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法務部調查局2017年6月與林務局合作建置「台灣檜木DNA鑑定技術資料庫」,這項新技術的擴大運用,將是我國森林保育重要的一大步。未來協助科學神探們發揮戰力,將山老鼠繩之以法,遏止破壞山林的盜伐行為。此外,也邀請常常去爬山的山友們,例如:學校的登山社、社區部落的朋友們,大家一起來守護山林。

獵鼠之戰 捍衛山林

台灣有高達百分之六十的森林覆蓋率,豐富的森林資源令人羨慕,同時又有世界知名的扁柏、紅檜原始林,以及牛樟等珍貴樹種;這樣豐富的森林資源卻也引起山老鼠的奪取,每年被盜伐的珍貴林木價值高達數億元,為遏阻盜伐,林務局結合新科技以及民間力量,展開一場「獵鼠之戰」。 台東林管處知本工作站巡山員 吳清良:「這本來是一棵很大的牛樟,它的胸徑大概有將近3米,胸徑,今天為什麼會剩下這些,就是因為後來被山老鼠一一地裁切掉了,所以你現在看到就好像被挖了一個洞一樣。」 從衛星俯瞰地球找到台灣時可以發現,有大半個台灣都是綠色的。這是因為台灣有六成的土地都被茂密的森林所覆蓋,面積超過2萬1千平方公里。在珍貴的樹種「砍一棵少一棵」的巨額利益驅使下,被稱為「山老鼠」的不肖歹徒們,從未消失在山林間;每年被查獲的林木盜伐案高達3百多件,被盜伐林木的價值更高達新台幣3到4億。 台東林管處知本工作站巡山員 吳清良:「悠遊山林間、林間有巨木,巨木據山頭,它占據整個山頭,山頭它最牛,最牛是指牛樟,因為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寫的就是那棵牛樟,所以我最後一個字是用牛。」 工作地點就在山上,人生最精華的歲月都與森林為伍,更把對山林的喜愛化為詩句,擔任台東知本工作站巡山員的吳清良,這天與保七總隊第九大隊的森林警察一起出任務,巡視一處被盜伐的林班地,看到珍貴的牛樟被挖空盜走,非常不捨。 林務局負責管轄全台灣的國有林地,面積廣達162萬公頃,但是在第一線負責守護山林的巡山員,全台只有1100人左右,平均每位巡山員要負責1500公頃,這相當於65座大安森林公園的面積,更不用說,國有林地的位置大多在偏遠、陡峭的山區,一旦發現山老鼠,就必須配合森林警察一起行動。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分隊長 吳嘉文:「零零總總統的工具加起來,我們一個登山包大概幾乎都是20、30公斤。」 一般的警察騎車或開車追歹徒,英勇又帥氣,但森林警察卻只能靠兩條腿,背著20、30公斤的大背包,在陡峭的深山峻嶺中徒步走好幾天,追蹤山老鼠蹤跡,其中的辛苦、危險,絕非外人所能想像。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偵察佐 郭德輝:「很多它都是懸崖邊,你如果一個踩不好就下去了,所以那時候有一個同仁就是剛好腳沒有踩穩,差一點就是跌落山坡,幸好我們都是有及時拉起來。」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偵察佐 郭德輝:「很多山老鼠他們上山盜伐,他們一定都會帶獵槍,幾乎10個裡面有9個會帶獵槍,有一次我們同仁在查緝的時候,他竟然準備拿著獵槍要對著我同事,好在我們優勢警力下馬上制伏了,算滿危險,那一次算滿驚險的。」 當森林警察與巡山員合作,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抓到人,但進入司法程序,結果卻往往令人氣餒。 林務局林政組技正 王怡靖:「定罪的比例大概是只有6成而已,其實定罪率低這個部分,我們是一個採取是證據一個國家,我必須要很明確的證據去證明說你這個盜伐的這一個木頭,確實是從國有林班地出來的,但是這個舉證上面的話就會比較困難。」 正是因為砍下來的林木都長得差不多,造成舉證上的困難。山老鼠們也會利用一些特別的時機下手,讓查緝工作分外困難。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偵察佐 郭德輝:「因為他是利用颱風那一天上去盜伐,剛好颱風好像把道路的電纜線都吹斷了,所以他那一天的監視器剛好都沒有動作,錄不到影像。」 就算費盡千辛萬苦抓到山老鼠,法院也判決有罪,但根據統計,從2005到2014年的十年間,被定罪的山老鼠一共3180人,其中有將近一半都只輕判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只有10個人,被判刑3年以上!山老鼠很難抓,抓到了很難有足夠證據,就算有,判刑也很輕,再加上盜伐林木轉賣的暴利驚人,都是無法有效遏阻山老鼠的原因。終於,政府在2015年完成修訂森林法,向山老鼠全面宣戰。 林務局林政組技正 王怡靖:「修法的部分最重就是10年6個月,另外還有一個就是贓物,你的贓物的查價的部分是10到20倍,所以有些人可能會被罰一億多元。我們希望刑期提高,然後那個價金就是贓物的那個罰金也提高的話,能夠有一個嚇阻的作用。」 2011、2012年每年大約370件盜伐案,修法通過後,到了2018年已經下降到157件,是歷年新低,初步產生嚇阻效果。 盜伐林木查獲的案件的確減少了一半,但這是否意味著山老鼠減少了?還是手法翻新,讓查緝的工作更為困難?這些還有待時間證明。但可以確定的是:賠錢的生意沒人要,殺頭的生意有人做,只要有利可圖,就很難完全杜絕盜伐林木。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林立一 李俊葳

