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鮭鄉路

根據復育計畫評估,櫻花鉤吻鮭至少要能夠在三條溪流中存活,日後才可能在野外繁衍。過去始終找不到第三條可以野放的溪流。去年十月,雪霸跟太魯閣國家公園,首度攜手合作,在大甲溪另一條上游「合歡溪」,放流一千尾種魚。這不但是櫻花鉤吻鮭,首度離開雪霸的保護範疇,也是歷年來「放流」海拔最高的一條溪流。

櫻花鉤吻鮭棲息地破碎 翻山越嶺尋尋覓覓

很多人在新台幣兩千塊錢上面,看到的這個圖案,這就是我們的,國寶魚,櫻花鉤吻鮭。這種魚是相當傳奇的一個物種,最早的文獻紀錄距今已達一百年,但存活的歷史,最早可以溯及冰河時期,是冰河孓遺物種,活化石。在台灣眾多溪流中,只有海拔1500到1800公尺高度的大甲溪平緩溪床,成了牠們唯一的家鄉。因為櫻花鉤吻鮭,台灣成了全球鮭魚分布的最南界,也就是在台灣以南的地方,就看不到鮭魚了,所以更增加了牠的傳奇性。根據復育計畫評估,櫻花鉤吻鮭至少要能夠在三條溪流中存活,日後才可能在野外代代繁衍,因此雪霸國家公園在十年前,開始在七家灣溪以外的野溪,展開放流,目前在羅葉尾溪以及樂山溪都建立了小規模的族群,但卻始終找不到第三條可以野放的溪流。但今年十月,雪霸跟太魯閣國家公園,首度攜手合作,在大甲溪另一條上游合歡溪,放流一千尾種魚。這不但是櫻花鉤吻鮭,首度離開雪霸的保護範疇,也是歷年來放流海拔最高的一條溪流。

護送育種之旅 櫻花鉤吻鮭"小嘆息灣"重生

為了復育櫻花鉤吻鮭,雪霸國家公園不停尋找歷史棲地,今年首度在合歡溪展開放流,最辛苦的一段,就是在海拔2千900公尺高的小嘆息灣,這段山路雖然不常,但高低落差相當大,沿途都是陡上陡下,而且因為山區天候變化快速,大家要在一天之中來回,對體力是相當大的考驗。這段辛苦克服困難的放流過程,大愛記者全程跟拍,見證復育團隊的付出與努力。

拆壩還水翻轉生態 櫻花鉤吻鮭回家了

為了復育櫻花鉤吻鮭,雪霸國家公園推動廢耕造林,以及拆壩還水的棲地復興運動。其中最成功的,莫過於在六年前,執行七家灣溪一號壩的壩體拆除作業。這項台灣第一樁,拆除十公尺以上壩體的案例,不但成功讓櫻花鉤吻鮭,能沿著溪流上溯,擴大生活與繁衍後代的區域,也大幅度地改善了棲地環境,翻轉了七家灣溪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