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北捷運新店線CH221標工程,號稱是台灣首次引進壓氣工法,找來一批工人。原本隧道裡待4小時,要歷經90分鐘減壓手續,卻沒人警告他們,很多人不到15分鐘,就離開隧道。專家指出,台北都市密度高,捷運站體間距短,又有工期壓力,會選擇工人進入隧道用怪手挖掘,放棄使用潛盾,乃是成本考量;只是以往壓氣工法在台灣多為輔助工法,用的不多,營造商很有可能忽略安全。

北捷工人潛水夫病 20年心路揭工安心

2018-03-18 19:10:45

捷傷省思錄,今天來看第一集。 20多年前,一起捷運施工意外,讓44名工人出來抗議認為捷運隧道引進"壓氣工法"減壓不當,讓工人們陸續罹患減壓症,也就是俗稱的潛水夫病,最後工人們獲得補償,不過卻有8個人沒有獲得應有的權益補償,因此再度出面要求公平正義。 20年前,台北捷運新店線CH221標工程,未照程序使用「壓氣工法」,44名工人罹患潛水夫病,被稱做「捷運潛水夫」 捷運潛水夫戰友團召集人顧玉玲:「資本早就國際化了,那這些國際資本在台灣賺飽了就跑,那變成這些工人就變成了犧牲打。」 20年後,部分工人,仍未獲得賠償,承包商日本「青木公司」倒閉,求償無門。 他、朱金城,64歲,就是在捷運新店線221標工程中,得到潛水夫病,卻從來沒拿到半毛賠償。這天他拖著一身病痛,再度踏上征程,這次聲討對象是:台北捷運局跟新亞建設公司。 捷運潛水夫朱金城:「我的骨質,整個軟骨….」「因為我開計程車,之後我都孤單一個人生活,跟朋友很少往來,有人在抗爭,有的沒的我不知道。」 調閱三總開立的診斷書,明白寫著朱金城罹患─減壓症,也就是俗稱的潛水夫病。他從雙肩到雙膝關節呈現鋸齒狀,骨頭壞死,每天活在疼痛、煎熬中。 捷運潛水夫朱金城:「幾天後我診斷書拿到,跟別人一樣要去領,以前抗爭,這些人都可以,你這新增加的就不行。」 索賠,只不過晚一步,就吃上閉門羹。因為日本建商青木,要求後續生病的工人,都要出示甲式醫療診斷書,才願付賠償金,這讓朱金城等至少8位工人,默默打了退堂鼓。 勞工律師吳俊達:「法律上並沒有去特別區分甲式或乙式診斷證明書的證明的效力,那我們要強調是說這個甲式乙式其實在我們法律的角度來看,證明效果都是一樣的。」 把責任撇得乾乾淨淨,這是工程界的陋習,就算是公共工程,只要委外給民間企業,大包再分給中包,中包轉給小包,層層疊疊,結果就是讓工人沒處討公道。 北市捷運局南區工程處副處長徐志華:「那因為捷運局是屬於,當時的法令並非他的僱主,所以我們並不需要負連帶的責任。」 向捷運局求證,捷運局的態度是完全切割,但話,是,這麼說的嗎? 勞工律師 吳俊達:「從當時80年,當時的勞工安全衛生法16條,裡面其實就有提到說,原事業單位就是捷運局它其實就職災責任,它也要付一個連帶責任,那這個勞工安全衛生法那後來,就是現在的職業安全衛生法25條。」 20年前就有這條─勞安衛生法16條:事業單位以其事業招人承攬時,原事業單位就職業災害補償,仍應與承攬人負連帶責任。翻成白話,就是資方跟承包商,都難辭其咎。 工人集體提出民事訴訟,透過律師彙整,我們拍到二十年前的關鍵資料,其中一批和解書上,有這麼一段附帶條件: 勞工律師吳俊達:「那這個補償紀錄裡面呢,這個補償紀錄裡面,他們是講是說,如果將來經過鑑定認為說這個是職業病,那麼承包商也要依照,原有和解條件,一個人七十萬的部分來做給付。」 回頭來看,台電大樓站外,這塊潛水夫症勞工紀念碑,一字一句,都刻著勞動者身體的痛、心裡的傷。然而鮮少人曉得,在捷運的地下站內,還有這麼一塊隱藏版紀念碑 沒錯這是當初捷運局想要立的碑,我覺得這就是最好的歷史對照吧。 如同碑上寫的:這是一個光鮮亮麗的工程,但資方對勞工,做到有情有義了嗎?隨著北捷這段黑歷史,重新出土,社會曝光的怕是一小塊。整個大環境裡,是否藏著更多無法直視的陰暗面? 文字撰稿:王以謙 攝影剪輯:林文森

