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無人機新法上路,目前針對法人要求強制保險,自然人因為多用於休閒娛樂,沒有規定投保。無人機算是新興產業,不論國內國外,能參考的案例不多,風險評估相對保守,因此保費偏高。

多元應用與普及 無人機產業起飛

無人機,不僅僅是用來空拍 開拓視野,它也能協助救災 搶救生命,使用廣泛,因此民航局今年新法上路,必須實名制登記註冊,還要考照才能飛。 圍著教官詢問的,都是老師,正在學飛無人機。 明新科大工學院院長 呂明峰:「以前只是綁鋼筋,做水土這樣的工程,現在他們會用無人機,做建築物建模,甚至用在國土的減災防災。」 無人機從空中拍攝定位,結合等高線,3D列印模型,呈現地形地貌,快速又精確。 明新科大土環系主任 張崑宗:「資料調查探勘上面的輔助,可以去哪些地方,需要進一步再去,細部調查或勘查。」 300台無人機排出圖案,屏東大鵬灣這場燈會,帶領民眾開拓視野,電腦設定群飛。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教育主委 邱士文:「今年的話,已經是蓬勃發展,在各個學校都導入無人機教育。」 沒有地面限制,節省分分秒秒,搶救回來的是寶貴生命。美國馬里蘭大學用無人機,載送移植腎臟,寫下紀錄。 無人機以120公尺高度,飛行5公里,大約10分鐘準確下降在預定位置。 移植團隊成員:「溫度保持良好,器官外觀毫髮未損,看來是個完全適合移植的器官。」 台灣也曾測試,交通部和疾病管制署用無人機載送解蛇毒血清,阿里山衛生所到里佳部落,崇山峻嶺開車要耗費一個小時,當天無人機只花10分鐘就送到。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組長 林俊良:「一句話就是,一定要有玩家,才有專家。」 這次成功經驗,使得台灣無人機物流看見曙光。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組長 林俊良:「這個監控要由業者,自己來展示出來,我用什麼方式來進行監控。」 飛行規畫必須避開人口稠密區以及地障,即時呈現無人機所在位置、以及一旦發生失效狀況,是返航還是就地降落,這些都是民航局審查要件。可惜,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還沒有業者提出申請。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教育主委 邱士文:「台灣的話,就是地稠人多,地窄人稠,所以不太適合,有些發展的話,國外適合,不見得台灣適合。」 超過250公克以上的無人機必須註冊,飛行時間只能是白天,自然人就是一般民眾,算是休閒娛樂,2公斤以下不用考照;法人機關,也就是公司行號或學校,操作者必須考試拿到證照;16歲以下,戶外不能飛。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講師 楊俊湧:「比我們當時開會,討論的(規範)嚴很多。」 空域圖資分成紅,黃,綠和灰色國家公園,透過App就能看到你所在的位置是否允許。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講師 楊俊湧:「目前這個黃區,看起來就是(可飛)60(公尺),紅區就是不能起飛。」 全台統計,紅區和黃區占比大約都是10%,綠區已達80%,400呎以上的高空,由民航局管理。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組長 林俊良:「這個400呎是,全球大概90%的國家,都把無人機的飛行,正常的(高度),除非經過許可 不然你不能,進入到400呎(以上)。」 新法上路3個月內(3/31至6月底止),已經有3萬3000架無人機註冊,報考人數爆量,考場考期都來不及消化。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教育主委 邱士文:「術科考場,遠遠不夠滿足,這些想要考試的人群。」 無人機考照,極有可能朝向汽車駕訓班模式,動作快的學校已經開始卡位。 明新科大土環系主任 張崑宗:「學校單位本身,就是一個教育機構,所以我想我們,也有這樣的能量。」 民航局採開放態度,訂定法令,但不限制發展,期望台灣無人機產業,創意無限和世界接軌。 採訪撰稿 李雅萍 攝影剪輯 李岳為

無人機時代來臨 法規配套跟得上嗎?

