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透過編輯之眼、記者之思、讀者之感、報導之路四個篇章,剖析經典雜誌如何擄獲讀者的心,甚至到最後還發展出自己的品牌節目~經典.TV。面對艱困的出版業環境,篳路藍縷、從無到有,不得不提到一位靈魂人物─雜誌總編輯王志宏,從一位愛拍照者,到成為會拍又會寫的新聞人,甚至成為主持人,他帶著團隊、披荊斬棘,朝經典之路邁進。

經典雜誌 壯遊二十

台灣出版業環境相當艱困,二十年前,慈濟創辦一本刊物「經典雜誌」,用豐富的國外照片擄獲讀者的心,甚至到最後還發展出自己的品牌節目。從無到有,不得不提到一位靈魂人物─雜誌總編輯王志宏。王志宏大學時就愛上了拍照,慢慢的接觸到新聞業,爾後不斷磨練文筆,成為會拍又會寫的新聞人。他認為,在台灣,有國際報導的媒體不算少,但不同的是,經典是從台灣觀點出發,讓讀者並不會失去親切感。究竟經典雜誌的經營秘訣是什麼?經典雜誌,壯遊二十系列報導,帶您了解新聞人王志宏如何帶著團隊、披荊斬棘,朝經典之路邁進。

記者之思 知識分子的使命

在類比時代,對資訊的取得,往往只能透過電視報紙,記者因此蒙上夢幻的色彩,如今數位化讓資訊透明,記者這一行光環不再,尤其平面媒體處境更是江河日下,但是年輕的新聞人依然充滿抱負。我們訪問到兩位經典雜誌記者,一位資深,曾經經歷過媒體盛況,一位剛入行就碰到家人的反對。面對不如以往的媒體環境,做新聞到底該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呢? 經典人物:劉子正,經典雜誌攝影,資歷九年。 經典雜誌攝影記者 劉子正:「我自詡為自己是一個專業的平面攝影師,我常會想的一件事情就是說,就是我這個年紀的人,在台灣工作跟在美國工作,他會的東西是什麼?或者是他專精的東西是什麼,那我需不需要再去做學習。」 若是說新聞是把手術刀,那劉子正的鏡頭,就是帶讀者剖析事件的內視鏡,而這面鏡,要隨時擦亮,也因為在他看來,媒體環境跟以前不一樣了。 經典雜誌攝影記者 劉子正:「以前熟悉的同行,他們現在都要拿錄影機,然後我就看他們在新聞現場,就是一邊要錄影一邊要拍照,然後競爭比以前激烈,但是待遇條件什麼,比以前要不好。」 既然環境變了、競爭更激烈,走上媒體之路,首先要有覺悟,其次要是沒兩把刷子,哪能走跳江湖。 經典雜誌撰述 賴英錡:「投入這一行的時候,父母是有一個,是有一些疑問就是說,企管所畢業,那為什麼不走企業這條路,反而投入到媒體這樣子。」 經典人物:賴英錡,經典雜誌撰述,資歷兩年。 兩年前,賴英錡從政大企管研究所畢業,剛踏入雜誌團隊,就碰上家人反對,理由就是,做這一行真的有前途嗎? 經典雜誌撰述 賴英錡:「走這條路,雖然可能沒有辦法賺很多錢,但是它會以不一樣的形式的回報,比如說擔任撰述,我可以去採訪各行各業的人,那不同背景的人,其實他們說出來的故事其實我覺得都會不一樣。」 儘管起初家人不諒解,但賴英錡依然在報導裡,發現自我價值,熱愛著文學,對他做新聞就有如閱讀,只是讀的不是文字,而是生命歷練,把採訪經驗化成自身養分,再嘉惠到讀者身上。 經典雜誌撰述 賴英錡:「不敢說到教育讀者,可能我的能力還不夠,但是會希望說可以寫出來的文章可以提醒讀者說,台灣其實有一些非常珍貴的一些歷史人文的資產值得大家去注意。」 不敢求用一支筆,就能改變世界,年輕的胸腔裡,卻充滿豪情壯志。賴英錡最近剛完成採訪,探討青年返鄉,儘管在趕工階段,還是會逛一逛獨立書店,從書堆之間,翻出寫作靈感。 經典雜誌撰述 賴英錡:「比如說我現在看這一本,就是它在談說一些寫作的一些技巧跟概念,對,所以為我平常的一些撰稿的一些技巧,我覺得是有幫助的。」 作為新聞人,每篇文章都力求臻至完美,他把自己當成品牌經營,這樣的從嚴的標準,在經典雜誌團隊裡,到處看得到。 經典雜誌攝影記者 劉子正:「我覺得很有趣的是說,我們台灣理論上是一個媒體發達的國家,但是其實真正用專業的鏡頭、視角去關注的這個面向,所產製出來的內容其實真的很少。」 兩位雜誌記者,一個剛入行,一個打滾多年,卻都沒讓熱情冷卻,參與了經典雜誌團隊,有機會跑在大事件前端,這樣的職業魅力,永遠不會退燒。

