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 2014

靜思精舍永遠的大師兄

撰文/釋德宣

此時此刻,內心不由得又喊了一聲「慈師父!」現在的你在哪兒?帶著堅定的佛心師志,捨此投彼,已安身在積善的慈濟家庭中,是阿嬤手上歡喜搖阿搖的金孫!還是帶著今生此世在精舍、在慈濟,幾十年來所種下福德與智慧的清淨因,正在等待下一站的定位!

追隨上人並認識慈師父,從一九八二年五月迄今,整整四十年。一分因緣的驅使,生平第一次隻身在同學建議下,跟著慈濟師姊搭火車東來,踏上靜思精舍土地。大都會長大的我,精舍中一切見聞都神奇而新鮮,走到菜園,不知道菠菜長在地上是什麼樣?因為看不到紅紅的頭。

當時的精舍中午和午夜一樣的靜。安板躺下後,常可聽到遠處傳來的海浪聲。有一天,在精舍不遠處農地上,首次看到只有一節小指頭般大的小小苦瓜,一排排掛在人字形瓜棚下,好新奇!告訴了慈師父,慈師父只説,等他們收成了,去跟他們要苦瓜根。不久,就喝到去年存下來、可降火解暑,特苦的苦瓜根熬湯。

有一天黃昏,在曬衣場晾衣服,昏黃燈光下,看到腳邊有一坨東西,低頭一看,居然是一隻死老鼠!生平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老鼠,嚇得我四處喊「大師兄!」聞聲現身的大師兄,淡淡地説:「喔!死老鼠,掃掉就好了。」慈師父的言談、身教,就是「老實修行」,是「務實」二字。從此也不敢叫太大聲了,因為慈師父説:上人心臟不好,太大聲會嚇到上人。

而後,遇到任何事自然不敢説:我不敢,我不會。

1964年開始追隨上人的慈師父,是上人座下首位出家弟子,身為大家公稱大師兄的慈師父,很自然,承擔當時共修共住常住眾的對外溝通。常住沒油沒米,大師兄硬著頭皮,向借住的普明寺借油借米。而後,上人帶著共住的弟子,向普明寺借土地種菜、種地瓜。地瓜收成了,自然也是大師兄,用腳踏車踩一個多小時,去花蓮市找人買。

聽慈師父說,當時他年輕有力,有時載上百斤地瓜出門,有一次,在石頭路上,一不小心車子倒了。只能站在路旁,等有人經過,才協助把腳踏車拉起來。地瓜摔破、摔斷很多,送到店家門口,也不敢説要多少錢,放下地瓜,轉身就走了。天黑了,如果慈師父還沒回來,上人一定站在普明寺的路口,等到在月光下,慈師父踩著腳踏車回來。

當時,常住生活來源一直不穩定。但是,自力耕生是常住的修行原則迄今。有一次,大師兄去花蓮市內買鐵釘。手拿著裝鐵釘的紙袋,不由聯想到建築工地上,被丟棄的水泥袋,將袋子揀回來,紙袋有三層,裡面、外面擦乾淨,糊成小紙袋賣五金行裝鐵釘。中間乾淨的紙袋,賣給飼料行裝飼料。也是一項收入。後來因粉塵太多,對身體不好,上人喊停。

融師父説,那幾年他們守在常住,只要大師兄帶工作回來,就全力以赴。有一次,接到有人訂三百斤地瓜葉。第二天,大師兄跟上人去花蓮市辦事。三師兄融師父、四師兄恩師父一早就到田裏,低頭一直採、一直採,不經意,一抬頭看到郵差來了。通常郵差是下午二、三點來,今天怎麼這麼早來?一問原來已經下午三點了,午餐自然也沒吃,而全心在採三百斤地瓜葉。這種機會不多也!

寫到四師兄恩師父,不由想到2003年因病而先走的恩師父,幽默風趣、和靄可親的恩師父,現在你定位在那個國度或那個縣市。相信你已經歸隊了。好希望再會有期。

想到1964年起二十多年來,常住所作的二十一種手工,都是上人與大師兄,一次次用盡心思找工作來源。其辛苦可想而知。但全體常住在上人座下一心向佛,每天日作夜讀。那份堅持與堅定,人人直心是道場,深心是道場,一直到上人創立慈濟,更是菩提心是道場。非常非常嚮往,當時的團結、和心的道風與道氣。而師兄們追隨上人幾十年如一日的長遠心,更是無限景仰。

