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這群「護生實踐者」,有人是守護動物、致力推動專業的「動物輔助治療」;也有環保行動家,致力推廣減塑概念,並用親身經驗告訴大家,不塑生活不是神話;千里步道協會,則是守護有情萬物賴以生存的大自然。他們都用行動,尊重天地萬物,平等對待生命。

萬物有情 實現生命平權

萬物有情的系列專題報導,今天要帶您看到狗醫生,台灣有一群人努力推廣將動物視為家人與夥伴的概念,讓「萬物有情、眾生平等」的觀念不再只是口號。 九歲半的米克斯犬「貝貝」,乖巧地跟在「媽媽」袁婉詩身旁。 貝貝知道,每個穿上這件「制服」的日子,就是牠的「上班日」。牠是一隻受訓合格,領有証書的「狗醫生」。 狗醫生協會志工袁婉詩 vs. 機構安養長輩:「好幸福喔好棒喔謝謝阿嬤,我也養過狗,喔妳之前養過狗喔一樣的狗嗎,差不多哇男生還女生女生,女生男生都有,都有喔哇阿嬤好厲害四隻。」 這些看似簡單的小動作,每一個環節設計都有學理上的根據。以狗醫生貝貝這一場服務來說,對象是失智、失能的長輩;狗醫生的陪伴成效顯而易見。 機構社工師 賴珮玲:「大部分的長輩,家裡以前的背景很多都是養過狗,所以他們會很喜歡,那對他們懷舊的一些記憶也很有效,就是趁著跟狗互動的時候他們會,那個老師會引導嘛,他們會講出說他們以前養過什麼狗啊幾隻啊,所以以前他們舊時的一些記憶,那對失智症長輩也很有效。」 貝貝身上的logo「台灣狗醫生協會」,全名是「社團法人台灣動物輔助活動及治療協會」;近20年來致力推動專業的「動物輔助治療」。而所謂的「動物輔助治療」意即將合格、訓練過的動物,納入治療性領域,是一種能提高病人在心靈、生理與社會連結的支持性療法。不同的動物特質往往能帶來不同的效果。協會甚至專門研發設計狗醫生的治療道具。 狗醫生協會秘書長 謝文程:「這塊東西,對解扣然後還有一些最基本的一些,對 ,對對對。」 貝貝溫和聰明,是一隻稱職的狗醫生;但你知道嗎,牠曾經因為體型過大、因為人們的品種血統迷思,兩度被退養。 狗醫生協會志工 袁婉詩:「兩次退養的經驗,其實我看得出來,對狗狗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台灣的生命平權運動,在2017年初,零安樂死政策上路之後,被視為是一大進步,從政策面落實「護生」的概念。 社會的確在前進,但在尊重生命議題上,卻似乎還是太緩慢。 狗醫生協會志工 袁婉詩:「台灣民眾他們對於生命的這個觀念來講,我倒覺得還是我們需要再多努力的地方,因為確實很多人都會覺得說,牠就只是一隻狗嘛牠就只是一個動物嘛,牠不見得是我們的家人,所以說我如果覺得不適合,那我就退貨就可以了。」 貝貝之於袁婉詩,只是一條狗嗎?當然不是,牠是夥伴與家人。而這其實正是狗醫生協會,與其他各生命平權團體、組織的宗旨。 Maru媽先不要出去好了因為外面在下雨。 這天,協會的志工訓練師一早就到位於北市內湖的「台北市動物之家」。協會此行,不是要訓練狗醫生,而是要幫收容犬找到家。她是「多多媽」鄧惠津,是這天訓練任務的主持人。 狗醫生協會訓練師鄧惠津 vs. 志工訓練師:「我們不大會去制止牠們,就是說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應該說牠們做這些事都很正常,那我們會出個聲音,對好棒好乖喔對。」 在訓練當中,志工會仔細記錄下每隻狗的特性。 狗醫生協會訓練師 鄧惠津:「我們在做的訓練裡面我會在記錄下來,就像剛剛看到有一隻狗狗會做護食,對狗的部分會做護食,那未來進到家庭的時候,我們希望把這樣子的一個狀況就是慢慢地減少。」 狗醫生協會與台北市府合作的家庭犬計畫,在狗被領養之後,還會提供後續的基本服從訓練課程。努力幫助收容犬找到愛牠的家人。 狗醫生協會訓練師 鄧惠津:「主人來教牠們基本服從的指令,其實是滿簡單的,所以我們會把進修的,就是六堂課的部份放在就是主人領養牠了以後,帶著一起來學習一起來上課,這樣子才有意義。」 狗既忠心又順從,是最適合與人類家庭一同生活的動物。當牠對飼主真誠以待,也不過只是期盼人們能回報以真誠。「護生」與「生命平權」不是什麼艱深的道理,其實不過就只是尊重天地萬物,平等對待生命而已。 尤美心 採訪撰稿 謝啟泉 攝影剪輯