經典好書 豐潤人生

蔣經國時期前新聞局長邵玉銘,任內是帶著台灣從戒嚴走向解嚴開放,此後,台灣言論之門大開,辦媒體的風氣蒸蒸日上。這麼一位見證大時代的人物,很多人卻不知道他有一本相當喜歡的媒體刊物,那就是慈濟創辦的「經典雜誌」,有歷史學者背景的他,認為經典雜誌不只是一本人文風情的雜誌,更是從歷史的角度循序漸進報導,這分喜愛讓他成為資深讀者,十多年來不曾間斷。 前新聞局長 邵玉銘:「它有很多的圖片,都是當時的圖片,非常珍貴,所以我看了就愛不釋手。」 經典雜誌讀者 張孟琳:「它的文字寫得好,照片也選得好,它的內容有時候會讓你出其不意。」 經典雜誌讀者 詹瑞琴:「比較深度的報導的話,可以讓我們看到一個事物它很多面的面向,很多面的面向的時候,我們當我們了解這個事物多面的面向,有全面的了解的時候,我們才能去思考,思考之後,我們才能去判斷。」 前新聞局長 邵玉銘:「1980年代我在新聞局服務的時候,我台灣的出版品,書啊,一年可以出四萬本,現在就沒有這個盛況。」 在這個資訊也能「隔空取藥」的年代,書,漸漸走出某些人的視野,但前新聞局長邵玉銘,始終堅持紙本閱讀的習慣。 前新聞局長 邵玉銘:「因為紙本它是比較, 它是你越看,放下來看,慢慢再看,你那個用手機還是電腦啊,那個你要全神貫注,對我來講我還是喜歡看紙本。」 在世上,有本書,值得好好地翻,細細地品味,邵玉銘認為,這才是一種人生享受。 前新聞局長 邵玉銘:「這個書我訂了十幾年,看看這個羅興亞啦,什麼什麼什麼,大陸這個貴州啦,所以這個雜誌它絕對不會有,它不會一看這是宣傳本。」 經典雜誌讀者 張孟琳:「我看這本才知道說,才知道說蜜蜂授粉,以前都蜜蜂授粉,這兩年蜜蜂少了,居然用麗蠅、蒼蠅授粉。剛開始的時候,就很喜歡經典,因為它比較多元,什麼都有,你要什麼都有,國外的、國內的,然後天文地理,人文、自然、食物什麼都有。」 有了網路,資訊來得太容易,人,反而容易成為資訊貧民,經典雜誌每月出刊,用上千字說故事,在速食媒體的環境中,卻依然有人欣賞它,了解它。 若是說台灣有哪本刊物,最具有教育意義,這位前國小老師李美金,她的答案向來只有一個。 經典雜誌讀者 李美金:「我曾經有一個非常喜歡看的,他看了以後,他到國中的時候寫信告訴我,老師我現在,那個社會科、自然科都讀得非常地順利,因為我以前看很多經典雜誌。」 李美金執教鞭的35年,她的教室裡一定會擺上經典雜誌,透過雜誌創意教學,也讓她的杏壇生涯,得到肯定。 經典雜誌讀者 李美金:「經典雜誌好的地方,就是它都是實地採訪,然後那個照片也都非常地生動,所以我也用這一個,做一個主題,去參加那個全國創意教學的比賽,結果在2003年得到特優獎。」 數位來襲,媒體走下坡了嗎?但經典雜誌用深度跟讀者打交道,他們的肯定,就是最好答案。