剛來精舍,出家眾才九個人,彼此不多話,除了兩堂課誦、三餐飯聚眾外,大部分時間都聚在當時稱為「機器間仔」的工作間,做外銷嬰兒尿褲。從一片塑膠片到完工成型,要經過九個人,如生產線一般,一打工資才台幣十八元。高週波機器有大小不同的鋁板模子,套上褲頭、褲腳後踩踏板,瞬間加熱到攝氏一千度,將塑膠部位黏合;如果一不小心就會燒傷。開水是一百度,而高週波是一千度。

慈師父曾説:「有時做著做著,就傳出『烤肉味』。」燙到時,皮膚會燒焦、凹陷,痛徹心扉而不由眼淚直流。有一回,看到上人雙手抖一下,有師父馬上送上燙傷藥,但上人手還是不停,繼續工作。 「上人被燙到時,一聲不吭,大家燙到,擦了藥,也繼續做。」相信當時有做的包括上人在內,雙手食指迄今都留有不少燒傷疤痕,而這段工作,也是個人修行道上深刻的體驗。

為了籌建醫院,上人每個月要北上開建築會議,恩師父和我一起隨師出門行腳,每次約五到十天不等。好久好久以後,我才知道,上人曾叮囑常住眾每天工作到晚餐時間就停止,晚上各人要自修;而上人出了門,慈師父帶著十多位常住二眾,每天都做到晚上九點半、十點,直到敲鐘安板止靜了,機器才停;第二天清晨三點五十分板聲一響,照常起床上殿,做早課。當時安師父常提醒我,精舍為了接引十方大德,增建第二期工程,負債百餘萬,這是常住的帳,和慈濟的帳是分開的。

當時,上無片瓦、下無寸地,要籌建醫院,必須廣招來眾。上人為建院奔波,日日月月,不停的説、不停地奔走;上人曾説,如果心血有形,花蓮慈濟醫院的每一片牆中都有上人的心血。而慈師父帶著常住二眾辛勤勞作,是上人與慈濟最堅實的後盾。當時,上人常開示:入我門不貧,出我門不富。只要我們真心為佛作事,相信佛菩薩不會辜負我們的。

一九九二年,慈濟首次辦兒童營,上人正名是學佛營不是佛學營,要我們學習佛菩薩的精神,而不是把佛法當學問來研究。繼而有慈濟大專青年、教師聯誼會等各種營隊,甚至每年定期辦委員精進、培訓委員尋根……每個營隊都有固定一堂課「慈師父講古」。慈師父上臺一站,就是無聲的説法,聽講者時而為當時的鄉土趣事笑到滿堂釆,又為當時的苦修,心疼到頻頻拭淚。上人教導常住:工廠即道場,心淨即土淨,處處好修行。當時常住眾每天的心態與生態,就如現在上人所說:心寬念純,做就對了!

五十多年的慈濟史,就是上人的慧命史。應該也是慈師父的慧命史。慈師父在講古中,曾激動地說:我們的上人不是人,是菩蕯化身!

近年來,慈師父頻頻示現各種病狀。今年以來進出醫院多次,而慈院醫護團隊從西醫到中醫,每天都輪流到病床旁,用心呵護著大家景仰的慈師父。出院後只要慈師父體力可以,就看到他騎小小的電動代步車,到他一手創立的電窯燒陶藝坊。慈師父有興趣也有藝術天分,陶藝坊是訪客參訪精舍必經之站。陶藝坊多年來的產品有讓上人送禮。也有透過靜思人文流通。

2016年3月17日,慈師父將陶藝坊正名為陶慈坊。將流通的陶藝作品都落款為陶慈坊,為感念有慈濟才能誏他的作品結好緣。

今年四月一日,在三樓養病的慈師父,堅持下樓,到齋堂與上人及大眾,一起用午餐。看到步履蹣跚的老人家,瘦很多,沒有笑容,隨行都有兩三位僧眾陪著、扶著。四月二十六日慈師父再度住院,準備化療。

有一天我在大寮,聽到輪職為慈師父煮元氣餐的師父説,他被告知明天開始,只要送稀飯和青菜;他又說,慈師父不能自己起身了。

打聽到中午常住有人送念佛的帶子。

午餐後,匆匆與寋師父一起趕到醫院,輪到我們進去時,在病床旁,拉著慈師父的手,俯身在他耳邊輕聲說:「慈師父,我是德宣。」當天老人家肝指數高了,說話我聽不清楚。透過一旁純賢師父解讀,老人家慈祥叮嚀:「你要把身體照顧好,幫助上人。」寋師父也急急俯身說:「慈師父,常住每個人都好關心您,您有什麼話要跟常住說?」透過解讀,慈師父說了兩次:「要精進,要精進。」幾秒鐘後,又用力的説:「要合和互協。」

老人家心繫常住,殷殷叮嚀。

五月十一日,上人在精舍與慈師父視訊通話。上人殷切叮嚀:紹惟,德慈,要放下解脫,輕安自在。慈師父用盡力氣回應:生生世世追隨上人。行菩薩道!

