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在疫情恐懼下,很多民眾聞「蝠」色變,世界上,只有三種蝙蝠以血為食,傳播狂犬病,但牠們全數分布在中、南美洲。而台灣的38種蝙蝠,經農委會檢驗後,發現體內的病毒,和COVID-19病毒並不相同。

牠有話要說! 夜間裡的精靈─蝙蝠

知蝠與惜蝠專題報導,來看到神秘的蝙蝠,長相不太討喜 還跟疫情扯上關係,真的這麼可怕嗎?帶您來認識他。 博物館、夜驚魂,一隻隻蝙蝠,吊掛在天花板。 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館長 黃文鍠:「(蝙蝠)數量最多的時候,曾經有到達將近1000隻,數量(種類)大概有4種,最多的是台灣最大的,食蟲蝙蝠就是葉鼻蝠,傍晚的時候,蝙蝠其實就會順著,現在(博物館)上面,有2個缺口,從那個地方,牠們就開始飛出來覓食。」 記者 張澤人:「和蝙蝠共舞,是什麼樣的感覺,每到傍晚,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內的蝙蝠,傾巢而出,漫天飛舞。」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好像鴿子從你頭上飛過去,你還可以感覺到 翅膀(蝠翼)的聲音,驚豔的一種(賞蝠)享受。」 就算成千上萬隻蝙蝠、環繞身旁,也不會被撞到,因為蝙蝠特有的回聲定位系統,是自然界最安全精準的飛行器。 台北市蝙蝠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蝙蝠)發出牠的高頻的超音波,比較像我們的倒車雷達系統,把聲音打出去,然後當昆蟲經過牠附近的時候,昆蟲的樣子被反射回來,蝙蝠就可以知道前面有一隻昆蟲。」 蝙蝠晝伏夜出的習性,引發了吸血鬼聯想,遭人誤解。但科學證明,數百萬隻住在城鄉住家、公園和橋梁的蝙蝠,都是人類長期的夥伴、安全的鄰居。 聲音: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傍晚第一個可以看到,大概就是東亞家蝠,牠們會棲息在一些樹皮裂縫,還有一些人類的一些屋簷縫隙,甚至是一些冷氣機裡面,牠們傍晚就近來到這個地方覓食。」 記者 張澤人:「這裡是台中市柳川,每到了夏秋傍晚,這裡就會聚集非常多的蝙蝠,覓食蚊蟲,我們環顧四周,都是商店和住宅,其實蝙蝠距離人類生活圈很近,只是大多數的民眾,沒有發覺而已。」 為什麼這麼多數量的蝙蝠,您我在白天時,都沒有發現到?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屋頂上面那些,重重疊疊的那種屋瓦,牠們(蝙蝠)會選擇那(做窩),從洞裡面進去,然後到裡面躲著。」 屋瓦空隙、梁上裂縫,肉眼察覺不到的地方,都是蝙蝠的家。 像手指頭一樣大的蝙蝠寶寶,等待著父母回來餵食。一般人以為蝙蝠只棲息於洞穴和隧道,但事實上,建築物的任何縫隙,只要牠能容身,就能做窩。 這兩隻蝙蝠,巧妙地躲在門窗縫隙,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發現。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牠們這種樓房怎麼進去,會從窗戶的縫隙進去。」 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蝙蝠)從平地到高海拔都有,甚至到海邊,都有蝙蝠的活動。」 傳統觀念:蝙蝠代表福氣,於是寺廟的繪畫和浮雕,都有牠們的圖騰,但在COVID-19疫情的恐懼下,蝙蝠成了不速之客。 