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除了收容壓力,台灣並沒有寵物健保,貓狗一旦生病,飼主必須付出高昂的醫療費用,現行的收費標準,是由各地的獸醫師公會制定,當費用越來越高,棄養的情形也就無法斷絕,如何回歸市場機制,保障寵物的醫療品質,這也是零安樂上路後,朝向零棄養之路邁進途中,最大的難題。

「零安樂死」之後 ,一步天堂或地獄?

零安樂政策,去年2月上路,許多公家機關的動物收容中心,都爆量超收。零安樂立意良善,但是配套措施是否可以調整,讓毛小孩獲得更好的照顧,值得省思,我們推出「毛小孩找幸福」專題,帶您一起關心。 每一個來到收容所的毛小孩,每天都在等待幸運降臨。 流浪動物花園創辦人,黃美華:「(通常你們都怎麼挑),怎麼挑啊,就有時候也很隨機啦,看緣分或者說牠們特別弱小,或者有的是在收容所已經生病了,就需要看醫生我們也會帶走,那有的單純就是很可愛。」 每一隻狗狗都希望自己可以雀屏中選,入選的狗狗,籠子上會掛上牌子,表示有人認養了。 宜蘭收容所清潔員:「這從小時候我就開始養牠們了,小小的時候我就給牠們養起來了,要乖喔去台北人家才會給你們認養喔,(會不會捨不得)不會啦,有人領養最好,不然裡面太滿了,都關不下了。」 十六年前創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黃美華說,一開始到收容中心看狗時,每一次都哭到停不下來。 流浪動物花園協會創辦人 黃美華:「收容所畢竟資源有限,醫療資源就是基本的結紮或是一些狀況嘛可以處理,那比較嚴重的這裡是沒辦法處理。」 來到流浪動物花園的收容園區,協會強調不能曝光地點,因為一直有人丟狗過來。 流浪動物花園秘書長 郭銘銘:「這個情形其實還滿嚴重的,就是其實我們也才剛來沒有多久,不管我們在哪裡,都會有民眾去棄養狗,可是其實我們不管人力,或者是空間,還有資源,其實就跟所有可能照顧狗有困難的民眾一樣,面對的問題是一樣的。」 民間團體紓解了公部門收容動物的壓力。因為,自從2017年2月零安樂上路以後,各公立動物收容中心的超收壓力有增無減。 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長,江文全:「公立收容所飼養的一個數量,跟最大的飼養空間的部分,大概維持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之間,從這些數據來看,整體入所的壓力還是大於出所的壓力。」 以2017年12月的統計來看,收容超出容許量的縣市有七個,包括新竹縣、桃園市、雲林縣、嘉義市、嘉義縣、南投縣、台北市。 為了顧及動物在收容所的安置品質,目前政府的政策是精準捕捉,除非民眾通報,否則不再主動抓狗。而一旦入所,也將施以絕育手術。最重要的是,源頭管理的教育宣導。 像是宜蘭縣政府就出動「動保宣導大隊」,到菜市場和常青食堂宣導幫狗結紮的觀念。加上跟民間團體的通力合作,讓收容壓力暫時獲得了緩解。 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長 陳文進:「我們在102年以前收容的情形,狗的部分大概都要三千五百隻,到去年就一千一百多隻,其實是漸少了70%入所的情形。」 但是只要民眾的觀念不改,收容單位的爆量問題將永遠無法解決。 截至2017年12月底為止,公立動物收容所還有近萬隻狗狗,等待送養。 採訪撰稿: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