檜木DNA資料庫 科學鑑識揪山老鼠

犯罪現場需要鑑識採證,利用微跡證讓歹徒無所遁形,其中DNA就是常用的鑑識方式。盜伐珍貴林木的定罪率不高,主要的原因就是舉證困難,除非盜伐現場人贓俱獲,不然要證明查扣的贓木是從國有林班地盜伐的,有相當的難度。如今科學鑑識也運用在盜伐林木的山老鼠案件上,我們現在就帶你來認識台灣檜木的DNA資料庫建立,以及如何運用在盜伐案件偵辦上。 我從小就對生物的部分非常有興趣,我常常觀察大自然,然後就會覺得說那些會動的,尤其是動物類的特別吸引我, 戴著金邊眼睛,外表斯文,認真觀察動植物的陳啟聰,乍看之下,就像是學校的生物老師。卻在因緣際會下,來到調查局鑑識科學處,成為人人欽羨的CSI:也就是科學偵探。憑藉著從小培養的生物專長,負責眾多刑案的關鍵證據:人體DNA的鑑識。2年前,更從人的領域,跨界進入植物界,開始替台灣珍貴的檜木,逐步建立資料庫。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 陳啟聰:「我本身也很喜歡山林,生態保育的概念其實也是特別的強,剛好就是林務局的或者是一些偵辦這些山老鼠的執法人員,他們提出這樣的需求, 人體DNA的鑑定不稀奇:從刑案破獲到親子關係鑑定,大家早已耳熟能詳。樹木DNA的鑑定則是一項新的應用科技,目標是希望解決長期以來,山老鼠盜伐案件定罪率,始終偏低的問題。簡單的說,就是替不會說話的樹木,確定故鄉所在地,讓山老鼠們無所狡賴。」 森林警察郭德輝:「這個是牛樟木,對,,那這是紅檜,這是紅檜樹瘤,這些都是牛樟木,因為台東地區大部分都是牛樟木居多, 依據林務局的統計,從2011年到2018年查獲的1383件盜伐案件當中,山老鼠最愛盜伐的樹種,前五名分別是:牛樟、扁柏、紅檜、肖楠及香杉,其中最大宗就屬:牛樟480件、扁柏459件,兩者合計占了六成七。」 林務局林政組技正 王怡靖:「因為紅檜扁柏它有特殊的香味,不是我們國人喜歡而已,外國人也很喜歡,它向來就是一個盜伐的一個焦點,就是大家都喜歡的東西,牛樟的部分大家耳熟能詳就是牛樟芝,因為之前它有療癒的效果,所以大家現在會盜取牛樟去做椴木,培養牛樟芝。」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偵察佐 郭德輝:「當時犯嫌就是開這一台鐵牛車,他把那個切掉的載下山,盜了一塊長180公分、長180,寬大概170,一個正長方形的一個木頭,陸陸續續在電話中也聽到說,有牛樟木想要脫手,他是說要賣400萬。」 陳啟聰:「這是我們案件送來的檜木檢體,固定完了以後我們就鋸,其實鋸這個,我們的DNA不需要很多,我們只要鋸一點點就好了,假設是這樣鋸一下,其實這樣的量也夠我們做了。」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 陳啟聰:「檜木它比較困難的地方,你必須要去追溯到它是屬於這個保育區裡面生長的檜木,而且最好能夠找出是哪一株砍下來的。」 林務局林政組技正 王怡靖:「其實建置的過程還是逐步性的,我可能針對區塊、我可能針對實際比較大的那個神木的部分,我們先去做這樣子的一個比對的資料庫的建立。」 採取檜木DNA,鑑定的過程其實跟人類、動物是一樣的。」 陳啟聰:「一旦變成粉末的時候,大概就會變成這個樣子,變成粉末狀,然後我們就開始加一些試劑,這個是DNA萃取的試劑,把裡面的DNA給萃取出來,地球上現存的檜木大約有七種,分布在阿拉斯加、日本及台灣。俗稱的「台灣檜」,其實包括了紅檜以及台灣特有種:台灣扁柏。台灣扁柏分布的區域北從宜蘭一直到台中,紅檜的生長環境可以稍微熱一點,所以分布的區域還包括台東。」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 陳啟聰:「預定就是紅檜、扁柏各建檔大概就是300筆,300筆就是針對那些神木級的,比較特別需要保護的那些去建檔, 能夠讓山老鼠無所遁形的關鍵:就是不同地區的檜木林,在基因表現上都會出現千分之一的微小差異,透過檢測與比對,就可以還原犯罪地點。而且,這項技術已經開始運用在案件偵辦上。」 調查局鑑識科學處調查官 陳啟聰:「只要你能夠找到這個贓木,還有這一棵被害木,都能夠找到給我們做比對,我們就可以辨別說這個是不是從這一株出來的, 這項新技術的擴大運用,將是我國森林保育重要的一大步。未來協助科學神探們發揮戰力,將山老鼠繩之以法,遏止破壞山林的盜伐行為。」 採訪撰稿:彭孝維 攝影剪輯:林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