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在萊豬即將大舉來台之際,我們需要趕快建構一套食藥身分證。從食用米、醃漬物,到中藥,來看如何認證與推廣。

區塊鏈把關食安 前世今生一目了然

在食品安全充滿疑慮的台灣,該如何透過科技管控的方式提高食品安全? 在萊克多巴胺食品大舉來台之際,我們需要趕快建構一套值得信賴的「食藥身分證」。 大愛記者 許斐莉:「你有沒有想過,所謂的有機,到底是真有機,還是假有機呢,現在有一種高科技叫做區塊鏈,而且區塊鏈可以廣泛地運用在所有的食品安全上面,包括了有機米。」 池上青農 魏瑞廷:「在肥料這一段,因為有時候像清真穆斯林的人,他可能不能去有碰到豬的東西,所以這個部分我就會特地拍上去給我的消費者去看(拍照),我們現在就會先上到我們的鍊接上,選擇我自己的履歷嘛,那就進去了。」 輸入日期和時間,把每一個程序的紀錄上傳到區塊鏈的後台,這個動作叫做上鏈。 池上青農 魏瑞廷:「因為有機肥它的種類很多,價錢高低也很多,但是最後檢驗出來,大家只知道是有機而已,但是我要讓消費者知道我的用心程度的時候,我會特地把我用的肥料 我的資材,所以讓消費者知道說,這一包米是300塊的原因在哪裡,200塊的原因在哪裡,而不會一看到說,啊這個好貴,這個好便宜。」 拖拉機進入田間灑肥,翻完土的有機田,正在為2021年的第一期稻作做準備。而大愛記者,也在青農的邀請下,爬上拖拉機。 池上青農 魏瑞廷:「你看從這裡,剛剛的肥料,這裡就開始肥料介紹,車子進到這裡,然後桶子,你可以很多張,然後接下來在土地上,就用妳的(照片) 然後選好了,就上去了 我就會看到我在上面,對,待會兒我把那個連結傳給妳就會有了。」 在無毒珍珠白米的這大項中,底肥的階段,就會看到「本日在大愛採訪團隊的見證下,魏瑞廷將有機肥撒入農田,記者許斐莉現場體驗」。 區塊鏈科技公司協理 卞文俊:「 區塊鏈它其實是最近比較新的一個技術 它其實是一個分散資料庫的概念 其實它最大的優勢就是它不可否認 不可竄改 所以像早期台灣有很多的食安事件 一方面可能是沒有去做產銷履歷 一方面可能是沒有去做溯源 但是可能是資料造假的部分造成問題。」 有別於傳統上中央化的資料儲存方式,區塊鏈使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分散式儲存法。每一筆紀錄在上傳資訊區塊後,就會同步儲存到不同的帳本當中。以魏瑞廷的田間資料來說,每一張照片上傳區塊後,包括科技公司、魏瑞廷、碾米廠……等等節點,都會同步接收到這些資訊。 區塊鏈科技公司執行長 王俊凱:「(假設說我今天要竄改資料 它會碰到什麼困難)沒辦法,第一個是我們資料是不可逆的,在我們電腦的軟體科學上,你不是說你回去改這些東西就可以,因為它已經儲存下來了,區塊鏈是說你只要上面有資料去更新,其他B跟C都會檢查 假設你今天是無良廠商,你要偷偷改這個東西,你還要其他人先OK耶。」 魏瑞廷是池上最早開始使用區塊鏈的青農,他參與科技公司的實驗計畫,量身打造有機米的區塊鏈後台程式,非常成功。 區塊鏈科技公司執行長 王俊凱:「因為我們是一個不能竄改的一個分散式的資料庫,當初我們就覺得,你的資料上來一定要正確,所以我就想說,我們要用一些IoT(物聯網)的儀器,然後把資料上傳,這東西就會確保說你的資料是沒有經過修改,人為的部分。」 區塊鏈科技公司執行長 王俊凱:「這就IoT(物聯網)裝置,他們在放水的時候,就會把這個東西插到田裡去,它就可以一直傳資料到我們的區塊鏈上面了。」 用氣象儀記錄氣候,以及水量、肥料量的多寡,可以有效避免稻熱病。 池上青農 魏瑞廷:「其實像國外他們就會提到說,你買這個產品我可以看到野生動物在這邊,那表示你的環境間棲地做得很好。」 在田間架設照相機,拍攝在田間出沒的保育類物種,已經成為池上有機米賣相的一大利多,國外買家最愛。 