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 2014

拆不散的師徒情 ②

證嚴法師門下弟子陸續來了七個,不靠供養怎麼活?織毛衣吧!因為德融師父俗家曾經打過毛衣,就教大家打毛衣,賺一件才 15 塊工資,而且半個月領一次錢,實在難以維持生活,「人少工作多,真的很艱苦,但大家搶著做,沒人會讓別人收尾。」

慈師父說起這件往事真好笑,他很愛睏,經常半夜起不來,那時候為了安全,師父要兩個弟子結伴去放水,但白天做工已經很累了,半夜還要兩個人起床,那時有人淺眠,就會一個人偷偷跑去外面穿雨鞋,不想吵醒愛睡覺的大師兄。有一晚十一點,慈師父好不容易起來了,想說這次可以去放水了,但半路上遇到融師父比他還早,十一點前就搶先放好水,兩個人笑著回來!

還有,師父對弟子的嚴格,回想起來慈師父滿心感恩歡喜,當時卻真的很艱難:中午從田裡回來熱死了,還要打坐,「師父拿三尺長,比你的背坐得挺嗎?」晚上,累得倒頭就睡沒有吉祥臥也不行,師父也會半夜不一定何時起來,一個個看,叫你起來好好側睡,不能翻來翻去。

對從沒看過這麼深奧也看不懂佛經的慈師父來說,聽師父開示實在很辛苦,聽到眼金金,但目光呆滯,他說師父一看就知,叫他起來問師父講了些什麼,實在甘苦啊,但想想,師父還是這樣有耐性的反覆詳細講解就怕弟子聽不懂!

講話就是這麼親切的慈師父,還提起早年生活艱苦,把豆腐豆皮冰起來,結果過幾天打開冰庫變成臭豆腐事件!

還有女眾出家夜裡最怕有壞人,慈師父說,有一晚,半夜來敲門,是喝醉酒的來鬧嗎?「你是誰?你要做什麼?」沒回答,過了一下敲更大力了,怕壞人的慈師父拿了兩根木頭站高高,從門上的天窗往外往下看,結果是善聽!精舍養的流浪狗,兩腳扒門咚咚響,吵到全部人都起來了。怕被修理的善聽一被放進來就躲到桌子下,笑死人了,「自己嚇自己!」

慈師父就是這麼會說故事愛說笑,很多人問他,早期這麼辛苦吃也吃不好,住的穿的又克難,還要出外做粗重的工作加上負債,師父從沒想說我要回家了嗎?

「不會!我就覺得都是緣,有因有緣自然就能夠成就。可以出家是福報,能夠認識上人親近上人是好因緣,也是福報,身體是很辛苦沒錯,但內心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