無人機新法上路,目前針對法人要求強制保險,自然人因為多用於休閒娛樂,沒有規定投保。無人機算是新興產業,不論國內國外,能參考的案例不多,風險評估相對保守,因此保費偏高。還有一個爭議是 「植保無人機」,農民認為可節省人力物力,這波農業熱潮,的確機不可失,但法令規定,法人身分才能飛,取得無人機代噴資格者寥寥可數,黑飛情況 就像大家都知道,卻不能說的祕密。 鍾秉宏是全台第一位,拿到無人機證照的飛手。 農業科技業者 鍾秉宏:「取得證照不是證明,你有多厲害,是了解你,了不了解這個駕駛,你懂不懂這個規範。」 他用無人機噴灑肥料,節省人力,時間,還能避免病蟲害擴散。 農業科技業者 鍾秉宏:「比如說稻熱病大規模發生,拉管的(噴藥機)沒有清潔,又馬上跑去下一塊田,幫別人噴藥,它馬上又感染出去了,所以擴散很快,無人飛機就可以減少擴散問題,而且迅速壓制。」 無人機正在翻轉農業,台灣也趕上這一波。 農業科技業者 鍾秉宏:「我的耕種思維是不一樣的,以前我只能種3分地1甲地,我就覺得很多了,可是我現在可以種50甲。」 當一位稱職的現代農民,要懂智慧科技。 農民 林宗德:「因為請不到工人,這是第一點,還有健康的問題,如果用人是直接下去噴,對我們身體(不好),直接接觸皮膚,無人機不用(接觸)。」 一般民眾不能想飛就飛,需要加入協會,取得法人資格才可以噴灑藥劑,最麻煩的是,必須未卜先知,提早申請。 農業科技業者 張雅玲:「今天是一個代噴業者,臨時接了一個(噴藥)單子,可能他必須要在15天前申請,他就沒有辦法接這個單子了,這個會比較困擾。」 因此偷偷地飛 情況普遍,就像很多人都在做,但不能公開的祕密。今年(2020)新法上路,法人必須投保,以這一台市價60萬的植保無人機為例,一年強制投保責任險,保費大約2萬,和市價相當的汽車相比,貴了4倍。 農業科技業者 張雅玲:「我們噴藥的地方,基本上不會有人群聚集,或是我要作業的時候,其實也會去淨空那些區域,基本上不太會有人,而且它砸到自己也不理賠自己。」 和泰產險中區營業處處長 魯振國:「汽車它是符合大數法則的,國內有那麼多的車輛,而且有那麼多年的使用經驗值,所以就可以依據經驗值,去推理出它合理保費,可是相對地這種無人機的狀況,這幾年才開始有風行的,它的損失經驗的紀錄,都沒辦法做出客觀的因素。」 雖然保費偏高,但業者態度保守,並不是所有保險公司都樂意推出無人機保單。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組長 林俊良:「民航局我們也找過,金管會保險局,保險協會,嘗試跟他們溝通。」 實在很難預料它會撞上什麼,國內外能參考的風險數據又太少,目前產險業者幾乎是半推半就,邊走邊觀望。 和泰產險中區營業處處長 魯振國:「因為它(民航法)在3/31,把無人機納入航空器範圍,在原來有一些相關的保單,(公共意外險)都沒辦法,它是屬於除外不保的項目,所以必須專屬開發一個商品,來為這個涵蓋風險。」 傷者家屬 顏若芳:「就突然一個東西朝她飛過來,她也嚇一跳,所以她用手去擋,那時候那是四個螺旋槳,所以她這邊(手)被割傷,這邊(眼周)也被割傷。」 4年前,顏媽媽走在街上,被墜落的無人機砸傷,當時還沒有法律規範,更沒有保險保障。 傷者家屬 顏若芳:「它(無人機)其實隨手可得,就是你哪裡都買得到,它不是被限制不好買的器具,不是立法完就結束了,立法完一定要宣傳,一定要宣導。」 目前規定法人強制投保,自然人不受限,商業群飛因為有人群風險,也要保,但室內室外卻因管轄權不同,留下一個大漏洞。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組長 林俊良:「如果無人機是在室內飛行,即使是表演,在民航法這邊就沒有要求。」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教育主委 邱士文:「因為我們的表演時間非常短,大概一場表演,只有5到10分鐘,我們的高度跟安全範圍,都是非常有保護係數,安全係數的,所以我們通常這種,不會去做保險。」 商業群飛無人機,儘管螺旋葉片加裝防護,也有電子圍籬設定飛行範圍避開人群,但為了周全的風險防護,法令規定應該要更加完善。 採訪撰稿 李雅萍 攝影剪輯 李岳為