農委會農糧署主秘 陳啟榮:「有機米是屬於公正第三方的驗證體系,驗證機構總共有15家,這些辦理驗證的作業程序,就包括文件審查,實地稽核,產品的抽樣檢驗種種的工作。」 大愛記者 許斐莉:「稻米在收割了之後,要變成像這樣子的一個精裝白米送到消費者手中,其實中間還有很多的環節喔,比方說稻榖送到像這樣子的碾米廠裡面的時候呢,它還需要經過健康檢查,脫殼種種的手續,但是這裡面的細節可能消費者都不是那麼地清楚。」 碾米廠經理 陳政鴻:「有機的栽種實際要看它種植的經過,跟最後的那個檢驗的結果,其實在採收之前,這裡你看這裡,這個就是我們鄉公所去田間採樣,做的農藥殘留的快速檢驗,池上每一個農民都要有這個動作啦。」 有機穀住的倉庫必須和一般慣行栽種的分開。 (拍照,加快門聲)脫殼成糙米時也是一樣。 大愛記者 許斐莉:「現在透過這台機器把糙米表面的那層膜去掉了之後,出來的,到最後就是精米 也就是我們吃的白米。」 這個整個包裝就是很完整,整個摸起來就是硬硬的。 這個就是區塊鏈的QR Code,對,那這個就是清真認證的。 除了有清真認證,魏瑞廷還拿下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有機米認證。 池上青農 魏瑞廷:「美國食藥署也在推區塊鏈,要用在他們的食藥署裡面,所以我也拿我的很多國內的證書給他,他們也不看這個東西,所以當時就是區塊鏈搭上SGS國際檢驗的部分,然後送過去,三個月內拿到之後,我們就開始送到南加州去了。」 在區塊鏈的加持下,魏瑞廷的池上米不但被美國的消費者接受,還打進穆斯林市場,並且成為台灣友善外交的一環,受到羅馬教廷的青睞。將科技運用在農作物的產銷履歷,區塊鏈儼然已是新顯學。 採訪撰文 許斐莉 攝影剪接 余國維

區塊鏈生產履歷 創新農業打天下

醃漬食品因為經過加工,雖然在包裝上註明了產銷履歷,但是生產過程該怎麼樣透明化,才能讓消費者安心呢?除了有政府的把關之外,現在也有業者自行提高產銷履歷規格,用區塊鏈的技術,讓所有生產流程一覽無遺。 大愛記者 許斐莉:「在傳統市場裡面非常受歡迎的就是醃漬食品,在嘉義的這個菜市場我們看到,他這裡有賣酸菜,梅乾菜,鹹菜,還有醃漬的竹筍,其實這些食品從工廠裡面生產出來的時候 都有標誌有效期限 記得要詢問店家。」 嘉義南田市場攤商 郭慧敏:「這個是酸菜,上頭都有保存期(它)有打在上面,它都會打在上面,有生產履歷,就是來自於哪間工廠,然後,對,可以放多久。」 醃漬食品最怕的是農藥殘留,或是添加了過量的二氧化硫、防腐劑,根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整桶的醃漬物在出廠時一定要有明確的標示,但是如果是散裝的,在購買時就要很小心。 嘉義南田市場攤商 郭慧敏:「它聞起來是香的,是酸菜的味道的,你如果壞掉發酵了,你一聞那個味覺,哪怕是小孩子他也聞得出來啦,如果你(商品)壞掉的,你這樣子摸它就會爛掉了。」 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 鄭維智:「食藥署這邊會從源頭來管理,雖然它是散裝食品,可是我們會從源頭的工廠去要求它必須要符合,衛生管理,以及食品安全的部分。」 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最適合拔蘿蔔。選大一點長一點的,有沒有看到這個,頭冒出來的,冒出來比較多的才拔,太下面的就不要拔。 大愛記者 許斐莉:「很好拔,非常輕鬆就可以把它拔起來了,不過這條好像有點小耶,一般我們在菜市場看到的蘿蔔是不能拿來醃老菜脯的,只有這種叫做花柑的這個品種,才可以拿來醃老菜脯,而且一醃就是20年,30年以上。」 