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
~
新聞
節目
最新消息
全台三十一萬多名醫護人員,在這次疫情遭受巨大壓力。另外被迫放無薪假的產業,包括:航空、旅遊、電影娛樂等行業,很多人也成為憂鬱症的高風險族群。緊繃時期,連樂齡中心和長照社區據點的老人,也因為被關在家,悶壞了。

前線緊繃壓力大 防疫也要防鬱

國內COVID-19疫情趨緩,經濟活動緩慢復甦,不過,疫情還在全球很多國家肆虐,病毒一旦突破境內防線,仍可能威脅國人安危。事實上,我們對於疫情不可掉以輕心,也不能忽略疫情帶來的壓力,產生的後續心理問題。國內外研究都指出:大災難之後的隔年,憂鬱症患者和自殺率,都會顯著提高,這種「遞延效應」,可能發生在後疫情時期,因此,如何「防鬱」?成為「防疫」之後,政府和社會大眾,急需面對的課題。即日起播出的專題「疫起不憂鬱」,第一集我們帶您了解全台三十一萬多名醫護人員,在這次疫情的巨大壓力下,他們的身心狀況。 層層防護下,醫護人員每天都得進出隔離病房八、九次。 嘉義長庚醫院護理師 侯雅毓:「 早上會過去做他(隔離病房病患)的晨間護理治療,中午就是幫他送飯,中午的飯後治療,(晚上)下班前我們會幫他做一些體溫治療」。 記者 張澤人:「嘉義長庚醫院有23間負壓隔離病房,從今年一月到五月,已經收治了114位疑似新冠肺炎的病患,讓醫護人員非常地忙碌」。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醫護人員)其實每天上班,都是一個兢兢業業,穿著一個全套的防護設備,同時要非常地小心」。 嘉義長庚醫院護理師 王潔如:「醫院有在徵(隔離病房)專責的護理師,那時候我其實沒有什麼考慮,我就決定要來(自願報名),其實我也很有經驗,我也很資深,身為護理人員,本來就應該站在第一線」。 二十五年資歷的護理師王潔如,堅守防疫最前線,她的勇敢,卻不敢被左鄰右舍知道。 嘉義長庚醫院護理師 王潔如:「我覺得一般的民眾,他們還是會覺得,醫護人員很可怕(高感染風險)。」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 :「類似的標籤效應,有一些社區(民眾)可能不歡迎醫療人員,包括他家人,擔心他們被感染」。 醫護人員的汙名化,是拯救病患生命中、自己得承受的重量。 急診科主任林稜傑在疫情緊張期間,幾乎以醫院為家。身體疲憊不堪,心,卻得為了太太和兩個孩子,再度堅強。 嘉義長庚醫院急診科主任 林稜傑:「 萬一自己被(感染)隔離的時候,家人要怎麼樣地安置,這個計畫整個都已經安排好」。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事實上有一些(COVID-19)個案,可能因為這樣子突然發生,而讓整個病房突然被隔離,所以我們在醫院裡面,事實上有(醫護)同仁因為這樣子,有幾位確診的醫護同仁」。 國內第35、36、37、38號確診者,都是醫護人員,他們每天面對的是病患和自己的生死課題。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我們看到西班牙,看到義大利,看到美國紐約,確實事實上很多醫療人員,本身整個全院都感染,大概相對而言,他們也必須曝露在風險裡面,甚至有些醫療人員因此而殉職而過世的,那個是很大的痛」。 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名譽教授 李明濱:「(醫護人員)他的工作量,情緒緊張,會造成情緒或生理的崩潰」。 醫學研究,適度的壓力,可提升工作能力,但壓力一旦超過臨界值,此時能力反而會下降,犯錯比例隨著升高。 醫護人員:「工作上就是很容易緊張、很焦慮,我覺得我自己好像有恐慌症,我真的很害怕說,新冠病毒會傳染到我的家人」。 醫護人員跟我們一樣,同為肉體之軀,在巨大壓力下,他們的身心也會生病。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 人在面對未知(病毒)的時候,就是一個很恐怖的經驗,會讓你產生沒有掌控感,十七年前SARS的經驗,也告訴我們,那次(和平醫院)的封閉,也造成了某些人員,不管是醫護人員,或是病患或家屬,被隔離以後,產生很大巨大的一個改變」。 國衛院副研究員 江博煌:「會有產生我們叫做創傷症候群,呼吸急促,然後開始憂鬱,有些人甚至情緒會非常地低落」。 研究顯示,長期被隔離者,不論是病患還是醫護人員,都會出現三種情緒反應:失落、責任和衝突。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他一隔離就14天,沒有跟家人連結,(情緒)整個失落下來,就會影響整個身體的健康,跟免疫都會下降」。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責任的角色不見了,對一個家庭的影響真的很大,甚至有些人快(病)死之前,(家屬)都還沒有辦法陪著他走(送終),這是一個人生很大的悲劇」。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 (被隔離者)又長時間地關在小房間裡面,整個這樣互動一多的時候,衝突點就增加很多」。 心理的創傷,可能比身體被感染的發病症狀更加嚴重,國內疫情趨緩的幕後功臣,是31萬名醫護人員用血汗換來的,當他們為我們「防疫」同時,我們也不要忘了替他們「防鬱」。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 林鑫宏

