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面對開發帶來的風險,三月底,送進行政院的全國國土計畫草案,卻刪除農地總量的規定,交由農委會與各地方政府劃設。環團擔憂,日後發展可能因此失控,而除了原本密集的農耕開墾、種植蔬果,大量民宿觀光遊憩,現在還出現了許多露營區,致災風險之高,恐難以掌握。

《食山記 》前進險惡之路:投89線

台灣農業運輸的重要命脈,幾乎都是沿著山路而行,要帶您看到力行產業道路的國土危脆。 投89的起點,在南投縣仁愛鄉,而這條路,連接著另一頭的福壽山農場,直通台灣重要的溫帶作物產地,知名的梨山風景區。 大愛記者 熊其娟:「我們剛剛在進入力行產業道路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子的一個牌子,檢舉違規開發山坡地,對照後面超限利用的這個高麗菜田,顯得格外諷刺。」 全長約53公里的投89,也就是力行產業道路,位於大清境開墾區的西面坡,路邊的告示牌,警告著我們接下來的路況,有多差。 台南社大研究員 吳仁邦:「(都是崩塌)對,這個整個都破碎,都是破碎帶,你看這個下雨,都是這樣子破碎的,沉積岩呀,一樣。」 長年以來,觀光上山,農業上山,破壞水土保持的疑慮一直存在,沿路的景色,就是最明顯的寫照。 台灣生態協會理事長 前靜宜大學教授 楊國禎:「這個是整個,整個是滑下去呀,這個是更之前的。」 道路通過的山壁,裸露出沒有岩層的鬆軟結構,沿途壁崩處處,幾乎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大愛記者 熊其娟:「在921之後,台灣的山地,大部分的地質,都出現土石鬆動的狀況,所以像在力行產業道路這邊,這樣子大型的崩塌,處處都可以看到。」 根據中央地調所公布的資料,這條路幾乎都是地質敏感區,隨時有可能發生山崩,或是地滑的危險性。道路的沿線,估計有40%的路面,都是大幅走山過後,留下的痕跡。 中央地調所組長 費立沅:「我們地質調查所在這幾年,公告的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力行產業道路大概是在這個位置,這邊是梨山賓館,這邊到這個台14(線),可以看得到,我們地質敏感區的範圍非常密布,有一些(黃色)的區域其實非常大塊,大概有一部分應該是大規模崩塌,我們是叫做潛在大規模崩塌。」 眼前的碎石陡坡,明顯的是從山上崩落的,這樣的地方,照理說根本不應該開墾;但是人們為了生計,還是冒著風險,跟惡劣的環境搏鬥。 台灣生態協會理事長 前靜宜大學教授 楊國禎:「這塊是從下面,上面滑下去的,這兩旁一直在掏空,所以兩旁一直在崩,崩塌下來的土石流,把下面掏空,整個滑下去。」 這一帶滿山遍野,都是高麗菜,在崩壞的地質敏感區開墾,不可能有水土保持計畫。 這塊懸崖邊的高麗菜田,大約五分地,但對於土地的變更使用,是否經過嚴謹的查定,值得探究。 農民 陳先生:「這下雨會危險嗎?這裡不會,裡面啦,再進去的話那個路,就比較不好走,每一天都在這邊對呀,對呀!」 農民 古嬤嬤:「我們有幾塊地,我們是輪種呀,這個種巴西利,另外的種高麗菜,(那會有崩塌嗎),應該會呀,應該是這個不會啦,很斜坡的就會啦(還是要小心)嗯,我們盡量不用挖土機去挖,我們是用人工這樣,弄斜斜的。」 森林消失,農地也沒有做好水土保持,山區土地大片裸露崩解,是必然發生的悲劇。可是不管是在陡坡上違法開發,或者是超限利用的農民,恐怕都是違法在先,不可能有人輔導,或是監督他們進行水土保持計畫,很難避免災害發生。 