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灣鐵路自西元1887年由清朝巡撫劉銘傳建造台灣鐵路開始,至今已有131年之歷史,台鐵在花東兩縣有許多特色,從早期的窄軌,到全台唯二為了安全行駛改由溪底穿越的火車隧道,溪口隧道、光復隧道,還有正在蓋的花東第一個地下火車站林榮車站,以及花東老舊火車站翻新,其中富里火車站獲得2017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兩岸四地建築設計大獎銀獎,搭配鐵路節露出,讓更多人看見花東鐵路風華新頁。

花東鐵路風華 提升運輸效能

今天是鐵路節,台鐵走過131個年頭,花蓮到台東線瓶頸路段的最後一個工程-新自強隧道也即將完工,可以縮短將近10分鐘的車程,花東沿線28個車站,在東線效能提升計畫中,也換上新風貌,繼續服務往來的旅客。 四維中學學生 蔡欣慧:「你買火車票坐到位置,心裡就會有一種說我快到家了 。」 列車快速通過,今年是台鐵131周年,花東鐵路電氣化也即將邁入第四年。 台鐵花蓮運務段段長 吳金添:「以台北到台東來講,普悠瑪行駛之後,縮短將近一個小時的這樣的時間,所以它的運能速度加快班次也增加了。」 花東線瓶頸路段雙軌化工程的最後一哩路,是單孔雙軌的新自強隧道,位於花蓮瑞穗及三民間,而它的前身是自強隧道,只能單線單軌通行。 台鐵花蓮工務段養路組主任 謝丁山:「隧道的淨空不能讓我們電車線很標準地去做,當初我們是有點限速,讓它跑 。」 隱藏在樹林後的是掃叭隧道,是日治時代就有的建設,清澈的水從隧道口流出,可以看出建造隧道時的困難。 台鐵花蓮工務段養路組主任 謝丁山:「0.762沒有走電氣化,裡面隧道全部是砌磚的,他們比我們聰明,會選擇這裡沒有沉泥層。」 經歷7年,克服沉泥層不斷地坍落,新自強隧道西正線在去年啟用,東正線預計在今年七月正式雙軌通行。 位於花蓮最南端的富里,居民以農業為生,是盛產稻米的米之鄉。 農民 蔡民初:「田裡面都是雜草,要把它拔掉,田裡比較乾淨,種子不要掉在那邊,就不會留了。」 車站以大地上的穀倉為發想,建築物融入周遭環境,獲得2017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兩岸四地建築設計的運輸及基礎建設項目銀獎,小村落的車站也乘載著外出學子的思念。 四維中學學生 蔡欣慧:「你從一個很遠的地方,搭火車回到家,一路上就是期待快到家的感覺。」 台鐵從2010年開始提出東線效能提升計畫。其中台東的關山舊車站,屋頂採用兩段式傾斜的曼薩爾式設計,是東部唯一保留日治時代的歐風建築,而相距一百公尺外的車站,繼續服務往來的旅客。 台鐵花蓮運務段段長 吳金添:「一站一特色 希望說每一個車站都能夠融入在地的元素 讓車站不要像說以前整個車站 幾乎長得一樣 一模一樣 希望說營造一個新的風貌。」 同樣以穀倉為造型的池上車站,大廳內木造拱型挑高天花板,引進大量日光,也結合在地的書畫藝術。 民眾 李珮樺:「它的採光還不錯,它用透明的玻璃,但是在裡面其實是高挑很涼爽的它其實是融入這鄉鎮的,是還滿舒服的。」 蛻變後的車站,不單是往返旅人的出入口,更開啟歸鄉遊子的記憶之門。 採訪撰稿 江家瑜 攝影剪輯 鄧明怡 空拍攝影 羅健綱