20年前創刊號 台灣人溯源

經典雜誌二十年,將從7/27號起在北中南舉辦攝影展,把歷來全世界的採訪路徑,濃縮在照片裡展出,為經典雜誌刻畫出完整的報導地圖。不過回首當初,雜誌第一期封面並不是照片,由於主題是台灣這塊土地的人類起源,只好透過插畫來呈現主題。受訪的成大考古所所長劉益昌,儘管過了二十年,他對記者的報導功力依然印象深刻。 經典雜誌總編輯 王志宏:「我們創刊號叫『萬年淬鍊的台灣人』,然後我們用的是插畫,我們當時在一個創刊號裡面,在封面上這樣表示的時候,實際上我們就跟它定位,這個經典雜誌,是為了以我們的台灣讀者為第一個思考點。」 經典雜誌總編輯 王志宏:「那我們是載著台灣的需求去採擷重點,就是台灣缺什麼,我們看到什麼來做報導。所以我們要在這個缺的地方上,如何讓我們自己變得更國際化。」 二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但若比做人類,也已經長大成人。 成大考古所所長 劉益昌:「一個雜誌一開始,想的就是這塊土地上的人是怎麼來的,我想大部分的雜誌不會這樣想。」 成大考古研究所所長劉益昌,接受過第一期經典雜誌採訪,完成這篇封面故事「萬年淬鍊的台灣人」,用人類的起點呼應到「創刊」兩個字,二十年後的今天回頭看,意義深遠。 成大考古所所長 劉益昌:「做出來的結果,讓我覺得很意外,因為(報導)做得很有趣,不像一個說教一樣的雜誌,反而是一個說故事一樣娓娓道來,對於人在台灣一個階段一個階段過來的樣子,我自己還保留著這個雜誌。」 這段採訪往事,烙印在劉教授心裡,等於給了雜誌一個讚。如今的媒體環境不能同日而語,刺激的內容才是吸睛大法,一本雜誌,走人文路線,該如何向急躁的讀者說故事呢? 獨立記者 楊智強:「視聽眾來講的話,他們希望,他們已經習慣了刺激,你要希望他們從主流媒體轉到其他比較非主流的媒體,他們可能會沒這個耐心。」 這位獨立記者楊智強,剛好完成和經典雜誌的合作,一篇羅興亞難民報導,出現在第240期雜誌裡。說起國際新聞,他認為台灣總是少了一道調味─在地觀點。 獨立記者 楊智強:「台灣的國際新聞,其實比較偏向編譯,所以比較多都是第二手新聞,比較少是我們到現場去,第一手去把新聞帶回來,所以我們要做第二手的編譯的時候,其實那種面向還是有侷限性。」 為了替經典雜誌撰述,楊智強跑了一趟孟加拉和緬甸邊境,挺進羅興亞難民營,過程中他採訪到偷渡者,同時也冒著危險,揭開難民營裡的瘡疤─人口販運問題。 獨立記者 楊智強:「如果要吸引民眾,真的去買到這本雜誌,我覺得最重要的,我個人認為,還是內容,因為你的內容如果真的可以改變現況的話,那你就握有那個權力,就是吸引對方來看。」 商業導向,讓媒體丟開包袱並不容易,但哪怕傳播媒介如何日新月異,新聞人深深相信,有深度、能感動人心的內容,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