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環保署在今年7月20日宣布,將把笑氣列為「關注化學物質」,除了要求製造、輸入和販賣業者,應該取得核可和申報的交易資料之外,同時禁止網購平台交易,十月底正式公告,公告後相關加嚴管制,立即生效。

「笑氣」是什麼?恐怕讓你笑不出來

俗稱笑氣的一氧化二氮,近年來悄悄流入市面,這種無色微甜的氣體,已經成為國內很多青少年,派對助興的濫用工具,毒害身心健康。大愛新聞即日起,播出「笑氣、笑棄人生」系列專題,第一集帶您了解:吸食笑氣導致的巨大健康傷害。由於在短時間內大量吸食笑氣,會造成缺氧窒息,因此國內外不斷出現青少年猝死的疑似吸食案件。除了急性暴斃症狀,長期吸食笑氣的後遺症,會危害大腦和神經系統,導致肌肉無力、癱瘓、心律不整、精神異常、腦部受損、皮膚病變等等嚴重的後遺症。這種原本用在工業和醫療的廉價氣體,如今成為毒品的替代品,目前法令雖然沒有被列為毒品,但對人體的傷害,其實不亞於毒品危害。 17歲少女、小美,連續吸食笑氣3個月,導致神經系統異常,連走路都需要別人攙扶。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神經內科醫師 林光麟:「你可以看到這邊,(小美的脊髓)白白的影像,這個就是神經受損,不正常的(顯影)。」 類似小美的笑氣吸食病患,近年來不斷出現。 2012—2018年、這7年內,光是長庚醫療體系,就收治了9名吸食笑氣、幾乎癱瘓的病患。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神經內科醫師 林光麟:「他們(癱瘓病患)年紀大概是,14—19歲左右,所有的病人,通通是肢體無力,他會覺得手腳麻木,感覺異常,我們再仔細去問的話,就發現這些(病患),都是長期吸食笑氣。」 笑氣會抑制維他命B12的生成,出現感覺異常、肌肉無力的神經受損症狀;同時造成自主神經傷害,導致排尿困難、腹痛 便祕和性功能障礙。 另外,笑氣還會影響大腦NMDA受體,產生幻覺、失憶、憂鬱等副作用。 林口長庚醫院兒少保護中心主任 葉國偉:「全身有很明顯的色素沉著,斑塊狀一大片,分布的範圍滿廣的,詢問之後,發現她有吸食笑氣,當然也測到她,維生素B12的缺乏,的確也會引起皮膚的一些病變。」 吸食笑氣的慢性傷害、罄竹難書,別以為只吸食一兩次、就沒事,國內一再發生吸食笑氣的急性猝死案例。 桃園市一間汽車旅館員工,發現了一對情侶,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男子陷入昏迷,女子則是陳屍在床尾。 死者房間內,有2支不明氣體鋼瓶,已送鑑定。因為他們一群六個朋友,到摩鐵慶生,想助興,買來笑氣瓶,卻差點吸出人命,害得一名16歲少年,至今仍在昏迷。 林口長庚醫院重症加護科醫師 夏紹軒:「他(16歲少年)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沒有生命徵象,緊急急救 心肺復甦術之後,又恢復心跳,然後我們做了電腦斷層裡面,可以看到它大腦很腫,(體內)毒物 藥物,這些也都沒有(殘留),弟弟被發現的時候,是躺在一個浴缸裡面,浴缸裡沒有水,躺在那邊就失去意識,我們認為就是因為(吸食)笑氣,造成的一個缺氧的狀態。」 一場好奇嘗試的笑氣趴,16歲的年輕生命、陷入重度昏迷,他在加護病房7天後,還是不治。 中興大學化學系教授 李茂榮:「笑氣在(人體)血液中的溶解度,比氮要快30倍,因此你一吸了以後,你的(血液)裡面的氧氣就不夠。」 林口長庚醫院重症加護科醫師 夏紹軒:「所以當我們人類,應該感覺 知道感覺到缺氧,應該要自己努力呼吸的時候,這個笑氣反而會抑制,神經正常的反應,就會造成嚴重的缺氧,甚至於失去生命的現象。」 疑似吸食笑氣的致死案件,層出不窮,但官方的統計數據,卻少了這一塊,因為法醫相驗遺體時,並沒有檢驗笑氣這個項目。 中興大學化學系教授 李茂榮:「法醫的樣品,一個是血液、頭髮、尿液,但是那個(死因)是氣體的時候,你根本沒辦法測到(確認死因),所以針對(笑氣)去檢查的話,現在是不容易。」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我們(政府)的資源,還是有限,所以有一個可能(笑氣檢驗疏漏),日後或許笑氣(檢驗)這個部分,可以納入以後的(猝死)解剖的,參考的一個依據。」 笑氣的毒害、遠遠超過吸食者的認知,和現行法律的規範。 法務部刪長 蔡清祥:「(民眾)認為說它(笑氣)不是毒品,(誤以為)不會傷害身體,所以(吸食)也不會被抓,所以被濫用,(吸食笑氣)這個也是會,傷害到身體的,甚至會致死。」 這種昔日看似危害不大的工業氣體,如今正在荼毒年輕人,刨國家的根。笑氣人生,最終是遺棄了大好人生。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 萬家宏