高雄市內東里長 許愷麟:「奕利說要花柑的喔,不能白蘿蔔,那我就去旗山,去美濃,種子店到處問,沒有花柑蘿蔔的種子,然後我妹婿就跑到(我)娘家東勢去問,結果(有)花柑蘿蔔的種子,我高興極了。」 這個要切掉,頭尾都切掉,菜頭切頭切尾,返去閣賰家伙,讚喔,水喔。 歡樂的田間正在推動的,是一場產銷履歷的寧靜革命。 老菜脯生產業者 林奕利:「在外銷到國外的時候,我一直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國外對於我們台灣的生產履歷,是存在質疑的,所以我覺得我如果要外銷這個老菜脯到國外去,我必須先把我的老菜脯做一個標準的區塊鏈的生產履歷。」 不只是有機農產品的契作,這塊地還架設了氣象儀,記錄土壤和氣候資訊,也就是要把過往的農業經驗數據化、科學化,甚至是生產的所有流程,也要上傳區塊鏈。 老菜脯生產業者 林奕利:「因為我們會依照不同的溼度溫度,還有日照度去調整,最多用到24,25種的鹽巴,它不是精鹽,全部都是粗鹽,然後礦鹽,岩鹽,因為我需要裡面的微量元素。」 一層鹽巴,一層蘿蔔,這樣層層交疊的醃漬物,就此展開長達至少20年的冬眠。 老菜脯生產業者 林子玄:「這個桶有水是因為要壓,當做石頭在壓,這樣比較乾淨比較衛生。」 最重要的是,這些過程都會上傳到區塊鏈,成為不可竄改的生產履歷。 老菜脯生產業者 林奕利:「現在這個都是醃漬好的沒錯,像這個都是醃漬20,30年,然後所以都會有一些結晶體在上面,它不是鹽巴,它是再結晶的結晶鹽。」 大愛記者 許斐莉:「從色澤上面可以看得出來,顏色比較淺的是20年的老菜脯,顏色比較深的是30年的老菜脯。」 老闆娘:「菜脯像這樣剪小段 (味道)才容易出來。」 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 鄭維智:「鹽巴可以有脫水的效果,食品中的水分降低的情況之下,就會導致微生物沒有辦法去運用這些水分,所以這個產品就可以得以適當地保存,但是必須要透過包裝來減少水分的再度回復到產品裡面,否則這個產品還是會有,會劣變甚至會有所謂發霉的一個情況。」 透過完整透明的產銷履歷,老菜脯也能成為永續商機,終於受到亞洲食客的青睞。老祖宗留下來的飲食智慧,透過現代科技的身分驗證,讓台灣的醃漬食品揚名國際。 採訪撰文: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

進口中藥材安全嗎 專家教您驗明正身

食藥身分證、專題系列報導,今天帶您來關心 您吃的中藥到底安全嗎? 迪化商圈發展促進會理事長 徐慶棋:「我們整個迪化商圈,在傳統產業已經掉了一半,這一次個別的中醫師事件,又掉一次 整個(生意)剩不到兩成。」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你官方都是說 我抽驗的結果,不合格產品非常少啊,可是民眾要的不只是這樣子,他要的是一個安心啦。」 大愛記者 許斐莉:「一年當中有超過八成的國人都會服用中藥材,但是中藥材到底是怎樣保存才會比較新鮮呢? 我們今天實際來到中醫診所,請施醫師來跟我們講一下,我們的中藥材 到底應該怎麼樣保存才會比較新鮮。」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每一種藥材它的特性啦,用來做調劑用途的我們會準備好,這是傳統的藥櫃,放在抽屜裡的,如果需要冷藏的我們就放在冰箱,我們大部分藥材進來的第一道程序 ,它其實是使用好包裝好的藥材啦。」 大愛記者 許斐莉:「藥劑人員忙著抓四物,這是坊間最常見的中藥保健藥方。不過,由於消費者拿到時 通常已經是散裝的,中醫師提醒民眾要仔細辨認是否新鮮。」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第一個就是完整包裝完整,第二個你看,它味道是不是對的 它會有那個中藥一定的香味,不能有硫磺味,所以你不能看那個鮮豔啦,什麼鮮嫩欲滴,不是啦,你一定要脫離這種外貿協會的想法喔。」 