不塑過日子!零廢棄生活方式

早晨七點;菜市場人聲鼎沸。穿著一身淺藍色襯衫的涂月華, 要帶著鏡頭逛菜市場。 不塑作家涂月華:「這個就是我們之前去買蒜頭什麼,(這是專門拿來裝蒜頭那些對不對),也不一定其實我裝什麼都好耶,只要它不要漏出來。」 自備各式環保購物包材;你可能猜出來了,涂月華是一位「不塑之客」, 更是一位將「友善環境」落實在生活中的環保行動家。 逛一趟菜市場,她的購物袋裝得滿滿,唯獨一個塑膠袋也沒有。 再看看一旁菜籃車上滿是塑膠袋的盛況,觸目驚心。 這畫面真實反應台灣環保現狀。即使歷經兩次限塑,16年來, 塑膠袋用量依舊那麼驚人。 根據環保署統計,2018年台灣全年購物用塑膠袋使用量高達152億個, 國人平均每人每年使用660個。但回收率卻不到一成。 這還只是「購物用塑膠袋」的統計而己。 不塑作家涂月華:「我記得你們有重覆使用這個果袋對不對有有有,這種東西就跟吸管一樣啊,就是每個人都只有一根,可是全台灣兩千五百萬人就兩千五百萬根。」 談到塑膠垃圾,涂月華憂心忡忡。她同時是一名環保作家與推廣者; 她演講、座談;只願自身的不塑生活經驗,能多影響一個人,願意起而行。 讓鏡頭深入居家,為的也是想讓世人知道,不塑與環保不等於失去生活品質。 不塑作家涂月華:「環保可以很滋潤,就是你還是可以過你想要過的生活,然後你從中得到的會更多。」 動手做一頓「無塑早餐」色香味俱全,從買菜備料開始,零廢棄物。 廚餘當然也不是垃圾,加入黑糖和水,自製酵素。 是最天然的清潔劑與肥料。杜絕塑膠、減量垃圾;在涂月華家裡, 幾乎沒有化學清潔劑。 不塑作家涂月華:「重點是油脂,你那個油脂如果是天然的,你就洗得掉,然後你的菜瓜布加上天然的油脂,你就完全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不只廚房,進到她的衛浴空間,看不見沐浴乳洗髮精、洗面乳。甚至牙膏、 衛生紙也不見蹤影。 不塑作家涂月華:「(你連洗手間都不用衛生紙) ,不用啦我跟你講,等你戒完之後你就知道,你根本不想用衛生紙,它根本沒辦法讓你衛生,布巾它真的很好用,我現在是我自己一條,然後我用完我就洗,用完我就洗。」 走一圈涂月華的居家空間,大概都會折服於她對環保的執著。 對極簡生活的實踐。 很難想像,過去的她,曾經是快時尚的擁護者,一心追求便利快捷的生活。 但與其說是她變了,不如說是童年與祖父母的生活記憶,從未離開她。 不塑作家涂月華:「因為很多人說為什麼妳可以,因為我跟曾祖父祖父祖母一起生活,那小時候我還有看過那種用月桃葉,月桃野薑有一種芋頭,我們山上的那個芋頭,然後我們都用那個包東西啊。」 不塑生活是一種反璞歸真,更是對萬物的憐憫與同理心。 小海豚死在擱淺的沙灘上,肚子裡滿是塑膠垃圾的畫面, 深深觸動也為人母的涂月華。 不塑行動的背後何嘗不是因為「護生」的概念呢。 不塑作家涂月華:「牠才七歲,然後牠因為吃了牠無法判斷的東西,然後牠死掉了,換做是我們人,我們會多悲傷啊,把所有的生命視同你自己的時候,用你自己知道的那個,就是牠跟你是一樣的時候,你就會知道要怎麼去對待牠。」 一個才幾毛錢的塑膠袋,背後其實是巨大的環境成本; 根據美國研究機構統計,從1950年到2017年,全球已經製造83億噸塑膠, 2050年預估將達340億噸。 汙染環境的塑膠垃圾,終究會經過食物鏈再回敬到人類身上。 不塑護生,護的是地球眾生;更是人類自己。 採訪撰稿 尤美心 攝影剪輯 謝啟泉 余國維