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新冠病毒(疫情)一開始的時候,其實有一些民眾,其實還是很害怕,有蝙蝠在住家裡面的。」 原本和人類沒有交集的蝙蝠,如今被關在一起,成為盤中飧,一旦民眾吃下肚生病了,牠們還得背負病原的禍首罪名。 台灣蝙蝠保育學會秘書長 林清隆:「大家的誤解,都認為說蝙蝠,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一個帶原者,但其實這些都是大家的臆測。」 數百隻被抓住的蝙蝠,不論身上有沒有人畜共通的病毒,都被火化撲殺了。 科學家臆測,加上媒體渲染,蝙蝠成為疫情的代罪羔羊,最近的生態衝擊,加上歷年來的保育疏漏,國內的蝙蝠數量、越來越少。 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我們現在人類,對於大自然的開發,越來越嚴重,然後讓人跟原本的野生動物,越來越接近,可能產生我們不知道的病毒,我們更容易接觸到它。」 外型不討喜的蝙蝠,不論我們喜不喜歡,都不該剝奪牠們的生存權,因為環環相扣的生物鏈,人類不該主宰物種,而是共存共榮。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 林鑫宏

是福不是禍!疫亂還蝙蝠一個公道

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蝙蝠一度被視為病毒的宿主,事實上,全球科學界都沒有確切證據,證明蝙蝠是疫情的源頭,但在民眾的恐懼心理下,國內很多落難蝙蝠,往往無人救援而死亡,甚至連蝙蝠的保育志工人數,也大為減少。從2016年起,農委會家畜衛生研究所檢驗本土蝙蝠,發現體內的病毒,和COVID-19病毒並不相同,而體內的冠狀病毒和麗沙病毒,也都顯示不會直接傳染給人類。 但就算國內沒有發生過蝙蝠傳染狂犬病和病毒疫情的案例,蝙蝠仍然蒙上了不白之冤。今天的專題「知蝠與惜蝠」,一塊來了解。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有很多小蝙蝠,就是不小心掉下來,或是有的人修冷氣,然後就掉下來,有一些小蝙蝠被撿到,(民眾)就會聯絡我們(蝙蝠保母志工),送來我們這邊照顧。」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照顧蝙蝠)過程中,會有(蝙蝠寶寶)要餵奶的,每3~4小時,要餵一次,跟餵小朋友一樣,到(蝙蝠)青少年,慢慢要吃蟲,要開始餵麵包蟲。」 寶寶長大成青少年,保育志工就得開始訓練落難蝙蝠、飛行和覓食的技巧。 手舉高高,放手讓蝙蝠飛行,這是野放前的密集訓練。 經過數個月照料的蝙蝠,保育志工在夜裡、把牠放在樹上,重回大自然懷抱。 這隻青少年蝙蝠、不急著飛走,似乎在和志工道別。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第一線接觸蝙蝠,不管是做調查,或是做(蝙蝠)保母,可能比較會有風險,(蝙蝠)牙齒很尖,(照顧時)牠可能會咬到志工。」 家畜衛生試驗所助理研究員 許偉誠:「被蝙蝠抓傷、咬傷,台灣的疾管署認為,是一個非常高風險(感染)的事件。那個蝙蝠一定第一時間,會送來我們這邊檢測,人(傷患)的話,根據醫師評估,可能會進行狂犬病疫苗的注射,或免疫球蛋白的注射。」 狂犬病毒入侵人體,一旦超過三天沒有注射疫苗,發病死亡率100%,所幸這半個世紀來,台灣沒有出現人類感染狂犬病的案例,但不能就此輕忽。 