像是紅棗、枸杞這類的中藥材,一定是要經過脫水、乾燥後,才能保鮮,所以外表一定是皺皺的。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那它會有自然的果香味,夠乾的話喔,它其實會脆掉了 ,其實可以吃的啦 (可以直接生吃),對 因為它洗滌乾淨,它一定可以吃的 (好脆喔) 對啊。」 根據衛福部中醫藥司的統計,台灣每年從中國大陸、哈薩克、越南等地進口大約兩萬八千噸中藥材,其中以中國大陸占最大宗,數量最多的十種中藥材包括紅棗、黃耆、肉桂。礙於兩岸的特殊關係,台灣無法要求對岸出具中藥材的生產履歷,但是會有三層把關:首先,中藥材在進入海關時,進口商必須出具21項檢驗結果;入關後得接受抽驗;另外,主管機關每年還會針對87家醫療通路抽驗350件。萬一發現不合格的中藥材,就會立刻下架、銷毀,並且追查貨源。 衛福部中醫藥司長 黃怡超:「2016年8月第一波就公告了,這異常物物質,二氧化硫不可以超過150ppm,黃麴毒素不可以超過10ppb,2016年10月我們第二波是針對重金屬,中藥材的總重金屬量不可以超過20ppm。」 為了保鮮,用二氧化硫「薰硫」過的中藥材其實相當普遍,這些藥材的外表都非常漂亮。 科達製藥董事長 陳兆祥:「我們當歸都切製嘛,對不對,我們有薰硫過的當歸我們看到,非常漂亮 乾淨,你看到這個有新鮮的感覺,消費者看到這個就會想購買,但是不薰硫切開的,它就會黑黑髒髒的感覺,就不會引起人家的食欲想要去購買。」 中藥材的薰硫只要在法規容許的範圍內,是被允許的,所以民眾在購買時一定要仔細確認二氧化硫是否超標。另外,把相似的兩種藥材混合在一起的情況也時有耳聞。(上字:酸棗仁 安神 滇棗仁 消炎 止瀉)眼前的兩盤中藥材,價格昂貴的酸棗仁有助於安神,可以治療失眠多夢;另外一種雲南產的滇棗仁則有消炎、止瀉的作用,兩者的外觀幾乎一模一樣。」 科達製藥董事長 陳兆祥:「我們酸棗仁大概是滇棗仁的三倍價格,所以消費者你要跟他買藥材的時候只要出價,他就用這個比例,看要多少比例調給你,所以真的是一分錢一分貨。」 為了杜絕藥材混充的問題,藥廠乾脆直接從中國大陸找農友契作,從確保品種開始,包括土壤、肥料還有加工製程都以台灣標準嚴格管控。 科達製藥總經理特助 陳世豪:「契作的部分當然會有我們所謂的種植規範,哪些可以做哪些你不能做,我們把我們的規範列出來,哪些農藥你不能使用,因為這是不符合我們台灣現行法規的,肥料部分就是我們以最天然的肥料,動物堆肥這個為主要。」 科達製藥董事長 陳兆祥:「你只有到源頭 整個你在栽種起來,我統一收購不能摻,我才能夠確保,不然他跟我摻多摻少,我搞不清楚,所以源頭管理就是那麼重要。」 源頭管理的重責大任,現在落在台灣各大進口中藥材的藥商身上。但是民眾還是必須要具備基本的選購知識,才能讓中藥材發揮養生保健的實質效果。 採訪撰文 許斐莉 攝影剪接 余國維、林文森

我們與中藥安全的距離 設實驗室把關源頭

由於兩岸的關係特殊,台灣從中國大陸進口中藥材並不能要求產地出具生產履歷,於是有的藥商就會到產地去跟合作社契作,甚至在台灣的廠辦設置實驗室,嚴格把關中藥材裡面的有毒成分。 科達藥廠董事長 陳兆祥:「我們95%的中藥材都是仰賴進口,那其中中國大陸產的就占了86%,所謂道地地道藥材來說,某一些藥材在特定的地區它的含量、成分都特別地好。」 一大袋的中藥材放進鍋爐裡浸泡,這是熬煮中藥煎劑的第一個程序。 輸入基本數值,三個大鍋爐就可以啟動自動化流程,煎藥不再是件苦差事。就連分裝,也是由機器一包一包裝好。 最後再貼上病患專屬的處方須知,這就是現代化的中藥煎劑製程。但是台灣的中藥材有高達86%是從中國大陸進口,中藥材的安全誰來把關? 