毛小孩沒健保 老病面臨遭棄養

根據動保人士的統計,流浪在外的貓咪平均壽命只有三年,因為居無定所、吃東西也不固定,牠們的免疫力容易降低,感染貓愛滋、口炎、貓瘟等疾病的機率也很高。許多愛心志工除了在街頭餵貓或搶救貓咪性命之外,耗盡家財更是司空見慣。台灣並沒有寵物健保,貓狗一旦生病,飼主往往必須付出高昂的醫療費用,這也是讓棄養無法杜絕的關鍵原因之一。 新北動物醫院長 林建良:「之前我同學在基隆開業,他的牆壁上之前有貼一大張,全都是memo,裡面大概不知道有多少就是,就不見了。」 動物醫院裡,上演人生百態,有的飼主真心照顧寵物,無怨無悔。 飼主 崔小姐:「我有一個朋友他們是糖尿病,光治療好像就三十幾萬,那也真的是,就是愛,所以繼續幫牠們照顧,不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handle的。」 寵物就跟家人一樣,生病了一定要看醫生,但是看病並不便宜。現行的收費標準,是由各地的獸醫師公會制定。以掛號費來說,台北市收200元,新北市收150到200元,高雄市也是收200元,苗栗縣則收50到100元。狂犬病疫苗都是收200元,但是犬貓常見的預防接種費用,犬隻的五合一疫苗,台北市和高雄市都收900元,新北800到900元,苗栗縣才收600到700元。而飼主最常碰到的抽血檢查,血液生化檢驗的部分,一般項目每項的收費,台北市250元,新北市100到250元,高雄市收300元,苗栗縣收100到300元。 公平會副主委 彭紹瑾:「醫藥費愈來愈高喔,可能他就變成了,會有棄養的情形。」 收費標準到底該怎麼制定才合理?台北市獸醫公會理事長強調,台灣已經是亞洲寵物醫療收費最低的。但是,正因為收費的制定容易引起爭議,台北市在2016年之前,有長達12年的時間沒有更新收費標準。 台北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 譚大倫:「我們當初在修訂標準之前的話,其實我們是跟消基會跟公平會,來做協調,那我們發現,其實會有很大的衝突的情況下是說,以公平會的角度上這個部分,他是希望我們不要有一個標準出現,但是以消基會的立場,他們的想法是說,你要給民眾一個收費的標準,那這樣子民眾才會有一個依循的空間,不然的話,他怕有些獸醫會漫天喊價。」 台北市獸醫師公會因此制定出只有上限、沒有下限的收費標準。但這個情況,主管機關突然覺得應該要管。 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副局長 施泰華:「公平會它有提出來說,不應該由公會來訂,要由主管機關來訂,訂完之後才能給公會來實行,給獸醫師來參考,而且這一次修法當中,公平會跟消保會他都有提出來,應該要訂定一個合理的價格,所謂的合理的價格,就是訂一個上限,跟一個下限。」 公平會副主委 彭紹瑾:「我們公平交易法規定得很清楚,任何事業,或者是依法設立的同業公會,它也不能用決議,或是理監事的決議,來共同把價格做契約或協議,來共同訂定一個標準,那麼會影響到市場的運作。」 主管機關想要將動物醫療的價格回到市場機制,但是不免遭到獸醫師界的反彈。目前農委會防檢局已經修定好獸醫師法,就等立法院下個會期審議。而關鍵的法源就在獸醫師法第24條:「獸醫診療機構收取診療費用不得違反合理之收費標準,並應依飼主要求,提供收費明細表及收據。前項收費標準,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定之。 」 但是,獸醫師也會擔心,未來寵物的醫療品質將會大受影響。 台北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 譚大倫:「譬如說今天照超音波,只能收500塊,那我們怎麼買得起五百萬,這樣的超音波來提供服務,那我們只能買便宜的,那這樣對於醫療的品質的quality,會有很大的影響在這裡,所以我們不太希望,是政府來介入一個收費的標準。」 台灣無法推動寵物健保,根源問題在於寵物的戶口普查和植晶片的源頭管理,都無法落實。 該如何在護生的前提下,既不增加飼主負擔,同時又能顧及獸醫師所提供的醫療品質。這恐怕是零安樂上路後,朝向零棄養之路邁進途中,最大的難題。 許斐莉 余國維 林文森 採訪報導