工作"疫"去不赴返 孤寂憂鬱隨之而來

這波疫情大海嘯當中,國內受創最嚴重的產業,包括:航空、旅遊、電影娛樂等行業,很多人因此失業,或是放無薪假,經濟困頓造成的身心壓力,成為憂鬱症的高風險族群。一項研究調查發現:失業和低收入這兩個因素,會讓民眾心中的「孤寂感」增加,而國內二十歲到五十歲、這些正值生產力的族群,卻有四成以上的比率,因為產業受創而感到孤寂。而孤寂感又和情緒困擾和憂鬱症,有高度的相關性,因此,產業受害者的心理健康,成為需要關心輔導的當務之急。今天的專題「疫起不憂鬱」,一起來關心。 遊覽車司機 王先生:「(這波疫情對你來講…),(生意)影響很大,收入也影響很大,(孩子)學費 (房屋)貸款,那些都一定繳不出來。」 記者 張澤人:「台中市運通公司有63部遊覽車,大多數停在原地,在今年四月分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有八天都沒有出到半部車,大多數的司機沒有事情做。」 運通旅運公司董事長 張治本:「這是司機休息室,平常在看電視,現在沒事空閒,有時候來這邊聊天。」 遊覽車司機 陳先生:「SARS(影響)沒有這麼慘。(現在是怎樣慘?) 就沒有工作,沒有客源。」 17年前的SARS疫情,影響範圍限於東亞地區,主要以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和韓國為主,當時的外國觀光客,人數並未明顯減少,和這次COVID-19疫情,大不相同。 遊覽車公司老闆張治本,旗下剩下70名員工,苦撐事業的結果,是每個月賠了上百萬的老本。 運通旅運公司董事長 張治本:「 當然有時候睡不著,單單想看心理醫師要錢,就捨不得看了,所以就省下來,所以你要跟誰抱怨,大家都一樣苦。」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 周煌智:「(疫情)的影響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們的弱勢族群跟經濟的邊緣人,生活困頓就是另外一個(心理)壓力。」 疫情大海嘯,國內受創最嚴重的產業,包括旅遊、航空和電影業。 電影院老闆 黃炳熙:「剩下差不多一成的生意而已,我一個月虧損百萬(元)。」 懷舊的黃老闆,至今仍收藏淘汰下來的膠卷放映機,趁著生意清淡,重溫舊夢。 電影院老闆 黃炳熙:「它(電影業)對我是一個興趣,也希望說能當一個事業,能(經營)持續下去。」 即使虧本營業,也要做下去,因為業者除了物質欲望,還有更高層次的理想實踐。 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的人類五大需求,最基本是吃飽、喝足、穿暖的欲望追求,其次是遠離危險的安全需求,再來是人際關係的社交需求,以及工作方面的尊重需求,最頂端才是自我實現的心靈滿足。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失業產生的話,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一旦這個出現很大問題的時候,人就很多的不安全感,因為(失業)他失去了社交的連結,他失去一個自我抱負的(實行),還有被(社會)需求的概念,所以身體、心理都整體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當內心渴望的需求一一落空,此時的孤寂感席捲而來。調查發現,國內正值生產力的族群,普遍存在孤寂感,21-30歲的青年,65%感到孤寂,31-40歲的族群,半數存在孤寂感,就算是41-50歲的中壯年,也有41%與孤寂為伍。令人擔心的是,失業和低收入這兩個因素,是產生孤寂的重要來源。71.5%的待業者,面對孤寂,另外,年收入低於五十萬的族群,半數和孤寂感共存。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英國的研究可以發現,當一個人有孤寂現象的時候,更容易產生心血管疾病,其實可能比較容易提早死亡。」 於是,台大醫療團隊研發出快速診斷心情的方法。 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名譽教授 李明濱:「我們有設計一個心情溫度計,最重要的,只要下載「心情溫度計」App的話,你就可以馬上知道,我情緒有發燒嗎,下面就五個問題給你帶來困擾的嚴重程度。」 研究顯示:全台二十歲以上的民眾,5.3%、102萬人,達到情緒發燒程度,需要心理諮商或求助專業醫師。 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名譽教授 李明濱:「透過教育,來讓民眾普遍關心自己的情緒狀態,有沒有(情緒)困擾,達到發燒(需就醫)的地步。」 疫情下的心靈風暴,是每個人的考驗,尤其是首當其衝的產業受害者,當我們對心理疾病多了一點認識,就多了一分對抗的力量。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