工人未經確實洩壓 日後罹患潛水夫病

2018-03-19 19:35:18

捷運潛水夫二十年來都生活在身體刺痛的巨大折磨當中。回顧捷運這段黑歷史,到底何謂壓氣工法?既然有其危險性,為什麼當初選擇要用這項工法?工程專家解釋,壓氣工法其實在國外相當常見,可用於隧道挖掘時,防止地下水滲出,但由於必須在隧道內加壓打進空氣,成本考量也會讓工人直接進入挖隧道,但相對施工程序必須更麻煩,絕對要謹守減壓程序。然而訪問到一名工人他叫許勝卿,是當初221標工程工班的班長。他向記者表示,221標工程廠商並未警告他們,工地常隨便放工人進出,監工幾乎不及格,而包含他在內的所有工人也因為對後果不了解,才造成日後的悲劇。 捷運潛水夫許勝卿:「我曾經跟我兒子講啦 曾經做過捷運,這段我做的。」 拿出20年前的工作證,編號002,許勝卿有些得意,新店捷運221標工程,編號第一是一位日本工人,所以他算得上是台灣第一人。 捷運潛水夫許勝卿:「會痛。站著是會痠,要坐下來那個動作是會痛。」 回頭看,這簡簡單單地一坐,就十分吃力,潛水夫病,幾乎讓他痛到飆淚。 捷運潛水夫 許勝卿:「像我現在睡覺,手放到頭上,超過十分鐘,要用另外一隻手把手扳下來。」 221標工程,號稱是台灣首次引進壓氣工法,找來一批工人,許勝卿就是三個工班裡,其中的班長,專責開怪手。原本隧道裡待4小時,要歷經90分鐘減壓手續,卻沒人警告他們,很多人不到15分鐘,就離開隧道。 捷運潛水夫許勝卿:「衛教是我們一般工地的衛教啦,只是交代我們說到裡面去不可以抽菸,因為它高壓,喝酒不能進去,感冒不能進去,啊就這樣啊。」 當時,就算身經百戰的前輩,也沒聽過什麼壓氣工法,更別說,知道那是把隧道加壓灌進空氣,防止地下水滲出,人在隧道內,跟在高壓的海底工作,幾乎是沒有兩樣。 世曦工程顧問公司總經理王炤烈:「不論海下、不論河川中、不論在陸地的地下水的條件之下,我們壓氣工法就是提供一個施工的空間,環境的一種方式。」 專家指出,台北都市密度高,捷運站體 間距短,又有工期壓力,會選擇工人進入隧道用怪手挖掘,放棄使用潛盾,乃是成本考量,只是以往壓氣工法在台灣多為輔助工法,用的不多,營造商很有可能忽略安全。 世曦工程顧問公司總經理 王炤烈:「除了一些專業的廠商以外,一般的廠商幾乎沒有具備這種,這種氣壓式的施工條件,所以我相信包括這些營造廠也好,包括工人也好,應該不太有這樣訓練的這樣的經歷。」 時至今日,有標準設備的廠商,依然不多。許勝卿,是標準的拿健康換成財富。每天全家五張口靠他吃飯,起初他在安坑隧道做工,一天拿700塊台幣,換到捷運,保證一天薪資2700塊,他才終於賺到人生中第一間台北的房子。 捷運潛水夫許勝卿:「真的啦,你說得很複雜,因為怎麼說呢,孩子等著長大。也許是命吧。」 這樣的命,該是用愛還是恨形容呢?他始終說不上來,但提起捷運工程,臉上還是寫著驕傲。面對這群,用血肉交換台灣建設的勞工們,國家制度,又能為他們多做些什麼?