在台絕跡52年的狂犬病,真的又重出江湖。去年中到今年初,民眾在南投魚池鄉、鹿谷鄉和雲林古坑,發現3隻病死鼬獾,農委會昨天召開專家會議,判定這3隻病死鼬獾,是感染狂犬病死亡。 家畜衛生試驗所助理研究員 許偉誠:「2013年,台灣爆發了鼬獾的狂犬病,在那個(事件)之後,其實就有更多的野生動物的檢體進來(化驗)。」 狂犬病毒和麗沙病毒、親源性高,歸類為同一個病毒屬,因此在鼬獾身上發現的麗沙病毒,讓防疫人員大為緊張。 這五年來,本土蝙蝠、陸續被驗出2種的麗沙病毒,但和全球已知的16種麗沙病毒,並不相同,因此屬於新型。由於科學界目前只確認第一型病毒,會傳染狂犬病。換句話說:台灣蝙蝠就算帶有麗沙病毒,也不能證明會傳染狂犬病。 黃金蝙蝠生態館館長 張恒嘉:「在台灣也沒有第一型的,所謂真正的狂犬病的病例,在蝙蝠身上被發現過,台灣的蝙蝠也不會主動咬人,所以基本上台灣的蝙蝠,其實都是安全的。」 病毒跟一種蝙蝠冠狀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達了96%,而且確認蝙蝠就是宿主,但究竟會不會傳染給人類呢? 媒體不斷報導 : 蝙蝠身上有上百種病毒,民眾聽了害怕,但事實上,這是科學家不成比例地在蝙蝠身上採樣後,一面倒的研究結果。 黃金蝙蝠生態館館長 張恒嘉:「什麼(野生)動物最容易,在短時間之內,被大量處理(採樣研究),當然是蝙蝠,因為很多地方的蝙蝠洞,它都有大量的蝙蝠聚集,研究者的立場來講的話,他當然希望說,在這種很容易,取得這些樣本的話,他就能夠從牠(蝙蝠)的身上,找到比較多的病毒,這也是很合理的。」 民眾該關心的,並非是蝙蝠身上的病毒多寡,而是人畜共通的病毒種類。 記者 張澤人:「記者所在的位置是家畜衛生試驗所,從2016年~2019年這4年間,這個單位已經針對522隻台灣本土蝙蝠做檢驗,發現其中22隻的體內,帶有冠狀病毒,不過這和COVID-19病毒株,是很不一樣的。」 家畜衛生試驗所助理研究員 許偉誠:「其實台灣蝙蝠,目前都沒有發現說COVID-19或是其他人畜共通的冠狀病毒,所以其實完全沒有必要為了恐慌而去殺牠們,或者是去驅趕牠們。」 台北市蝙蝠保育學會研究員 徐昭龍:「在這年度的整個檢查裡面,其實台灣的蝙蝠都很安全,對於人類的威脅幾乎是沒有。」 民眾的恐慌,來自於對蝙蝠的誤解,只要避免直接碰觸蝙蝠,就算牠們住在家裡,人類被感染到疾病的機率,其實微乎其微。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劉博明 林鑫宏

蝙蝠不是吸血鬼 維護生態扮要角

全球有一千四百多種蝙蝠,在疫情恐懼下,很多民眾聞「蝠」色變,但世界上,只有三種蝙蝠以血為食,傳播狂犬病,但牠們全數分布在中、南美洲,其中兩種幾乎絕跡了。而台灣的38種蝙蝠,都是以昆蟲或果實為食物,不但會吃掉傳播登革熱和其他病菌的蚊蠅,也能傳播花粉和維持生態平衡的種種好處。不過,人類近年來對蝙蝠的不友善,加上農藥濫用,使得原本在人類生活圈生活的蝙蝠族群大蝠減少。於是,國內的數個蝙蝠保育團體,積極推動蝙蝠的保育和復育工作,不但打造出大大小小的蝙蝠屋,提供蝙蝠居住的家,還種植很多蝙蝠喜歡棲息的樹種,吸引蝙蝠來生活,甚至把蝙蝠生態融入校園教學。今天的專題「知與惜蝠」,帶您了解人與蝙蝠共存共榮的情況。 蒲葵樹下,蝙蝠生態,驚喜連連。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高頭蝠)牠們白天聚集在一起,都是重重疊疊,聚集在一起。」 記者 張澤人:「嘉義四股社區,種植了35棵蒲葵,但不是每棵樹都是高頭蝠的家,像這棵樹底下就沒有看到任何蝙蝠的排遺,不過在前面的這棵樹,看到了大量的蝙蝠排遺,我們仰望樹上,看到了300多隻高頭蝠。」