花東鐵路迷人之處

老一輩的人,對花東線鐵路的共同回憶,包含列車上優質的沖茶服務,還有,帶著明星花露水味道的毛巾,提供給旅客擦臉。 台鐵前企畫處長 葉日洋:「花蓮到台東的樞紐通通要聽這邊指揮。」 1982年以前,花東鐵路自成一格,當時由花蓮管理處負責東部路線,現在已經是鐵道文化園區,保留四合院的日式辦公廳舍,正廳屋頂採洋式尖塔造形。 台鐵前企畫處長 葉日洋:「L就是輕軌,D就是四輪傳動,T就是後面掛著一個煤水車。」 日治時期為了開發東部,興建鐵路採用0.762公尺軌距的輕便軌,以運輸蔗糖還有林木為主。 台鐵花蓮運務段前運務主任 曾鐘榮:「因為花東縱谷的腹地不大,它就是先以產業原料為主,再來就發展這個客運。」 根據國際鐵路聯盟制定,標準軌為1.435公尺,寬度低於標準軌的皆為窄軌,像北迴線、西部線使用1.067公尺的窄軌,花東線使用0.762公尺的輕便軌。 台鐵花蓮運務段前運務主任 曾鐘榮:「這條公路,就是原有花東線鐵路的路線,平交道就是由北迴線延伸過來,來跟田浦站做一個交會。」 1980年北迴線通車,新建吉安車站作為轉運站,當時吉安北上列車使用窄軌,以南還是輕便軌,因此在田浦站南端,設置特殊的雙軌距轉轍器,東拓完成後,台鐵裁撤了田浦站。 台鐵花蓮運務段前運務主任 曾鐘榮:「從田浦到吉安做一個雙軌距的軌道,讓北迴鐵路的旅客可以在吉安站接駁,就不用在新站下車到舊的花蓮車站去奔波。」 列車一路向南,經過玉里新地標紅色客城鐵橋,原本的舊鐵路蓋在秀姑巒溪上,透過老照片還能看到鐵路公路共用橋梁。 民眾 陳定承:「以前就是舊的鐵路,改建截彎取直,安通站就廢掉了。」 因為橫跨歐亞板塊以及菲律賓海板塊,是亞洲唯一年年長高的鐵路,已經影響到列車行車安全,在2007年時,玉里車站到東里車站間,採截彎取直,將舊鐵道改為自行車道。 民眾 陳定承:「他弄這樣不錯啊,給本地居民自行車道步道,有運動的時間,跑步還有單車,一個休閒的活動還滿不錯。」 40年前,列車上還有特殊服務,有需要高超技術的沖茶服務,也提供有著明星花露水味道的白毛巾給旅客擦臉。 台鐵前企畫處長 葉日洋:「夏天的時候那毛巾是有冰塊,冰的。冬天的時候,是溫的擦臉,你看多優質的一種服務。拿大茶壺泡茶,不是西部開始,是由東部開始,西部學我們的。」 從0.762公尺到1.067公尺,花東鐵路邁向一個新的里程,儘管車站在地圖上消失,或是鐵路更替,但那些東部鐵道特有的回憶,都珍藏在老一輩的心中。 採訪撰稿 江家瑜 攝影剪輯 鄧明怡 空拍攝影 羅健綱

花東第一個地下車站「林榮車站」今夏復站

花東鐵道,沿途自然風光是鐵道迷最喜歡的路線,其中花東第一個地下車站,林榮車站,即將在7月復站,重現鐵道風華。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舊址火車站就是這裡,火車站這邊是月台,月台旁邊是鐵路,父親曾是溪口車站站長的張仁俊,談起小時候的折返式車站,覺得很有趣。」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衝上去它的坡就在上面 ,整個上去之後倒退。」 因為車站地理位置高,加上壽豐溪河川石礫堆積過多,橋梁無法年年加高,在1911年改為溪底隧道,光復隧道也是同樣的情況,成就全台唯一溪底隧道。 台鐵花蓮運務段前運務主任 曾鐘榮:「也就是把這個千分之二十五的坡度改善,降低整個變動成本,也可以提高行車速度。」 因為壽豐車站被經濟部水利署列為易淹水地區,3年前改建為花東第一座高架車站。 鐵工局東工處花蓮工務段段長 江俊宏:「把路基一直加高避免淹水,但是土堤會阻礙兩邊的水流,以一個高架化的方式來通過整個東西向的水路,能夠讓它很順利的去流通,也就解決水患的問題。」 花東鐵路電氣化後,溪底隧道改建為單孔雙軌,而鐵道迷口中的排水溝鐵道,舊溪口二號隧道,與溪口車站也走入了歷史。 壽豐溪口代表會主席 張仁俊:想起自己的回憶,真的天差地別差太多,風華時代已過。」 火車過站。 即將落成的林榮車站,配合溪底隧道出口,將隧道與車站結合,成為花東第一座地底車站,也是第一個由民間業者出資建設的車站。 鐵工局東工處花蓮工務段段長 江俊宏:「圓形的天窗它透空的,它可以兼具一個採光,以及一個通風的效果,達到我們現在一個綠色建築的一個環境的標準,兩個軌道各有一個岸壁式的月台,它可以停靠12節的自強號列車。」 民眾 徐明瑞:「到台北去,去上班才13歲,出去的時候有車站,回來時候沒有車站。」 其實舊林榮車站在1979年東拓時,路線截彎取直,進而拆除,只留下久未使用的倉庫,還有牆上的畫作來緬懷。 民眾 徐明瑞:「這裡停車空間就是車站,以前這邊有一個道班房的宿舍,這個是木倉庫,這車站就在這裡,這個就是車站。」 載著當地居民往返的車站消失了,如果搭乘每小時一班的公車,得花更多時間等待。 東部區域運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陳正杰:「如果公路公共運輸能夠 ,發揮很好的輔助作用的話,也許台鐵就可以設計出,更不一樣的班次,讓中長程旅客,可以在大站之間停等,更便捷快速,但是有些小站可以搭配區間車,再搭配公路公共運輸,我想會比較容易形成,一個整體的公共運輸,比較良好的環境。」 即將復站的林榮站,一旁就是觀光農場,不只讓旅客上下車更方便,居民也很期待。 民眾 徐明瑞:「我們就可以從台北坐車回來,來來去去可以坐火車,可以坐火車,不然我們都自己開車。」 從1926年起,列車奔馳在花東縱谷間,鐵道路線經過多次的修改,不管是電氣化還是雙軌化,大大地縮短了乘車等待的時間,多樣化的站區空間,也為花東鐵道帶來新的風貌。 採訪撰稿 江家瑜 攝影剪輯 鄧明怡 空拍攝影 羅健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