貓村盛名之累 管理困難

北台灣的煤礦聚落猴硐一度因為礦業沒落而蕭條,2009年在一群愛貓人士的塑造下,猴硐被再造成貓村,觀光客湧入,小鎮復甦了,卻也帶來更大的問題,因為有人開始把家裡不要養的貓丟來這裡。台灣人對待寵物的態度,在猴硐成為縮影。貓志工呼籲,家貓被棄養後的存活率很低,不到兩成。萬一真的無法再養,一定要幫貓咪找到新主人,不要任意丟棄到猴硐。 在阿基師眼中,阿花是猴硐之花。 貓志工 阿基師:「(為什麼你最喜歡阿花)牠是最聰明的貓,很聰明,而且長得也漂亮。」 閱人無數的阿花只認定阿基師,只有他可以獲得愛的抱抱。這是他們的你濃我濃。 煤礦開採沒落後,繁華落盡的猴硐,早已看不到猴子,取而代之的,是街貓以及每天輪班來照顧貓咪的貓爸貓媽。像是韓國華僑阿基師,就是因為2013年時,來這裡尋找鄰居棄養的貓咪,開始了這條愛貓的不歸路。 貓志工 阿基師:「那個時候的猴硐,沒有像現在這麼樣的發展,各方面的環境衛生,都比現在差很多,當時我來的時候,貓咪都是瘦瘦的,無精打采的。」 在多方志工的大力投入下,猴硐的貓咪受到妥善的照顧。 考量到這裡的氣候潮溼多雨,志工還為貓咪們打造了防水防風的貓屋。 貓志工 黃文青:「這應該已經算是第三還第四代了吧,在這個地方是,他們方便牠們可以跳進去的,然後在裡面,這個下來的時候,其實牠們在裡面是很溫暖的,你看它裡面是有放籠子,牠們可以窩,然後裡面都有布。」 猴硐的形象,也因為貓帶來翻轉。 猴硐店家 陳正哲:「本來已經沒落了嘛,現在因為貓咪,遊客又進來,這是最大的一個改變。」 猴硐店家 嚴寶鑾:「有一隻呢是我從小養的,牠是一個多月的時候,掉進博物館水溝,清潔阿姨發現的,救上來,我就收養進來。」 在落實送養和絕育計畫後,猴硐的貓口獲得有效控制,但是也有店家擔心,貓變少了會失去觀光賣點。 猴硐店家 許珍婉:「有的結紮就不給牠生,我是建議是說,漂亮的貓給牠生產 (這樣這裡才會有生意嗎) 對啊,當然有貓就會有客人,想來出來看貓。」 猴硐其實不缺貓,因為這裡早已成為人類丟棄貓咪的地方。 貓志工 張舜慈:「大部分就是老貓居多,可能我結婚了,或者是我要搬家就會把貓棄養,那大家都會覺得說來到這邊,看到這邊的貓都吃得很好,那我們家的貓把牠放在這邊,一定也會過得很好,可是家貓跟街貓是絕對不一樣的。」 貓志工 阿基師:「來到這邊牠就慌了,原有的貓會排斥,所以新來的貓沒有生存的環境,牠看到人看到貓都會躲起來,最後終究會死路一條。」 棄貓只有兩成的存活率。為了有效管理貓口,志工們甚至編了貓名冊,每天排班點名,也把貓咪送到外縣市結紮或治病。 新北動物醫院獸醫師 李頡:「牠叫媒人婆,牠之前有回來過,主要是體內外的驅蟲,那一般例行性的檢查,牠這次回來的話,是因為食慾跟精神非常地不好。」 新北動物醫院院長 林建良:「猴硐現在因為太多不良的主人亂丟貓 所以猴硐開始有時候會有一些像貓愛滋 或貓白血病一些問題出現 猴硐本來是一個貓的天堂 可是後來因為這些人導致貓在裡面 本來很快樂的貓也開始會有一些疾病產生 這就是後來的人為的問題。」 因為不忍心,有不少貓志工把猴硐貓帶回家養,但是,你丟我撿終究並非長久之計。 貓志工 吳貞妮:「在網路上,對於要把自己養很多年的貓送養,是一個很嚴重的罪過,應該說要有一個管道,讓大家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謾罵,我覺得這個滿重要的啦。」 要動員多少志工,才能彌補人類犯下的錯誤?要付出多少愛心,才能換來街貓的信任?猴硐,因為貓而復活,但它究竟是貓的天堂還是地獄?人類應該要好好深思。 許斐莉 余國維 張略家 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