職業病黑數 檯面下還有多少

2018-03-20 19:36:06

看完捷運潛水夫的故事,可以了解台灣的底層勞工經常是認命又認分,一心想靠勞力賺錢,出了事往往只能認栽,不過大家可想過如果因為工作受傷生病,又該怎麼辦呢?一是向雇主求償,再來是跟政府申請職災給付,但是職災災害又分為兩種,一是有明顯外傷的職業傷害,二是職業病,但職業病跟工作在確認兩者的因果關係是很困難的。雖然國內有十大職業災害防治中心跟勞動部合作,讓勞工掛號看診,透過醫師背書,還能省下一些申請職災的鑑定手續,但是勞工團體依然認為檯面下還是有許多職業病黑數,所以喊出職業災害保險獨立立法的口號。 國家要進步、人民要養家活口,不知不覺,我們成為賺錢機器 工傷受害人協會秘書長楊國楨:你要投資成本、你要物料成本、你要機械成本,人難道不是你的成本嗎? 郭盈志,他的一天跟大家都一樣長,但十一年前當業務員,每天拚命到15個鐘頭,直到,自己倒下。 職災受害人郭盈志:睡沒幾個小時,四個小時之後,搞不好天一亮就要出門了。 心臟主動脈剝離,右腦中風開刀,左半身癱瘓,歷經十年來的復健,才勉強走上幾步,但這些,都遠比不上前東家的態度,讓他心寒。 職災受害人郭盈志:竟然回覆勞保局說,公司沒有打卡制度,你看上市公司喔,它竟然會用這樣子的說法。 原來職業災害分兩大類,其一職業傷害:主要是指因為器械或設施造成的外傷;而職業病,如同郭盈志,長期積勞成疾,如果資方不配合調查,就很難確認傷害與工作的因果關係,讓職災無法成立,從數據看就能窺見端倪。 勞保局科長馬襄玲:職業傷害的核定率目前大概達到92%左右,那職業病核定率是50%左右。 目前職業災害保險,是掛在勞工保險條例,與勞保綁在一塊,勞團建議,將兩者脫鉤,讓職業災害,以專法專心負責。但幾年過去,草案卻始終雪藏在行政院。 勞動部科長吳依婷:職災好像不能只給保險給付啊,你事前的預防也很重要,那現在事後重建,就是說我今天領給付一段時間,某一些勞工,他可能狀況還不錯,他可以透過一些,像重建措施,他就可以再返回職場工作。 勞動部解釋,職災保險法草案,除了補償之外,更將職災預防,跟重建兩塊補全,三者一體,才是完整。不過勞團方面,更期望,放寬職業病的核定標準,並且把目前職災保險的最高提升到5% 工傷受害人協會秘書長楊國楨:因為費率非常低,所以現在的勞保局,他在給付,他在給付的時候基本上他的給付的條件跟額度都相對的苛。 簡單說,勞團希望擴大雇主繳交的保費,讓勞工獲得更多的賠償。目前掛在勞保裡的職災費率只有0.22%,對一個剛入行的勞工來說,頂多保障每個月四千塊的失能年金。 工傷受害人協會秘書長楊國楨:你選擇年金一個月保障四千塊,對於一個中重度的職災勞工,你這個年金到底要幹嘛,講實話開玩笑就是說,有時候幫,幫他買尿布都不夠。 想想對一個失能者,四千塊還真的不能做什麼。過去勞工因工作受到傷害,除了向政府申請職災給付,另一塊是雇主原本的賠償責任,卻往往卡在價格談不攏,走上訴訟這條路。 工傷受害人協會秘書長楊國楨:所有的雇主,都用大家來提錢,你可能雇用的勞工,不會發生,但是萬一你雇用的勞工發生,你本來在法律上你應該要給付出很大的龐大的經濟代價的時候,你透過風險方式來去照顧。 職災保險獨立,能不能替勞工加一層防彈背心,效果有待考驗。儘管草案仍在醞釀中,但光保險費率這一項,就可看出理想與現實差距頗大,更反映出長久以來勞資雙方的矛盾情結。 十大職業災害防治中心:台大、林口長庚、台北榮總、中國醫藥大學附醫、中山醫學大學附醫、彰化基督教醫院、台大雲林分院、成大醫學院附醫、高醫大附設中和紀念醫院、花蓮慈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