台灣生態協會理事長 前靜宜大學教授 楊國禎:「我們現在看一下,這個地方有沒有,這個大崩塌,就是以前那個茶園,大崩塌以後,整個荒廢掉。」 長期關心台灣高山農業,前靜宜大學教授楊國禎,指著四邊的群山縱谷,強調土石流為患,大多集中在山腳,可是源頭就在高山農業跟開發區。 台灣生態協會理事長 前靜宜大學教授 楊國禎:「基本上這樣的崩塌它有兩種形式,一種形式是上面開墾了以後,它的水下雨的時候突然出來,徒然造成洪峰,進入到這個斜坡以後,比較弱的地方就會崩塌,土石流在溪谷的時候,它就會侵蝕坡腳,就會造成下面那個崩塌。」 「我們要爬到最上面,一直走過去就是華岡了,就是高山農業區最重要的產的,對,最最上面那個就是華岡,最上面,嗯。」 而我們腳下的這條路,往上一直通到大梨山地區,也就是台灣溫帶作物最多,最開發最密集的區域,同時擁有淺層崩塌的可能,還有深層地滑的危險性。 熊其娟 李俊葳 採訪報導

山林濫墾超限利用 國土復育紙上談兵

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台灣至今有很多災情慘重的地方,似乎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回想當時整個小林村,在一夜之間被土石掩埋,中橫公路至今尚未通車,我們對於土地政策的改革與措施,是否還不夠?端看三月底送進行政院的全國國土計畫草案,有關各地方政府分配的農地總量的規定,已經被刪除,按照這個版本,將完全交由農委會與各地方政府劃設。雖然農委會強調,全國農地總量未來將會維持在74-81萬公頃,但其中包括了35萬公頃,都是屬於宜農牧用的山坡地;然而,環保團體卻對此表示大力反對。他們認為這樣的作法,可能會讓農地大幅流失,而原本可以藉此機會全面檢討的高山農業,日後發展反而可能因此失控,日後誰能承諾台灣的土地,是否有足夠的負載能力? 全國農地總量短缺,能不能直接把山坡地畫進來當農地?以大家所熟知的梨山來說,這裡不但是台灣最早開發的高山農業區,也是知名的風景區,但較不為人所知的是,這裡也是開發最密集、面積最大的山崩地滑地質敏感區,如果大規模崩塌一旦發生,後果恐怕難以想像。 沿著投89,從霧社接近梨山地區,很多地方因為坡度太陡,連四輪傳動的車子,都爬得很吃力。」 大愛記者熊其娟:「這坡太陡了啦,實在上不去呀,所以我們到一半的時候就開四輪傳動,我們所有的人就下車,然後現在要走上去,然後車子先自己開上去。走呀。」 我們靠著雙腳走上陡坡,整個山頭,幾乎都是高冷蔬菜區。而換個角度往下俯瞰,超限利用、違法開墾的情景,更是一目瞭然。 投89的終點,就在我們眼前的福壽山農場,下面房子更多的地方,就是梨山,看起來像是小歐洲一樣,美麗景緻的背後,卻是可能招致危險,以及汙染的開發跟農墾。沿著雪山山脈跟中央山脈之間,綿延而去的卑亞南陷落帶,包括濁水溪、北港溪、大甲溪及蘭陽溪上游流域,早已呈現超限利用的狀態。 登山攝影師 陳俊名:「它的兩邊分別是雪山山脈跟中央山脈,(海拔)差不多是分布在1500,到2000中間,差不多往東,往下看,差不多,就是整個下面,比較低的一些山頭,整個都是光禿禿的這樣子。」 德基水庫周圍,以及上游的濫墾濫伐,讓人看了汗毛直豎。 然而,這一帶絕大多數的土地,都是公有地,一般農民其實只能承租,而且合法的極少,大部分都是超限利用。 農委會水保局監管組長 陳重光:「那農業縣比較多超限利用,比較難處理的部分,大概屬於因為獎勵造林的經費比例,還是比較…..