一九六四年迄今,五十七年的師徒情。上人殷殷開示:五百年前師度徒,五百年後徒度師;先去的要鋪路,等後去的……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慈院王志鴻副院長進精舍,向上人報告慈師父現況。問上人是否讓慈師父回來。上人當即點頭説好。午餐後,上人繞了精舍一圈,走到醫療室。交代:「就這裡。」常住馬上總動員,將醫療室裡外總整理。

下午三點多,有空的常住僧眾都穿上長衫,列隊接駕,從大殿前綿延到朝山步道。二師兄昭師父杵著兩支拐杖、五師兄仰師父被輪椅推出來,在大殿前。兩位逾八十歲的老人,靜靜看著前方。

聽說陶慈坊多位工作人員遠遠的跪在草坪上接駕。

救護車緩緩抵達大殿前慈濟醫院林院長、何副院長等醫護團隊,陪著慈師父回到精舍了。車停在大殿前,讓慈師父再看一次,從一九六九年靜思精舍落成起,天天早晚課誦禮佛的佛菩薩。昭師父滿臉淚水,被扶到車子後門,看著靜靜躺著的老兄弟。

慈師父,回來了。

常住二眾、慈濟各科室同仁、志工師兄、師姊,輪流進醫療室看看大家的慈師父。上人交代進去的人,要向慈師父說自己的名字。一直到五月二十六日,三天來,想看慈師父的都看到了,相信慈師父耳邊聽到的,都是很熟悉的名字。三師兄融師父來了,俯身在慈師父身邊説了很久。旁邊陪伴的年輕師父問我,融師父前後說了三次:

「阿 揑ㄎㄧ 」是什麼意思?這應是老兄弟間,五十多年來工作中的暱稱(編按:あにき,日語​​中對兄長的稱呼)。年輕師父看到慈師父放在腹部的手掌。手指頭竟然動了兩下。

感恩慈院仍24小時,有護理人員陪常住守護在醫療室,比照在醫院的方式,將慈師父一個小時翻身一次。不定時有不同科醫生進來問候。而王副院長每天清晨,必進精舍問問當班的護士,昨天一天,慈師父的狀況。

五月二十六日晚上八點五十五分,慈祥的慈師父如睡眠般,安祥圓寂了,今生因緣,畫下圓滿的句點。

融師父扶著上人到醫療室,上人殷殷叮嚀:心中要存念法華六瑞相。融師父扶上人回寮後,又出來跟大家一起念佛。正如上人說:千般情,萬般愛…三師兄的佛號聲中,應有著五十多年來濃濃的法親情誼。

常住僧眾輪流念佛。沒有排班,能來的靜靜坐下,莊嚴佛號聲瀰漫空間。想離開的,靜靜起身問訊而去,把位置留給在外面等候的師父。而室外有同仁、清修士跟著念佛。九點多,慈濟大學劉怡均校長靜靜來了,坐在外面庭園的椅子,跟著念佛。十點多,教育執行長王本榮、六秀師姊賢伉儷也來了。他們親近慈師父也二、三十年了。風很輕,心很靜,句句佛號聲,送慈師父慢走。

靜思法脈二眾弟子心心相繫,念念相隨。

凌晨三點半,現前二眾一起迴向。幾位師父代表,送慈師父到慈濟大學解剖學科追思堂,成為大體老師。

在瞻仰遺容繞念時,王副院長低頭俯在慈師父耳邊說:記得要快回來喔!王本榮執行長代表校方深忱致詞:德香遍大地,慈愛滿人間。

一切因緣生、因緣聚,也隨順因緣滅。

當天,上人交代常住:一切作息如常。

感恩慈師父!數十年來,在精舍的寸寸泥土上,都有您無數的心血、汗水與足跡。幾十年來您帶我們、牽我們,不只是說,還手把手耐心教導我們,一次次包容我們,成就我們。相信幾年後,當一個可愛的小小孩跑過來,牽著我們的手,笑嘻嘻地看著我們,那應該就是我們的慈師父回來了。

靜思法脈上人的第一位弟子,結束了今生的法緣,帶著傳承的使命走了。靜思法脈、慈濟宗門,在一念念堅定的佛心師志中,念念相續;永永遠遠生生不息,淵源流長。

而慈師父親近上人,將近一甲子。隨著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時節因緣。從當年四、五位共住。到現在靜思僧團二百多位。幾十年來,慈師父的留下的言教、身教。應是精舍常住心目中永遠的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