科達製藥董事長 陳兆祥:「我們這邊的實驗室,那個實驗室裡面有非常非常多人,所以他每天都是在做這些藥材的篩選,其實是耗費相當多的人力、物力、財力的部分。」 科達製藥研發處副總 簡美英:「目前檢測大概有十幾項,(像是)二氧化硫啊,甚至有的是要測精油含量,還有總重金屬、農藥、指標成分、黃麴毒素,這些比較會對身體有傷害的限量檢驗,都會經由這兩個實驗室來進行檢驗。」 目前國內各大藥廠從中國大陸進口中藥材的時候,都會經過嚴格把關。有的藥廠甚至配置了大規模的實驗室,並且和中國大陸的農場契作,讓中藥材在量產前先經過檢驗樣本的程序,確保產品沒有問題,才能進入量產階段。 科達製藥品管一部副理 趙珮鈞:「民眾在購買中藥材的時候,其實最在乎的就是裡面的重金屬的含量有沒有超標,前一陣子聽說,有人說用一種特殊的重金屬的儀器可以來檢測,那其實正規的檢測方式到底是什麼,我們正規的檢驗方式就是我們會用這台儀器叫做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儀(ICP-MS )進行重金屬的檢測,那目前國內外比較在乎的重金屬,就是鉛砷鎘汞銅,因為他們可能會對人體造成一些神經毒性的傷害,那我們公司對我們的原料以及產品,都會做重金屬檢測,確保它是在法規的規定規範底下之後呢,我們才會做一個驗收的動作。」 包括農藥殘留,也必須嚴格把關。 科達製藥品管一部技術總監 黃志民:「我們會把中藥先切,碎成粉末狀,然後再加一些溶劑,還有一些固態的粉末,去把這些中藥裡面的農藥給萃取出來。」 等到包裝完成,還得完整呈現藥材的基本資訊。 達製藥董事長 陳兆祥:「品名,它一定要有品名,它還有什麼,製造日期、保存期限,還有批號我還可以追溯得到,當然你重量必須要有,還有你的儲存條件,需要冷藏嗎,還是常溫就可以,需要標示清楚你的產品才會保存得久,那還有,最重要的這個我可以說它就是一個身分證。」 大愛記者 許斐莉:「現在我用我的手機來掃這包當歸的QR Code,看可以出現什麼樣的資訊,好現在畫面已經引導我進入了這家藥廠的一個溯源的系統頁面,點進去中文版之後可以看到產品名稱,就是當歸飲片,它的製造批號是多少,有效期限是到2022年的5月18號,原料的部分我選取進去的話可以看到非常多的資訊喔,包括它的檢驗項目,有我們最在意的重金屬,包括說鉛砷鎘汞,還有它的農藥殘留,以及它的指標成分跟二氧化硫的部分,全部都在這邊的檢測結果都可以表現出來。」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我們事實上大概10年前,我們就去推那個檢驗合格的藥廠,所以市場上現在有一些,什麼安全安心啦,類似的藥材,問題那個叫自主管理啦,如果有政府,你的法規強制管理的時候,做的廠商意願就會比較高嘛。」 並不是每一家藥廠都有能力建構檢驗室,發展產銷履歷,中醫師公會在2020年第四季時,就向衛福部中醫藥司提出建言,希望中藥材可以比照科學中藥,納入國家認證的GMP系統,提高把關層級。 中醫師全聯會副理事長 施純全:「每一批(中藥材)其實會不太一樣,你不可能每一批都申請一次藥證啦,我們希望它有一個驗證制度啦,就是產品進入醫療驗所的時候的前面經過一個驗證制度。」 衛福部中醫藥司長 黃怡超:「韓國的中醫師絕大多數都是治療病人的都是水煎劑,所以他們的藥材是整個要求包括有保險給付的就是GMP,台灣健保有給付的是濃縮顆粒劑。」 在現行健保制度的限制下,中藥材的官方認證制度出不來。現階段只能靠藥廠從源頭自行管理,民眾似乎也只能慎選商家,或是尋找信賴的醫療院所,才能用得安心。 採訪撰文: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 林文森

中藥材台灣品牌 區塊鏈產銷履歷驗明正身