偏低啦,20年(一公頃)領回53萬元,這個部分的話,就是比較低,所以目前來講的話,確實還是有一些超限利用的情形。」 根據水保局資料統計,目前台灣超限利用的山坡地,有4千多公頃,情況最嚴重的依序是南投縣,嘉義縣以及台中市。 水保局監管組長 陳重光:「南投縣是最多的,南投縣到目前為止的話,大概還有2400多公頃,是屬於超限利用列管的,那,第二名的部份的話是嘉義縣,他有840幾公頃是屬於超限利用的,第三名就是台中市,就是以前台中縣比較多啦,他還有570幾公頃。」 然而,實際上的數字,可能遠遠不止於此;還有被違法占用的國有林地,回收牛步,嚴重威脅山林保安。 以梨山來說,8成以上都是保安林地,是林務局管理,原住民保留地加上退輔會的農地,總共約占2成,但是內政部、經濟部、交通部、地方政府,甚至台電也都是權責單位,反而讓管理難以落實。 水保局監管組長 陳重光:「梨山哪,或者是清境農場,查報的權責就在縣政府,當然縣政府也是有他的那個,他的那個壓力啦,他有執行上的壓力,但我們還是希望行政機關能夠依法行政,這本來就是應該要做的事情)(違建,中央營建署也使不上力呀。」 超限利用是個老問題,違法開發也不是一朝一夕,很多地方根本沒有做水保,而隨著農耕而來的產業道路,更提高了崩塌的風險。 台大土木系教授 洪如江:「砍伐森林的話,坍方會增加10倍,開路上山是會增加100倍左右,但是我們這裡可能會比100倍還大,因為我們這路一開,過度開發就上去,可能比那個還嚴重。」 台大地質系教授 陳文山:「因為你開墾進去以後,他開墾的時候表土就會開始,就會流失,基本上有些地方來講,即便你讓他復育的話,他也沒辦法。」 梨山地區淺層崩塌不斷,但更可怕的是,這裡的地滑現象,正以百公頃為單位,迅速擴大。至於實際的狀況,包括目前從谷關到梨山這一段,最主要的中橫路段,依舊封閉,在松茂、新佳陽等部落,地滑的監測面積,都在10到20公頃之間,最嚴重的累積位移,累積超過兩公尺,然而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密集的開墾種植水果蔬菜,延伸到大清境地區,還有大量民宿觀光遊憩活動,以及越來越多的露營區,都座落在這樣的地質敏感區,可能會帶來什麼樣的風險?都將在明天的報導中繼續深入探討。 熊其娟 李俊葳 採訪報導

違法露營區 啃噬珍貴山林

被環保團體點名,山坡地濫墾最嚴重的地區,從宜蘭的南山,一路延伸到中部的梨山、福壽山還有大清境一帶。然而除了原本密集的農耕開墾、種植水果、蔬菜,大量民宿觀光遊憩,現在還出現了許多露營區,許多都座落在山崩地滑地質敏感區,未來致災的風險之高,難以估計。 水保局監管組長 陳重光:「梨山那個地滑地,它是一個很大片的地滑地,梨山的地滑地是相對規模比較大的,因為它是比較複合型的,錯綜複雜的,那個……那個規模也大。」 台大地質系教授 陳文山:「這塊地,一直在移動,在崩塌,所以這種一般來講,我們在做這種調查,我們很難去知道說,它到底什麼時候會動,因為那種崩塌地都非常大,你也不可能用現在用人為的力量,去把它停止,不滑動,不可能。」 但根據目前的區域計畫法,梨山幾乎全區都是農牧用地。 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戴秀雄:「這邊看得到,這邊一大片這個是梨山的市區,跟它主要的街道所在,外圍這邊的話,全部是農牧用地,這邊的地滑的範圍,其實一定圈得出來,因為都有在監測啦,那你圈出來之後,那塊地你就不應該再繼續是農牧用地,甚至你可能不是林業用地,你是應該比照右邊這邊是,要把它變成保育用地。