笑氣正式列管 杜絕濫用亂象

青少年吸食笑氣助興,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新興危害,在台灣也不例外。而在今年十月,政府修法公告前,工業用途的笑氣,完全沒有任何法令規範,換句話說,私自販賣笑氣給青少年的業者,沒有罰則,而警方查獲吸食者,也只能用社會秩序維護法處理,和吸食毒品的罰則,有天壤之別,因此無法遏阻吸食歪風。因此在之前,民眾在網路和店面購買笑氣,如同買衣服這麼方便,導致國內吸食者人數大增。調查發現: 2018年一年內,就有26萬公斤的笑氣,不知去向,推測可能被國人吸食掉,造成巨大危害,也喚起政府和社會的關注和防範。今天的專題「笑氣人生」,一起來關心。 記者 VS 笑氣販賣業者:「請問你們這邊有賣笑氣嗎?有、有。現在是有4公斤跟10公斤嗎?還有50公斤(重量)的也有。」 不同款式的鋼瓶、任君挑選,先前在台灣購買笑氣,就像買衣服這麼簡單。 桃園市刑大副大隊長 許木生:「絕大部分(黑市買賣)大概99.9%,可以說全部都是屬於工業用的笑氣,因為工業用的笑氣,它是非常便宜的,(不肖業者)可以牟取暴利。」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修法)公告之前這個空窗期,(販售笑氣)只有社維法可以裁處,你(業者)販賣的話,基本上是無法可罰的,所以他們敢這樣子公然販賣。」 政府修法之前,私自販售笑氣者,沒有任何罰則;吸食笑氣者,就算被警方查獲,只能以「社維法」處以3天以下拘留,或是1萬8千元的罰鍰,遏阻效果不大。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販賣)笑氣不像是毒品那樣,或許可能你說(警方)要績效,會不如查緝到毒品(有績效)。」 防範笑氣濫用、刻不容緩,因為國內吸食人口、節節攀升,族群遍及國高中生、大學生和上班族。 記者 張澤人:「網路黑市購買笑氣,一公斤要價新台幣500多元,像記者手中 這瓶2.6公斤的笑氣鋼瓶,黑市購買只需要1000~2000元,這和時下的新興毒品,搖頭丸、K他命和安非他命,比較起來,便宜了非常地多。」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接觸到笑氣,而再接觸毒品的機率,確實是比較高。」 研究發現:吸食笑氣人口,55%也會使用K他命、安非他命和搖頭丸、這些新興毒品。 林口長庚醫院兒少保護中心主任 葉國偉:「(吸食笑氣)就像是毒品的,反應一樣,好像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受我們道德約束了。」 工業局副局長 楊志清:「笑氣、氣球、酥麻,類似有這樣一個關鍵字的時候 我們查核,就會把這些記錄下來,轉給NCC(國家通訊委員會)。」 2019年8月到2020年9月,國家通訊委員會(NCC)已經刪除了651則的網路笑氣廣告。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網路)有一個模仿的效應在,這些行為都應該加以去防範。」 林口長庚醫院兒少保護中心主任 葉國偉:「(笑氣吸食)其實在成人,神經內科(門診病患)其實也滿多的,但是這是一個社會現象。」 2018年一年內,國內有26萬公斤的笑氣,政府不知去向。如果分裝成4公斤容量的鋼瓶,相當於6萬5千個笑氣鋼瓶,被國人吸食掉,毒害非同小可。 工業局副局長 楊志清:「大概有2%(笑氣)的量,基本上是比較在流向上面,是不是很清楚的。」 化學局局長 謝燕儒:「(笑氣)氣體分裝廠之後,販售出去的使用者(資料),(政府)這裡都欠缺資料,因為可能是受限於,(昔日)法令的規定。」 目前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把笑氣列為毒品,因為這種大量運用在工業的低價氣體,一旦被高度管制,勢必造成經濟衝擊。 於是政府想出另一個方法,就是在未來的笑氣產品,加入「二氧化硫」臭味劑。 化學局局長 謝燕儒:「原則上通通要加(臭味劑),藉由這個臭味劑,他吸食(笑氣)就會有味道,來避免他(吸食)。」 面對笑氣毒害的拉鋸戰,釜底抽薪的根本方法,是回歸家長對孩子的日常關心。多多注意青少年的異常行為,透過教育和溝通,才能讓笑氣背後的毒蘋果、無所遁形。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劉博明 萬家宏

