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李典錕說,他每天都在跟閻羅王打交道,希望替病患爭取更多時間。其實對於病患的存活期,在目前醫療的現況下,李主任幾乎都能預期。面對生命一點一滴流逝,病患和家屬都要有面對的勇氣。60多歲的「邱進坤」,口腔癌末期,在他還清醒時,選擇舉辦生前感恩會(03/04),對家人朋友好好說再見,也讓孩子看見爸爸堅強無懼,是最好的生命教育。

人體的健康密碼 血液腫瘤科看分明

血液腫瘤科是內科中最重要的科別之一,血液腫瘤科醫師,除了血液疾病,更多的是要面對血癌、淋巴癌,或是其他癌症等棘手的病況。血液由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組合而成,即使看似簡單的貧血,可能都是警訊。血液疾病初期,像是再生性不良貧血,會臉色蒼白、頭暈、容易疲勞;如果白血球異常,會發燒、異常性出汗、肝脾或淋巴腫大。這些血液相關的疾病,都是要經由血液腫瘤科醫師診斷,找出最合適患者的醫療方式。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紅色是生命力,它是一個快樂的(感受),因為你有足夠的氧氣,你有足夠的血液量,你才能夠做你想做的事情啊,貧血是一個(警訊),牽涉到我們的骨髓,牽涉到我們的腎臟,它的影響卻是全面的,因為它背後有著很多器官的疾病、系統的疾病,單單一個貧血,就可以看出很多很多問題。」 病友 柯亭羽:「好,來,開始。好,我要出去,那換我投一下。」 人體血液由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組成,各司其職,不能失衡。 病友 柯亭羽:「(可以重新運動的感覺) 很舒暢,剛開始投幾下可以,後來手就舉不上去了,慢慢練,因為已經停了很多年,吃藥的過程比較沒有在運動。」 4年多前,柯小姐突然無預警噴鼻血,身上出現莫名瘀青。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自體免疫系統失調,攻擊了自己的血小板,所以我們一開始都是使用類固醇治療,來調節她的免疫的功能。」 病友 柯亭羽:「那時候我的血小板才2.5萬(/UL)。(正常人呢?) 15萬(/UL),李主任有交代我,千萬不能跌倒流血。」 服用2年半的類固醇,已經停藥一年。 病友 柯亭羽:「恢復到正常的生活了,就不會怕東怕西。」 柯亭羽的外甥女:「比較開朗一點,(希望她)身體健康。」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貧血其實非常地複雜,溶血性貧血,這跟自體免疫有關,陣發性夜間血尿素症,這跟基因突變有關。」 除了血液疾病,更多的是要面對血癌、淋巴癌,或其他癌症,複雜又棘手。對外科醫師而言,血液腫瘤科是最佳戰友。 台中慈院神經醫學中心主任 林英超:「他就是一個萬能的捕手,他可以接住我們所有的任務。」 台中慈院外科部長 余政展:「他就都會說OK OK,我來研究,我來想辦法。」 台中慈院神經醫學中心主任 林英超:「包括查腫瘤的來源,或者腫瘤接續治療,甚至於他可以幫我們把腫瘤縮小。」 台中慈院外科部長 余政展:「有些是藥物治療改善了之後,有機會開刀。」 台中慈院神經醫學中心主任 林英超:「他又可以找我們,再把它處理掉。」 台中慈院外科部長 余政展:「常常不是只有單一一個療法,不同階段需要不同醫師的幫忙。」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現在看起來,腹部是沒有水,水是在肺部,所以要幫你在肺部注射一些血漿,注射一些利尿劑,把你的積水排掉,現在就是已經復原得很好了。」 台中慈院護理師 張華茹:「(李典錕主任)會去接受病人的一些反應、情緒啊。(就是要讓病患先安心。) 對,主任就是有這種魔力。」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我們是在站一個治療的全貌裡面,去幫病人做建議,配合病人的情況,用什麼樣的治療,是先開刀好,還是先做引導性的化療好,還是都不用,直接打免疫療法。」 血液腫瘤科醫師尋覓疾病的脈絡,在複雜堆疊的思緒中抽絲剝繭,或許病患的一線曙光就能浮現。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我們要讓病人了解到說,我們都一直在努力,我們都一直在陪著你做(治療),可以帶著病人一起前進。」 江麗君 劉博明 台中報導