像在國土法裡面,就會把它講得比較清楚,你有地滑沖蝕的情況,你就是要畫進國保一,國保二裡面,其實我覺得政府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把它圈畫出來。」 密集開發的梨山,每年的農業產值高達數十億,學者悲觀地認為,但地質破碎嚴重,1990年(4月15日),因為連續降雨,導致梨山地區地層滑動,梨山賓館、國民旅舍、公路局車站等重要建物,嚴重受損,橫貫公路宜蘭支線路基坍塌,交通中斷,首度揭開這裡的地滑危機;後來大規模進行水保工程,興建許多排水廊道,以現代工法排除地下水,穩住了地滑危機,但經費動輒上億。至今地滑範圍仍廣達230公頃,每年平均變形在10到12公分之間。 台大地質系教授 陳文山:「那種(水保工程)方法來講,只是一個暫時說,讓我有排水,讓你這個梨山的移動崩塌,速度慢一點,減緩一點而已呀,你看它已經做了還不是在滑,又不是說已經遏止了,它已經不動了或怎麼樣,那當然是有效,不是嘛,那只是說讓你那個,所以你看花那種錢,你看十億,十億遷村綽綽有餘呀。」 地調所組長 費立沅:「從這張比較大比例尺的地質,應該是算地形圖,然後我們可以看得到,地質調查所在這幾年公告的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看起來就分布得非常密集,在這個地方它有這些的條件,發生潛在大規模崩塌,就是它有一些條件,但是他不一定說在明天就發生,它可能也許幾十年幾百年發生,所以當你開發的時候,碰到地質敏感區,你就要去做地質調查,地質安全評估。」 所謂潛在大規模崩塌,是指面積大於十公頃,深度大於十公尺,或者是土石崩塌的數量,超過十萬立方公尺的深層崩塌,在大梨山很多地方的風險,恐怕就跟在八八風災中,被淹沒的小林村不相上下。只是當地除了農業開發的問題,長年難以處理,近年山頭上又出現更大的隱患。 地調所組長 費立沅:「這些紅色的點,是現在比較熱門的這些露營的點,露營區也在這裡,看得更清楚兩個的相關性,很多的露營區,可能都……,位在地質敏感區地的旁邊,或是位在地質敏感區上。」 每一個紅點,都是一個危險。地調所在八八風災後,耗費十幾億,調查全台山區各地,有大規模崩塌可能之處,總共有一百多個點,而梨山,就是其中規模最大,也是開發最密集的,危險區域之一。 政大地政系助理教授 戴秀雄:「這塊地如果是林業用地的話,基本上它主管,它主管法就會是森林法,那它要找林政主管機關,也就是林務局,這邊的樹如果被人家鏟掉,去挖個平台,你怎麼會在那邊不聲不響,而且這個東西,事實上地方政府也需要查報,如果這個不做,其實…….只會讓國土計畫將來實施的時候,有更大的爛攤子。」 高檢署官長 陳傳宗:「這個山坡地是否有濫墾濫植,這些東西我們考慮到說如果,他們(業者)是可能破壞了,水土保持相關的一些狀況,有可能對國土保育,來造成重大危害,所以我們有擬了一個(水保法修正)草案,報部以後我們就會頒出去,讓所有機關來遵行。」 水保法等待修正,國土計畫法尚未落實,台灣山林的管理,到現在仍是一筆沉痾爛帳,畢竟超限利用的問題,要如何解決? 違法開發的面積,到底還有多少? 什麼時候會發生大規模崩塌?都沒有人知道。 然而,所有末端的水土治理,每年的查緝,水保的工程,或許都只是以拖待變。只有正視災難,學著跟山林共處,從整體的國土規畫,重新思考要如何合理開發,才能夠讓這山頂上的危機,轉變成未來減災的契機。 熊其娟 李俊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