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我們這邊有一個順口溜,是這樣寫的,高高一棵蝙蝠樹,蝙蝠樹上住蝙蝠,吱吱吱吱一直叫,重重疊疊在取暖。」 在2年前,四股社區、還沒有種植這些蒲葵樹之前,當地居民偶然發現,附近有一棵華盛頓椰子樹,棲息了上千隻的高頭蝠。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我們發現一棵樹(華盛頓椰子樹)是住了1000多隻蝙蝠的時候,我們就很擔心(樹倒蝙蝠散),牠(高頭蝠)既然喜歡這種樹型的生態,我們就開始復育台灣蒲葵樹的部分,讓牠們有更多的地方可以住。」 只不過,高頭蝠能夠棲息的蒲葵,必須是生長數十年的大樹,正當保育人士遇到瓶頸時,從事園藝工作的許文通先生,捐出25棵蒲葵大樹。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這位老人家,現在知道說這些樹(蒲葵)已經變成蝙蝠的樂園之後,他很開心。」 聲音: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等到牠(高頭蝠)一飛出來的時候,一直飛一直飛,那種景觀還是滿壯觀的。」 蝙蝠是色盲,眼中世界沒有色彩,但牠們美麗的飛翔姿態,讓人類眼睛多了讚歎光彩。 嘉義四股社區保育志工 蔡淑麗:「我們這裡(四股社區)有牠們(蝙蝠)在,我們從來沒有登革熱,什麼(疫情)東西在我們這裡,從來沒有過。」 沒有人因為蝙蝠而生病,蝙蝠卻太靠近人類生活圈而生病了。 台灣蝙蝠學會秘書長 林清隆:「一些蝙蝠的排遺,我們拿去做農藥的檢測,結果發現裡面的農藥組成,其實有還滿多(農藥)殘留,對牠的發出超音波、接收超音波,跟腦中處理超音波,都會造成相對應的一些損傷。」 這可能是蝙蝠大量消失在田野的主因之一。像新北市瑞芳的蝙蝠洞,10年間,蝙蝠數量從50萬隻銳減為20萬隻。 蝙蝠生態受衝擊,保育人士展開復育。 記者 張澤人:「在(雲林)蘇秦村,這片2分大的農地上,當地居民完全不施農藥,打造出蝙蝠覓食的生態樂園,他們還同心協力,一起建造出這個三層樓高、巨大的蝙蝠屋,並且在底下放置了蝙蝠喜歡棲息的蒲葵葉子,還在周遭打造了很多小型的蝙蝠屋,目前至少吸引了2種以上的蝙蝠前來定居。」 黃金蝙蝠生態館館長 張恒嘉:「牠(蝙蝠)就會自己被吸引過來,直接住到裡面去,晚上再出來,免費幫我們吃蟲這樣子,所以基本上我們這個(蝙蝠屋),算是另類的打工換宿。」 記者 張澤人:「這所小學校,學生人數不到30人,不過校園裡卻架設了100個蝙蝠屋,每天有上百隻蝙蝠來作伴,由於蝙蝠的壽命有20~30年,因此這群蝙蝠是看著小朋友長大的。」 25年前,張恒嘉任教這間學校的第一天,無意間在校園樹上發現了黃金蝙蝠,大為驚豔。於是把學校旁的閒置空間,打造成黃金蝙蝠生態館。 黃金蝙蝠生態館館長 張恒嘉:「我們成功地把鄉下很地方的一個小村落裡面,把它帶到國際上非常具有知名度的一間館舍(生態館)。」 台灣大概有38個(蝙蝠)種類,這邊的蝙蝠屋,總共有住過4種蝙蝠,最常見的是東亞家蝠跟高頭蝠。  黃金蝙蝠生態館館長 張恒嘉:「我們要想辦法,讓一般的普羅大眾能夠接受蝙蝠的生態保育這個觀念。」 知「蝠」,才能惜「蝠」,蝙蝠不只是福氣的象徵,而是大自然送給人類最好的禮物。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林鑫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