血液腫瘤疾病難纏 骨髓移植最後希望

血液疾病裡最難纏的就是血癌、淋巴癌,如果藥物或化療效果不好,就要等待骨髓移植。30出頭的年輕人,突然被宣判罹患難纏的何杰氏淋巴瘤,這是一淋巴癌的一種,好發年紀在15-40歲之間,前期透過藥物和化療,效果不如預期,後來接受骨髓移殖,病況還是無法良好控制,但血液腫瘤科團隊不放棄希望。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藍色,天空藍啊,我覺得還是有希望啊,它不會讓我們覺得是一個無法治癒的癌症,希望他可以治療好了,然後回去工作崗位,做他想做的事情。我們是今天做電腦斷層對不對,(腫瘤)是有變小,但這一顆很難講,這一顆,對,但是我要看它的活性,那我們去排一個正子攝影喔,OK,好。」 病友 陳弘偉:「一開始是做化療,效果其實不是很好,之後就是轉到第二線治療,就是做骨髓移植。」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他一剛開始來,其實算是比較嚴重的,侵犯的範圍比較多,包括縱膈腔、頸部、腋下都有,淋巴結腫大、肝脾腫大,合併著一些血液學的表現,例如貧血、體重減輕、盜汗、發燒。」 病友 陳弘偉:「骨髓移植是我覺得最痛苦的,因為那時候我住院一個月,每天都注射點滴,那個機器聲音,其實你就會很煩躁。」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它是一個比較偏年輕人的腫瘤,大部分的病人其實治療效果都很好,但是我們還是會遇到,有癌細胞會在治療過程中轉成突變,它會產生它的抗藥性。」 病友 陳弘偉:「骨髓移植完,居然還是有一點點的活性,等於還是有癌細胞在,變成標靶要再繼續,看可不可以把它治好。」 2年的治療過程不是太順利,但主任還在繼續努力。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它(何杰金氏淋巴瘤)的治療最近幾年一直突飛猛進,相信我們手上還有其他藥物可以用。」 病友 鄭芬:「會一直不停地忙,客人來,我們還要在這邊做準備工作,準備給下一個客人的。來,弟弟,你們的好了,找900元,謝謝,謝謝你喔,老闆,謝謝。一天(工作)六、七個小時沒有問題,(體力)很好、很不錯。」 時間回到2019年,鄭芬被確診再生不良性貧血,這種疾病是各種血球都缺乏,死亡率很高。 病友 鄭芬:「那時候整個手不會像這個紅的,整個都像這種黃,根本看不到一點點血色,像從二樓爬到三樓,我上樓就會特別喘,很累很累。」 鄭芬的先生 徐啟峰:「那時候她已經每個禮拜都要去輸血一次,到後面有點衰竭,變兩次。」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骨髓的造血幹細胞變得很少,沒辦法製造出足夠的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譬如說她白血球很低,很容易感染,發燒不退,細菌長驅直入,血小板低,突然跌倒了,腦出血。」 病友 鄭芬:「藥物治療失敗了,我們都沒有放棄。」 鄭芬的先生 徐啟峰:「最後一步就是骨髓移植。」 病友 鄭芬:「李醫師還是竭盡全力,在幫我找(骨髓)配對。現在完全好了。」 鄭芬的先生 徐啟峰:「非常地開心啊,謝謝李醫師跟團隊,還有師兄師姊的照顧跟關心。」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決定好做這個治療,那我們就每一步每一步都做到100分,或許我們有機會可以得到最好的效果。」 江麗君 劉博明 台中報導

與閻羅王搶命 人生終程四道課題

來到血液腫瘤科的癌症病患,多數已經是末期,第一線、第二線的治療方式都已經無效,最後轉診到血液腫瘤科,尋求一線生機。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李典錕,每天都在跟閻羅王打交道,希望替病患爭取更多時間。面對生命一點一滴流逝,病患和家屬都要有面對的勇氣。60多歲的邱進坤,口腔癌末期,在他還清醒時,選擇舉辦生前感恩會,對家人朋友好好說再見,也讓孩子看見爸爸的堅強無懼,是最好的生命教育。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一個黑色跟一個白色的,它是一個轉換,一面過來是白色,再一面過來是黑色,一直反覆地死亡,但是也一直反覆地再生。(這個(病患)大概可以活多久?) 兩年到三年或許有機會,這個是大腸癌的病人,治療效果很好,三年到五年,這個(病患)大概一個月,這個(病患)大概可能再活半年到一年,這個是食道癌的病人,拚拚看,看能不能完全變好,這我們壓不下來,再不出現奇蹟,閻羅王要把他收掉了,這個是胰臟癌的,我現在目標,看能不能拚超過六個月。我們科很酷,我跟閻羅王打交道說,你能不能讓病人活久一點。」 有一天當你明確知道,人生旅程的終點站就在不遠的前方,你要如何道別? 主持人 黃添明:「阿坤爸,早安,今天是你的演唱會,你看坐得滿滿滿。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杜鵑花開在小溪旁,多美麗啊。」 諮商心理師 王映之:「核心的概念是無憾,就是沒有遺憾,在這個過程裡,生死兩相安。」 親友:「他實在做人很好,很有肩膀(擔當),又很熱心公益的好男人。把我當成妹妹一樣在看待。坤哥,我愛你。」 已故病友 邱進坤:「謝謝師兄師姊對我的照顧、對我的關愛,今天趁這個機會,跟大家說感恩和祝福,謝謝大家。」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這是一個很華麗的轉身吧,我們用這個字眼,對,就是很華麗的轉身。」 諮商心理師 王映之:「可能不是名,可能不是利,它這些留下來的東西,它可能特別珍貴。」 邱進坤的太太 林美卿:「那天他在病房很感動,他說他哭了一個早上。」 已故病友 邱進坤:「從結婚到現在沒有享受過好日子,工作工作一直工作。(你看現在他的手。) 要握緊一點,放掉就走散了。」 邱進坤的太太 林美卿:「他說手要握緊,放掉就會走散。」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還是沒有辦法解決,還是得繞回來,讓病患比較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但願我們能珍惜當下,擁抱生命的溫度,無須恐懼終點到來,在愛的懷裡告別。 台中慈院血液腫瘤科主任 李典錕:「終點代表著結束,但是或許這個結束,不是一個故事的結局,它還會有新的故事再展開。」 江麗君 劉博明 台中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