水面的活火山島嶼。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吳裕隆:「有看到四層,其實就是火山碎屑岩,一次噴發一層,所以你至少看到四層堆疊上去。」 龜山島的火山岩層,形成了峭壁、山巒、海蝕洞、這些多元景觀,附近的硫磺地熱處,更是奇景。 含有硫磺的海水,俗稱「牛奶海」,和一般海水、形成明顯的界線。雖然美麗,水質酸度卻很高,一般生物無法存活,但龜山島的特有生物「烏龜怪方蟹」,成為異數。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吳裕隆:「它的海底熱泉的溫度,大概100多℃,牠生活在那裡,是吃譬如說有一些魚,游到這裡,受到海水熱死,或是硫磺毒死了的,一些有機碎屑物,其實這些螃蟹,大部分都是吃那個為主。」 我們登島,實地調查。 台灣狐蝠,是溫和的素食者,不吸血,也不吃蟲,屬於台灣特有亞種的巨大蝙蝠,近年來瀕臨絕種,不過,龜山島的完整生態,提供了永續生存的機會。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楊月姿:「像這些是牠,吃過,然後纖維,牠吃不下去,吐出來的食渣,所以我們覺得牠在這個島上,台灣狐蝠是一個很好的播種者。」 食物鏈的環環相扣,島上動植物、生生不息。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手中的這顆叫做「毛柿」,是我背後的毛柿樹,結實的果實,它被稱為龜山島的神木,估計樹齡有四、五百年,當地居民供奉為毛柿公。」 「毛柿樹」成了「毛柿公」,這是先民和大自然的互相尊重,這分智慧延續下來,成了龜山島一草一木的保育理念,於是食草和蜜源植物遍布,隨手撚來,都能發現毛毛蟲。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鄧昭祥:「橙翅傘弄蝶,牠就是會這樣子做這種蟲巢,把自己包起來,這個可能已經終齡,快要化蛹了,羽化之後,就會變成成蟲,就是蝴蝶。」 龜山島的蝴蝶種類,至今發現122種。本土物種豐富,但遊客進出,免不了讓外來物種、入侵龜山島。 調查發現,島上有222種維管束植物,其中15種、為外來種。 東北角管理處解說志工 鄧昭祥:「可能都是遊客他們帶的,鞋子可能帶了一些種子,這樣子進來,然後在這邊就很適應,就慢慢地就開始繁衍出來了。」 外來種入侵,但龜山島仍是全台離島、以及本島低海拔地區,碩果僅存的原始林,因為有限度的觀光開放,讓島上生態、沒有太大的波動。 記者 張澤人:「龜山島居民全數撤離,目前島上沒有住家和民宿,全島也沒有任何一支路燈,因此入夜之後,島上完全沒有光害,仰望天空,星光燦爛。」 整片銀河,映入眼簾,夜景全台獨有。龜山島的夜晚,沒有遊客喧擾,但蟲鳴鳥叫的自然樂章,更加精彩。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歐陽光輝

最美人文風景 龜山島文化永流傳

龜山島生態豐富,風景秀麗,駐警隊長「許源豊」,被譽為島主。原先住在龜山島的居民,移居到宜蘭頭城鎮的龜山里,開枝散葉。 1800年起,台灣本島和大陸福建的居民,移居龜山島。 記者 張澤人:「龜山島早期交通不便,當地居民就地取材,撿拾這種卵石,堆砌成牆面,不過結構鬆散,加上它的屋頂,都是用茅草構成的,因此在颱風豪雨下,經常被吹垮,於是後來衍生出這種,鋼筋水泥的建築物,在龜山島居民,集體遷村台灣本島之前,這裡最多有106棟建築物,不過現在只有4棟,被保存下來。」 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 簡英俊:「龜山島99%,都靠捕魚為生。」 69歲的簡英俊在龜山島出生,土生土長。 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 簡英俊:「民國63年,我當兵剛退伍,和大家一起,移居過來。」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宜蘭頭城鎮的龜山里,這裡有960多位居民,他們都是46年前,從龜山島移居過來的,雖然在這裡落地生根,不過大多數的居民,對於龜山島都抱持著,濃厚的故鄉情懷。」 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 簡英俊:「社區的人,大家合力去籌備成立一個,龜山島漁村文化館,讓龜山島的歷史文化也好,生活技藝也好,能夠傳承下去。」 在本島生活了46年,「簡英俊」仍是以捕魚為生,兒孫繼承衣缽。 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 簡英俊:「我有兩艘漁船,第三個和大的,每人經營一艘。」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宜蘭頭城的大溪漁港碼頭,放眼望去,都是捕魚的漁船,當地有98%以上的漁船,都是屬於龜山里的居民所有,因為龜山里的居民,都是以捕魚為生。」 龜山島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 簡英俊:「我兒子結婚,我有了孫子,目前是四代。」 92歲高齡的媽媽,膝下兒孫環繞、共享天倫,但她想起昔日住在龜山島的日子,別有一番滋味。 簡英俊的媽媽 簡林愛蔥:「我覺得龜山島很好,我經常覺得捨不得,捨不得放下那邊生活,住在這裡。」 對龜山島的愛戀,從島民身上、開枝散葉,島上雖然沒有居民,但有一群人,還是得天天登島。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七點會到大里站,準備一下今天的班表。」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這邊服務36年半了,在龜山島,從2000年,開始到現在,今年剛好是二十周年。」 身為執法人員,許隊長是公認的龜山島島主,一如往常,他搭船出發。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本身就有小船執業執照,應急的話,我們會協助船長這樣子。」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之前掉下來的落石,小的部分,我們現場可以清理的,會先把它排除掉。」 聲音: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每天上來的話,都一定會先巡視一下,包括像坑道裡面,有沒有類似蛇類的,再來就是燈光方面,如果燈泡損壞掉,我們會直接把它換掉。」 東北角管理處處長 陳美秀:「開島前,每天的第一班船,我們同仁會巡視一遍,所以遊客上來,就會很乾淨,最後一班船,還是我們這一群基層的同仁,讓龜山島永續地發展。」 他們不論風雨或酷寒,堅持回「龜」自然。 東北角管理處駐警隊長 許源豊:「最困擾的問題,就是每天要搭船,海象又不一樣,那種好像很煎熬的一個情形,聽到遊客跟我們反應,總量管制的一個認同,站在我們管理層面上,有給我們一些鼓勵。」 龜山島的美景、不在話下,但台灣最美的風景,依舊是人。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歐陽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