社交隔離.孤獨.焦慮感 心理健康亮紅燈

2018年統計:全台有40萬人因為憂鬱症就醫,如今在COVID-19疫情的長期壓力下,專家估計憂鬱症患者人數,可能節節節攀升。因為國內外疫情、帶來的恐慌,不只普遍存在社會大眾的內心,也讓原本就有憂鬱症狀的民眾,病情加重。因為在疫情長期的壓力之下,腎上腺素分泌過多的後遺症,可能造成血糖和血壓不穩、容易發脾氣、記憶力減退,甚至失眠和憂鬱症狀。尤其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在前陣子疫情緊繃時期,連樂齡中心和長照社區據點,都不能去了,很多長輩悶在家裡看疫情新聞,越看越害怕,心情越不好,還好疫情趨緩,老人家慢慢找回正常生活,抒緩心情。今天的周報「疫起不憂鬱」,帶您了解我們社會大眾,面對壓力的情況,以及解決的方法。 民眾 曾小姐:「因為最近疫情的關係,所以就不太敢跟人家接觸,我覺得我應該是,滿想跟人家接觸的。」 孤寂感、越來越嚴重,曾小姐卻不敢去醫院看診,聽到有遠距離的心理諮商,趕緊求助。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心理科主任 鍾素英:「她內心的那種恐懼,害怕、不安、罪惡感甚至於憤怒,有時候家人可能也沒辦法,真的好好地跟他談。」 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名譽教授 李明濱:「每天的報導,老人又死幾個,一車一車運去,沒地方埋葬,這一聽以後,民眾必定會有所謂的災難症候群。」 李阿信:「當然很煩惱,擔心疫情不可收拾,我們要怎麼辦。」 阿信阿媽的兒孫、在外地居住,九年前、先生病逝,長期獨居的她,生活並不開心,加上COVID-19疫情,心情跌入谷底。 李阿信:「我現在憂鬱症來了,什麼事都做不了,四肢無力、不想吃飯、睡不著,什麼事情想的都不好的,想要跳樓。」 醫師說,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天秤的兩端,當外在環境威脅,大於自己的處理能力時,心理平衡、就會傾斜,產生壓力。 於是大腦偵測到壓力,啟動訊號,讓腎上腺素、分泌增加。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危險當中,你要有力氣,要心跳跳很快,要警覺,對吧,還有你的血糖要高,可以有能量去面對這外在的對抗,這是短時間,對我們有幫忙,但是長時間,會有一個麻煩,因為…。」 腎上腺素過多而易怒。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壓力一直上升的話,你的血管是不是一直加壓。」 血壓、血糖不穩定。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緊繃、心血管疾病。」 記憶力減退。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可體松如果它大量,反應的話,會讓這個海馬迴受傷,長期壓力下來,就會讓我們的記憶區細胞受損。」 甚至失眠或憂鬱。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 周煌智:「逐漸累積壓力源,到一定的程度,到他沒有辦法忍受的時候,他當然就會爆發,包括是憂鬱症,包括是自殺。」 曾經憂鬱到有輕生念頭的阿信阿媽,終於等到疫情趨緩這天,當初停課的樂齡中心、再度開放,她走出家門去上課。 記者 張澤人:「今年六月初,台南市38所樂齡中心,四千多位老人家已經全面復課,這些長期悶在家裡的長輩,重回正常生活、擁抱歡笑。」 李阿信:「在家裡就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來這裡可以跟人家分享,互相交換,別人歡喜、我也歡喜,我現在都很好睡。」 台南市樂齡中心主任 鍾秀琴:「長輩一般來講,心理不快樂就會生病,其實來樂齡也不是教他有多厲害的課程,重要的是讓他能夠排解他的時間,有一些快樂的元素。」 台南市安業國小校長 陳宏吉:「利用這個機會,剛好我們幼兒園的小孩子,可以跟長輩來做一個學習,其實長輩也是所謂的老小孩,他們也可以重溫,他們小時候的那個情形,所以老小孩跟小小孩,玩在一起的那種,相處得非常和樂融融的樣子。」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神經精神科主任 陳偉任:「我們如何轉到不同的想法,投注到你平常忽略到親子關係,這次疫情,剛好讓我們檢視一下,真正人生的意義在哪裡,你的渴望,你的價值在哪裡。」 疫情的憂鬱情結,醫師提出「停、看、聽、走」四個步驟:「停」止自己失控的情緒;「看」看哪些可以解決,放下無法解決的事;傾「聽」自己最重視的人事物;最後「走」出疫情陰霾。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 張家銘:「保持社交距離,可是要拉近心的距離,同時注意到周遭,可能需要協助的人,不要因為這樣子,而讓他們落單。」 後疫情時代,不只防範病毒的死灰復燃,也得找回昔日的快樂記憶,因為這個世界的美好或灰暗,都是我們內在感知、去塑造的,只要懂得轉念,那麼日子難過,心、可以不再難過。 採訪撰稿:張澤人 攝影剪輯:劉博明