新救災利器 慈濟空拍隊陣容堅強

科技救災與時俱進,慈濟志工成立空拍分隊,全台各地已有一百多人,自掏腰包自備器材,協助勘災以及生態紀錄。台中市消防局也全國首創,成立義消空拍分隊,高手在民間,不論山域,水域或火場救援,都因為他們高超的飛行技術,精準度大大提高,縮短救災時間。 台中市特搜大隊小隊長 羅德忠:「我們可以藉由空拍機的偵測,會告訴我們,溫度最高的地方在哪邊。」 站在地面視角有限,無人機拍攝,平面變立體,三年多前,台中市首創空拍義消分隊,無人機廣泛應用在陸海空,成為救災利器。 台中市消防局長 曾進財:「如果範圍很大,空拍機可以往下拍照,可以看到延燒情形,指揮官判斷從哪裡斷火勢。」 水域搜溺,空中鳥瞰結合熱顯像儀,快速定位生還者。 台中市特搜大隊小隊長 羅德忠:「人體的體溫會高於河水溫度,利用大面積搜索,會很容易偵測到溫度不同,進而讓我們找到溺者。」 台中市消防局長 曾進財:「空拍機厲害的話,可以沿著橋墩下面繞來繞去,看得很清楚。」 台灣無人機發展協會講師 楊俊湧:「把救人的救生圈,或可以漂浮的東西,掛著往海裡面,直接看得到溺水民眾,這樣送過去,這些都是以往汽艇,各種搜救所做不到的事情。」 台中市義消空拍分隊長 林華聖:「從登山口爬到失事的地方,兩三個小時都有,甚至爬一兩天的,我們空拍機好處是,不受地形影響,我從空中可以直線距離過去。」 山域狀況難以預料,飛手站在制高點往下切飛,無人機解救的 不只是等待救援的人,也保護搜救隊伍安全。 台中市義消空拍分隊長 林華聖:「我們空拍機一顆電池30分鐘,基本上就可以(飛)一兩公頃的地,我都可以幫它障礙排除掉了。」 這台最新無人機,配有紅外線,望遠變焦,廣角以及雷射光測距,標的物位於200多公尺外,影像即時秀在螢幕,清晰可見,無人機功能越發強大,救災空域較不受限,但大原則不能逾越。 台中市義消空拍分隊長 林華聖:「它可以偵測到你現在,空域上空有載人的民航機。」 民航局飛航標準組長 林俊良:「一個飛航安全,無人機不能妨害到,有人機的安全,那是最直接的,第二個我們還要顧慮到,無人機有發展空間。」 義消救人,慈濟也救人,台中市義消空拍隊有三位慈濟志工。 慈濟空拍隊組長 陳榮豐:「只要是關於到人的安全的話,在哪一個單位,我覺得是沒有關係,只要哪裡有需求,我們就往哪裡去。」 勘災打頭陣,雙腳到不了,無人機拍給你看。 慈濟空拍隊 李承泰:「當初慈濟空拍隊只是為了記錄,我發覺說空拍,不是專門來拍活動用的,應該是救人用的。」 於是慈濟在2018年5月成立空拍隊,目前全台各地加入志工超過100人,其中30人已經取得空拍操作證照,除了參與國內外勘災救災之外,也協助海巡署台灣白海豚空拍調查,自苗栗至嘉義,18個點同步拍攝,西部海域最大淨灘活動,6千人參與,慈濟空拍隊不缺席。 慈濟空拍隊隊員 張集品:「這個區域比較多,我們就可以集中人力過去,才不會一大群人,在整個海灘上面,在那邊漫無目的地在那邊找。」 科技協助,智慧救災,無人機開拓更高更遠的視野,應用領域帶來無窮的希望。 採訪撰稿:李雅萍 攝影剪輯:李岳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