手作步道推廣守護環境的理念

大夥隨地或坐或站,一邊用著簡單餐點,一邊聚精會神聽講解。 開始手作步道之前,交代安全守則,是萬萬不可省略的步驟。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當我們在使用工具的時候呢,一定要注意,手臂加上工具,整個完整的這個面,旁邊不要有人。」 這是千里步道協會,步道學課程現場;這天要實作的「崩山坑古道」, 林相地貌原始自然,有一點點難度。 如果不是對生態、對萬物的憐憫與熱情支撐著, 如何能夠忍受在山林間揮汗施工,依舊甘之如飴呢?他是徐銘謙, 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專業資深的步道工作者,這一刻他的角色是課程講師。 耶後面還有人來先把東西放著,事實上,千里步道能站上這條崩山坑古道, 代表的就是一種社會觀念的進步。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我們會去跟這些地方政府溝通,說你們現在這條步道,我們有一些建議方案出來了,崩山坑古道就是新北市觀旅局 他們委託我們,然後希望這整條步道全部都用志工手作的方式,而不要發包工程。」 從志工一步一腳印的手作推廣,到開始能影響公共工程,這是一條漫漫長路。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地方政府是慢慢從抗拒到接受,因為一開始好像是在批評他們嘛,因為像比如說台北市就百分之75%都是水泥步道 很可怕的數字,然後天然步道不到一成。」 冷冰冰的數字,或許很難讓人有同感。但試想如果全台每個縣市的山林, 都有超過7成5的比例是水泥步道,對生態的影響會有多巨大。 人類與地球萬物同樣都只是世間的一分子,人類想要親近自然的心願, 為何能凌駕在其他物種的生存權之上呢,這是千里步道希望能引起的思考。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其實路穿越一個地方,本身就會對棲地造成切割的效果,路越寬越水泥化,其實它切割分離的效果就會越大,我們希望路的經過本身可以變成是縫補棲地破碎的,而不是造成棲地破碎的元凶。」 盡可能保留原始林相的崩山坑步道,有多少生命優遊期間,透過架設的24小時紅外線相機,一覽無遺。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其實我們看到食蟹很高興為什麼,因為食蟹是一個住在山上,但是要到溪流裡面去吃蟹的,所以從山要一直穿越的時候,一定要經過我們的路嘛,然後到河邊,如果那個路是做成是公路或很寬的話,牠就會不敢去下去,所以我們現在做成手作步道,牠還是會走來走去就是很自然這樣。 這畫面多令人感動。留住動植物的自然棲地原貌, 與人們活動軌跡可以毫不衝突。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用綠道的概念把人跟生物多樣性兼顧,然後在不同的環境裡面區分它的分級,也就是確定它服務的標準。」 以「手作步道」為基礎,進而推廣到「綠道」; 從一個人到一群人再到整個社會;從單純志工活動擴及行政立法層面; 當然需要更多專業步道師加入。 系統的實作與教學,類似師徒制般的經驗傳承。 這些學員們,有人未來會進階成專業步道師;有人會成為奉獻的志工。 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裡的每一位,都會是一顆,推廣守護山林、 守護萬物眾生觀念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