繼續是食藥身分證專題。台灣雖然也能栽種中藥材,但因為規模小,無法由藥廠收購進入醫療市場。不過,有些小農透過區塊鏈產銷履歷,讓這些食藥兩用價值的中藥材,提高它的價值。 大愛記者 許斐莉:「在台灣本地生產中藥材,最尷尬的地方就是缺乏官方的認證,為了克服這個問題,小農現在使用的是區塊鏈的這個科技,讓所有的沉香樹都可以有自己的身分證。」 沉香青農 陳季微:「每一棵樹的編號都不一樣,所以我只要掃QR code的話,我就會知道說,我現在用的這個沉香的產品是哪一棵樹生產出來的,應該說是誰家生產的沉香,那一季就是有多少棵樹,就是這樣子秀給大家,所以大家可以買得到的沉香,就是獨一無二,是真真切切實實的沉香。」 所有的栽種紀錄,一旦上傳區塊鏈就不能更改,這是區塊鏈的特性。 沉香青農 陳季微:「這個是你們家在區塊鏈的後台,對,通常我們會這樣子(上傳),育苗,所以點選育苗,嗯。」 苗栗青農 謝富羽:「區塊鏈就很像是LINE的群組,就是我們例如說這個群組裡面有五個人,那我們五個人同時在討論一件事情,長久以來的紀錄,這個就是區塊鏈的一種形式,它是不能更改,而且它是分散地存在每個人的手機裡面。」 正因為區塊鏈有不能竄改資訊的特性,運用在食品的產銷履歷可以提高公信力,已經被不少青農接受。 苗栗青農 謝富羽:「我們知道在苗栗這個地區,好像有滿悠久的歷史來栽種我們本土的中藥材是嗎,對,我們苗栗地區主要的有紅棗,以及我們的杭菊,這兩個作物都在台灣有百年以上的歷史了。」 盛開的杭菊鮮豔欲滴,必須用人工採摘,才能保持完好的品質。 最精華的新鮮花朵送進烤箱烘乾保鮮,這些過程都要上傳區塊鏈。 苗栗青農 詹又穎:「我們會去詳細紀錄它採收的時候有多少量,進入烘乾的時候什麼溫度,烘乾完的之後的數量,時間跟數量都會紀錄。」 區塊鏈科技公司協理 卞文俊:「如果今天一個產品它是標榜全天然有機無毒的話,除了得到很多的認證以外,相關的紀錄如果可以透過區塊鏈的平台去做紀錄的話,至少可以確保這些紀錄沒有經過任何的篡改,當後續發生任何問題的時候,可以找出肇事的一些原因。」 謝富羽,2015年入選苗栗百大青農,是苗栗最大的杭菊、紅棗栽種者。詹又穎,頂著歐洲三個碩士學位頭銜,擅長運用靈活的網路行銷。而陳季微,則是從父親手中接棒,致力於國際市場的沉香銷售。他們的共同點,都是發現中藥材在國內的局限之後,透過區塊鏈尋找解方。 苗栗青農 詹又穎:「台灣杭菊的價格可能是中國杭菊的至少 10 到 20 倍,台灣的紅棗也是中國紅棗的 10 到 20 倍,所以在考量價格的部分,中藥行原則上不會跟我們進台灣的杭菊跟紅棗。」 台灣的經濟規模太小,只能走高端路線,向國際發展。小農靠的,還是技術。 所謂結香,就是樹幹表面在受傷後分泌最精華的油脂出來,做成藥引、薰香或精油。但是一棵沉香必須栽種六年才能進入結香階段,為了要讓整棵樹都能結香,關鍵就在注入的菌種。 沉香農友 陳振慶:「這些菌種的話還要還原起來,做在培養皿的上面,來複製菌種,一次做大概500 公升或是1000 公升的菌種,再打到樹裡面去。」 工研院產業教育學院業界講師 盧秀誠:「現在以(種)最多的,還是以嘉義以南到台東這邊,它的困難在於,我們的法規跟協助農民的一個整個雙向的溝通沒有。」 沉香青農 陳季微:「以沉香來說,我們會覺得它是農產品,可是農政單位會覺得說這個是林務,甚至為什麼我們要用區塊鏈或是清真認證,跟消費者說我們的東西是安全的,就是因為我們這邊,就是國家這邊沒有辦法給我們產銷履歷。」 苗栗青農 謝富羽:「它會被歸類在中藥材,紅棗農不能直接販售,而是要透過中藥商來做販售,那如果要用法規來限制它,會對我們生產者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台灣自產的中藥材想要橫跨食藥兩大領域,讓產銷制度可以落實在食品保健類的中藥材,還需要各界集思廣益,找出一條活路。 採訪撰文:許斐莉 攝影剪接:余國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