不再無法可罰 笑氣列管制避免濫用

為了防堵青少年濫用笑氣,政府跨部會共同修法,在今年10月公告: 笑氣從原本的工業氣體,列為「關注化學物質」,除了要求製造、輸入和販賣業者,取得核可和申報的交易資料之外,同時禁止網購平台交易。有別於修法前的無法可罰,以後違反笑氣生產和買賣,都有重罰 : 私自販賣笑氣者,若致人於死者,可處七年以上到無期徒刑,併科罰金最高一千萬元。另外,販售和吸食笑氣者,都將挨罰6~30萬元罰鍰。政府提高罰則和管制措施,希望杜絕昔日工業級笑氣氾濫的執法漏洞。而在醫療和食品用途的笑氣產品,政府同步提高把關手段,避免市面的笑氣產品,被有心人士拿來吸食。未來跨部會的聯合稽查行動,將成為政府杜絕笑氣外流的常態機制。今天的專題「笑氣人生」,一塊來了解。 國內部分醫院和診所,仍使用笑氣麻醉。 食藥署藥品組科長 楊博文:「目前醫療用笑氣,主要是用在吸入性的,一些麻醉跟鎮痛。」 中興大學化學系教授 李茂榮:「醫院裡面如果有人使用到笑氣,(如果)洩漏出來,第一個就會影響到,醫護人員的生殖系統,造成流產,胎兒畸形的一些問題。」 記者 張澤人:「傳統的笑氣麻醉,只適用於輕度麻醉,而且必須處於良好的排氣環境,於是國內各大醫院逐漸淘汰,改為這種全身麻醉機來代替,只要讓病患吸入這種,安心的麻醉氣體,就可以進入深度麻醉的狀態。」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牙科主任 莊麗娟:「笑氣已經被更好地,更有效用的麻醉氣體給取代了,所以我們(醫院)在麻醉科,已經很少用到,笑氣(麻醉)的部分。」 台灣用於醫療麻醉和汽車燃料的笑氣,只占總量的5%,60%用於工業的半導體和面板製造;其餘35%屬於食品添加物的奶泡噴氣罐。 8公克重的笑氣小鋼瓶,是咖啡拉花的必備工具,但以前沒有被列為「食品添加物」,政府無法可管,直到今年7月1號,食藥署修法規範。 食藥署食品組科長 楊依珍:「食品添加物是很嚴格管理,甚至於他(業者)要分裝(笑氣),也都需要來辦理查驗登記,要取得(製造和分裝)許可。」 小小的笑氣噴氣罐,政府嚴格管制,因為就算量不多,有心人士還是能拿來吸食。 桃園市刑警大隊副大隊長 許木生:「(吸食笑氣小鋼瓶)這確實是有,一個盲點在,重點還是在青少年本身,我們對反毒(笑氣)的意識。」 而一般工業用、動輒數十公斤重的笑氣大鋼瓶,短少數量,政府同樣難以掌握。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之前沒有法源可以管理之下,所以它工業用的部分,他(業者)拿去(黑市)販賣,他不要說他是做什麼用的,他也沒有任何的,一個法律可以處罰他。」 笑氣用於醫療和食品,受到「藥事法」和「食安法」規範,但工業級的笑氣產品,在今年修法前,不受任何法條規範,成為管制漏洞。 身為半導體生產大國的台灣,笑氣使用量、非常大。 工業局副局長 楊志清:「(笑氣)工業用部分,絕大部分是在半導體,還有印刷電路板,這樣的一個製程裡面在使用。」 法務部主任檢察官 黃榮德:「之所以笑氣會這樣子氾濫的原因,就是因為早期你(工業笑氣)去向 流向,(政府)管控不好。」 2020年10月底,政府跨部會修法,彌補了昔日法律疏漏。 民眾非法販售笑氣或吸食,處以新台幣6~30萬元罰鍰。 新法(毒性及關注化學物質管理法)規範:非法販售笑氣、致人疾病者,處以6個月-5年徒刑;致人重傷者,處以3~10年徒刑;致人於死者,處以7年~無期徒刑,而三者都併科高額罰金,讓不法之徒、得不償失。 聲音:食藥署藥品組科長 楊博文:「透過(電腦)這些勾稽查核的功能,他(笑氣廠商)如果有任何異常的,一些情形,透過這個系統,都可以去即時地做預警,啟動一些稽查的動作。」 化學局、工業局和食藥署,聯手到笑氣廠商、輔導把關。 化學局局長 謝燕儒:「(笑氣)從製造 輸入 販賣,使用跟貯存,這五個運作行為,我們要採取四要 兩個禁止。」 杜絕笑氣濫用的4要:廠商「要」有政府的核可文件,才能運作;笑氣鋼瓶「要」標示不得吸食;業者「要」按時申報笑氣數量;任何買賣「要」逐筆記錄。 而2禁止則是:嚴禁業者網路販賣和無照運作。 法務部部長 蔡清祥:「查緝(吸食笑氣),都是最後的手段,應該是在前端的防範,比後端的處理還更重要。」 昔日笑氣席捲的危害風暴,政府多管齊下、祭出防治策略,期待吸食歪風,從青少年的生命、永遠消失。 採訪撰稿 張澤人 攝影剪輯 劉博明 萬家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